• 重庆最大“黑帮”简史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12-31 01:48:54
  • 2009年12月24日,法警押解马当(前)走向法庭。

    2009年圣诞节前夕,以陈明亮、马当为首的重庆最大“黑帮”开始出庭受审。与之前的黎强涉黑案引起巨大争议相反,陈明亮、马当案的庭审相对平静,重庆富翁陈明亮涉嫌“黑、黄、赌、毒”亦有多方事实为证。如同之前多数贪官落马的背后必然有相应权钱交易一样,因文强案发而浮出水面的陈明亮、马当案,呈现了黑社会性质组织通过向公权力渗透而不断滋长的过程。

    12247许,重庆涪陵,这座乌江边的城市,尚沉浸在严冬晨曦的雾霭中。位于该城一隅的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静谧之下却透露出一丝紧张气氛—几辆军用大卡车戛然而停,数十名荷枪实弹的武警跳下,迅速把守在大楼各个出入口。

    呼啸而至的还有警车。警察顿时云集,警戒线在大门外50范围迅速拉起,门前交通已被管制—数百市民正如潮水般涌来。

    两小时后,号称重庆最大“黑帮”的陈明亮、马当团伙将在这里出庭受审,并持续到1231结束。这个34人的团伙,被指控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卖淫罪,赌博罪,贩卖运输毒品罪,故意伤害罪等16宗罪名。而随着案件的审理,这个重庆最大“黑帮”的发迹史和错综复杂的关系网逐渐浮出水面。

    “大佬”前传

    重庆坊间认为陈明亮、马当涉黑团伙是重庆最富有的黑帮。被检方指控为这个团伙的两位“大佬”陈明亮、马当,本是重庆有名的富豪。

    今年52岁的陈明亮,是重庆江州实业集团的老板,拥有亿万身家,头顶“重庆渝中区人大代表”、“重庆市古玩商会会长”等多个光环。而大陈明亮3岁的马当,拥有重庆大正商场(集团)公司、重庆大世界酒店有限公司、重庆银源物业发展公司,家资亦过亿万。

    两人曾是重庆长江仪表厂的同事。1224,穿着编号“01”字样黄色囚服的陈明亮在庭上谈起与马当的关系:“我与马当在1977年就认识了,两人同在厂里上班,是师兄弟。”

    那时,陈明亮高中毕业刚刚分配到重庆长江仪表厂工作。但几年后两人先后离职。

    知情者透露,马当上世纪80年代初当采购员时,利用关系拿到一些电视机配额转手出售,却因投机倒把获罪劳教一年。出狱后自谋生路的马当因与四川仪表总厂一位领导关系密切,便在重庆代销川仪设备,不久又开了一个小加工厂帮川仪加工零件。

    但马当的真正起家源于投资大正商场。“上世纪90年代中期正赶上银根紧缩,从银行贷款是最大的难题。”马当的一位朋友回忆说,马当善用关系,那时他新交女友的舅舅是重庆市检察院的高官,通过此人马当顺利地从银行贷出了第一桶金,成为大正商场的启动资金。

    1998年,马当投资第二个商业地产项目—重庆解放碑旁的都市广场,这是重庆直辖时十大地标性建筑之一。接下来,马当又贷款3亿元接手毗邻都市广场的重庆大世界酒店,该酒店本由港商建设,但港商撤资给了马当机会。随后,马当组建大正商场集团10多个全资企业,涉及物业管理、房地产开发等。

    陈明亮也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初下海,在商界摸爬滚打但不遂人意。1991年他回到重庆,又转到自己的老本行,创建了重庆江州仪器仪表公司,专做热工仪表,而后转向进入建筑材料行业。

    但陈明亮在事业上的发展显然落后于他的师兄。陈明亮在法庭上评价当时的马当说:“他企业经营得比较好!”然而,当时商业上获得成功的马当,却被黑老大们盯住了。

    1999年重庆黑老大王平、王渝兰在重庆开赌场并要我去打牌。陈明亮给我打电话,叫我不要去。我就撒谎说我在外地,没有去赌场。”马当1227庭审时说,他很感谢陈明亮帮了他这个忙。

    先发迹的马当开始帮助陈明亮。检方材料称,马当自己公司的员工包括工程师等,也都免费供陈明亮使用。

    云梦阁风云

    重庆大世界酒店,是地处重庆市中心解放碑步行街入口的一座四星级酒店,2001年投入使用。而这一年,也成为马当和陈明亮这对师兄弟命运转折的起点。

    20019月,陈明亮决定在大世界酒店内开设夜总会—“云梦阁俱乐部”,但资金并不充足。马当解囊,两人共同投资600万元,各占50%的股份。稍后,陈明亮对自己的股份进行拆分,出让给“哥们”雷德明等人。

    在庭审中谈到与雷德明的相识,陈明亮称是因为自己与雷的妻子认识,“2000年雷德明释放出来后没有工作,就和我决定干点项目”。

    雷德明,绰号“幺鸡”,曾是重庆黑老大王平的跟班,1988年和1999年先后因犯流氓罪和参与重庆朝千隧道枪战被判刑两次,此次被检方列为陈明亮团伙的3号首脑。检方资料显示,正是雷德明等人的加盟,陈明亮涉黑团伙迅速坐大成势。

    重庆政法机关的资料显示,2000年前,陈明亮虽有犯罪记录,但充其量是一个小混混。但20019月后,陈明亮和雷德明以云梦阁和大世界酒店为据点,纠集了大批刑释和社会闲散人员,其中包括雷德明的狱友周勇、李家斌、王勇等后来的团伙骨干。

    据团伙成员供述,他们在大世界酒店开设有3个固定房间,长年在此议事和吃喝玩乐;马当供称陈明亮在这里“吸冰毒,耍通宵”。但陈明亮在庭上辩称,和朋友们在此只是打牌、喝酒,不知何为“黑社会性质组织”。

    但云梦阁在这些人的“经营”下,很快成为大世界酒店的“亮点”。许多人都知道这里“小姐多,可嗨药(吸毒)”。检方称,该夜总会平时保持有十来个妈咪(老鸨),100多个小姐。

    26日庭审时,数名在云梦阁任职的“妈咪”交代,她们在云梦阁看似行动自由,但夜总会要她们签下一份合同:除结婚、生子、出国外,她们都不允许离开云梦阁。

    她们还说,云梦阁在大世界酒店里长期租用客房供客人嫖娼;在包房里,她们还常看到客人吸食毒品。曾在云梦阁任“妈咪”的代安美在接受律师张元炳询问时更是声称,他们还曾接待过身为重庆市原公安局副局长的文强和彭长健。

    “江湖110

    公诉人还指控,陈明亮团伙还长期以强势地位插手各类纠纷,获取巨额非法收入。

    公诉人列举,200512月的一天晚上,陈明亮团伙案被告之一的重庆渝北区人大代表、华夏建工集团老总贺伦江与重庆另一黑老大王兴强等人,在重庆一茶楼聚众豪赌,半小时后贺输,欠王兴强赌债9700万元。

    因被王兴强催逼赌债,贺伦江找陈明亮帮忙调解。陈安排雷德明等人协调,最后王迫于陈明亮团伙的势力,答应贺支付他2000万元。为表感谢,贺伦江送给陈明亮等人1500万元。

    王兴强为此痛恨陈明亮,花200万元雇请杀手要除掉陈。杀手刚好是雷德明朋友,知道陈与雷的关系,不愿对陈下手。但陈明亮仍虚惊不已。

    而在2006年底重庆渝北区龙溪街道金龙路600号土地使用权的竞标一事上,正是因为雷德明等人的介入,重庆商人季伟与卢生举在首次劝说遭拒后,成功以4000万元的补偿为代价,令竞争对手祝荣与贺伦江退出竞标。

    因成功摆平各种纠纷,陈明亮团伙一度自称“江湖110”和“第二政府”。

    随着势力的逐渐强大,陈明亮也似乎一夜暴富。重庆坊间有陈明亮两个传言:一个说“他曾经喜欢一款车,结果把每种颜色的都买了一辆”,一个说“他家装玩具的包都是LV的”。他掌管的重庆江州仪器仪表公司也变身为重庆江州实业集团,大举进军物业管理、房地产开发领域。

    2005年,陈明亮在重庆市政府对面的人民广场黄金地段建起了面积3万多平方米的古玩城,年销售额5个亿。他还拿下了江北区一处黄金地段,建造集国际公寓、甲级写字楼、五星级酒店于一体的“世纪英皇”项目。

    在如此黄金地段拿地开发非常人所能。马当透露,陈明亮与重庆市一家具有土地储备功能的国有投资公司原董事长雷某、原渝北区长王某、渝中区长王某关系相当好,“他通过雷某低价买入‘世纪英皇’地块,并通过雷某拿到建古玩城的土地,还通过渝北区长王某在该区拿到一块好地”。

    澳门洗码

    陈明亮团伙还向赌场进军大肆敛财。检方指控,2006年至20096月,陈明亮、雷德明等7人共同出资1200万元,在澳门黄金集团和星际太阳城贵宾会开设兑码户口,组织境内公民到澳门黄金集团旗下的多个赌场,为赌客提供赌资赌博,以获取兑码佣金。3年间,陈明亮团伙非法获取赌城返还的兑码佣金共计5880万余港元。

    陈明亮派有专人到澳门赌场负责“洗码”(即向赌场借筹码给赌徒进行赌博,而后依据放码量按一定比例从赌场获取返利款)。“2007年初派陈晓斌到澳门。一有客人过来,陈晓斌会到码头或机场去接;要拿多少码,需经我同意后,才能拿。”陈明亮供述。

    重庆数十位商人被介绍前往澳门赌博。陈明亮在澳门的洗码公司就负责为这些赌客“洗码”,但这些赌客无一不折戟而归。重庆商人季伟第一次去就输掉800万元;重庆银翔摩托车公司老总龙富勇作证,自己在陈明亮洗码公司6次拿码,共输掉2.4亿港元,目前尚欠7000多万港元。

    雷德明辩称他们很冤—至今年6月案发,到澳门去赌博的老板共欠了他们3个多亿,而他们尚欠赌场1个多亿的筹码。但事实上,赌客输钱后便落入陈明亮等人的掌控之中,回到重庆后如不按时支付赌资,将被高息或暴力追债。

    欠下陈明亮等人2000余万港币赌债的重庆商人刘学彬说,他曾被陈明亮手下非法拘禁13天,放出后先后支付所欠赌债利息150万元;商人彭建峰也作证称,在受到威胁后,他被迫以月息6%的高息向重庆另一黑老大龚刚模借高利贷800万元还赌债。对此,雷德明在庭上称,他们没有动用暴力追债,只是用言语威胁欠债人。

    权钱媾和

    庭审显示,陈明亮案呈现了黑社会性质组织通过向公权力浸透而不断滋长的过程。这个团伙先后行贿多名官员,包括原重庆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文强,原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彭长健,原重庆市刑警总队打黑支队长李寒彬等,目前均已落马。

    起诉书称,根据分工,马当掌管云梦阁财务,负责出面协调上层关系;陈明亮负责云梦阁经营管理,协调相关基层关系。几天来的检方指控曝光了这个团伙行贿官员的众多细节:

    马当以前和文强并不认识。他供称,2001年开设大世界酒店搞装修时,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文强之妻周晓娅,“周想接我酒店的装修工程,我发现她的装修资质不符就未同意,周对这事一直很不高兴。文强放风说:‘马当不懂事,要让他的大世界关门。’”

    为化解此事,马当曾于某年春节在大世界酒店宴请文强等人,席间给了文强1万元的红包。饭后,马当和文强等人到云梦阁唱歌,唱了一会儿,文强打电话叫解放碑派出所叶所长来,文强骂叶:“我的兵3分钟就应该到,你为什么这会儿才到?”

    “我看到叶所长连坐都不敢坐,站在那里很难堪,就趁文强唱歌时将他喊走了。”马当说。今年8月,马当检举了文强的受贿行为。文强的证言承认了这次受贿。

    马当与彭长健的交往,则起于2002年春节期间,当时彭是渝中区公安分局局长。彭供称,有一次渝中区委副书记王福清在大世界酒店宴请渝中区公安分局成员,席间他认识了马当。“马当给我敬酒,说了一些要我关照他场所的话。他给了参加宴会的人每人一个红包,我的装有1万元。”

    自此,彭、马二人开始接触,还一起打高尔夫球。彭长健承认,2002年起马当多次向他行贿,共计人民币13万元,美金3万元,瑞士手表一块,10盒“泰来美”牌高尔夫球。

    彭长健对瑞士手表记忆深刻:“2004年下半年,马当在大世界酒店门口给我一纸袋,里面是用盒子装的一块肖邦牌手表,附有一张从香港购买的发票,显示购买价为1.6万余港币。”这块表彭长健戴了一段时间。“200994,我觉察到了风声,就把这块表毁了。”彭长健说。

    马当还通过彭长健牵线,先后宴请了重庆公安局治安总队总队长卢中常、政委乔强,解放碑派出所所长等人,要求关照自己的酒店和夜总会。

    重庆刑警总队打黑支队长李寒彬则由陈明亮“勾兑”。李寒彬称,2005年他搞了一个软件系统监控全市涉黑人员,“系统登记的核心人员名单由我提供,里面就有陈明亮。”慑于此,20052008年每年春节及中秋,陈明亮都让云梦阁总经理给李寒彬送红包,“一般春节送2000元人民币,中秋是1000元加月饼”。

    起诉书指控,正是通过行贿获得以上官员的庇护,陈明亮团伙的违法犯罪活动才长期未得到查处。

    该团伙成员在贩毒中,被警方查获毒品共计16032.8,陈明亮派人向重庆市公安局禁毒总队原副总队长罗力行贿20万元后,化险为夷。陈明亮供述,李寒彬甚至在20095月底提醒他,“打黑除恶快开始了,注意点”。

    但陈明亮还是没有“注意点”。200965,他和手下一干人正在大世界酒店聚众赌博、吸毒时当场被警方抓获。

    半年后的圣诞节前夕,陈明亮、马当案终于开审。与之前黎强案一波三折、在其是否涉黑的问题上产生巨大争议相反,陈明亮、马当案相对平静。尽管陈明亮几乎一一否认了指控,但其有关涉黑事实已得到多方证实。庭上,马当案如何定性成为关注焦点,辩护律师宣东说,他将为马当作无罪辩护。“马当与此团伙案唯一有联系的是和陈明亮等人合资成立云梦阁夜总会,但马当没有直接参与云梦阁的经营管理,不应对黑黄赌毒等罪承担责任。”宣东说。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重庆 黑帮 黑社会 的报道

  • ·重庆“笔电”风云(2010-12-02)
  • ·重庆武隆,不是意外的山崩(2009-07-13)
  • ·直击重庆民间医改试验(2009-07-16)
  • ·西部引擎 重庆12年嬗变(2009-07-17)
  • ·重庆打黑风暴(2009-08-20)
  • ·重庆第一民办高校争夺战(2009-09-03)
  • ·彭长健落马 重庆打黑进入深水区(2009-09-10)
  • ·重庆扫黑 直戳“保护伞”(2009-09-17)
  • ·揭秘重庆“黑老大”脸谱(2009-09-23)
  • ·文强招了:“平安是福”喃喃不已(2009-10-14)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