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吴英:我非十恶不赦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12-24 02:04:20
  • 2009年12月17日,两个法官带着今年4月开庭的笔录到看守所,让吴英签字。虽然法官没有明说,但吴英已预感到对自己的宣判即将来临。此前,在看守所羁押近3年的吴英通过30多封明信片,袒露了自己的内心世界。12月18日下午,本报记者独家目击了吴英案的宣判过程。

    出奇镇静的吴英

    1218日下午2点整,时代周报记者赶到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4楼审判庭,旁听席上尚空无一人,只有书记员和几个执勤的法警先期到场。

    场面异常肃静。因消息封锁,到场旁听的只有区区几十人,让容纳数百人的审判大厅显得十分空落。除吴英家属、吴家亲戚朋友等10余人外,到场的几乎全是法院工作人员,包括执勤法警,对吴英案充满好奇的年轻法官,甚至还有法院的物管人员和清洁工。

    除金华当地一位党报记者外,庭审没有通知任何记者到场,也没有全程录像,由金华中院统一对外发通稿,以致第二天出现在各家媒体上的,几乎都是今年4月吴英案第一次开庭时的照片和视频。

    230分,主审法官宣布开庭,吴英被带入法庭。吴英照例穿着看守所的黄色囚服,留着马尾辫,神情镇定,脸型较上次开庭又消瘦了些许。

    一位法警给吴英解开手铐。审判长赵群直接宣读(2009)浙金刑二初字第1号判决书。

    判决共有32页,一直宣读了50分钟。中间,吴英曾两次回头,望向家人所在位置。整个宣判过程,两位女法警都搀着吴英的胳膊。

    判决书过于冗长,听到一半,吴英父亲吴永正即在旁听席上睡着。3天前,他从律师处得知吴英要宣判的消息,一直没睡好觉,中午又喝了不少酒。吴英的母亲黎世梅坐在吴永正旁边,一直掩面抹泪。

    325分,判决书宣读到最后部分,全体起立。

    “被告人吴英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听到这个结果,黎世梅马上瘫在座位上,失声哭泣。吴英却出奇镇定,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变化。但旋即,吴英的眼眶变红。

    法警将判决书交到吴英手中,吴英看了几眼,即卷在手中,闭上眼睛。法警再次给吴英戴上手铐,将吴英带离法庭。

    有人喊着吴英的名字,吴英边走边将身子转向旁听席,刚说完“你们都保重”,即被带出法庭。在审判庭外的过道里,一直以坚强示人的吴英,第一次流下泪水。

    “我没有骗人”

    没有人知道,听到死刑判决的吴英当时是什么心情。当天上午10时,吴英才从律师张雁峰那里得知,下午2时后要进行一审宣判。

    据张雁峰介绍,1217,即庭审前一天下午,两个法官带着今年4月开庭的笔录到看守所,让吴英签字。虽然法官没有明说,但在看守所羁押近3年的吴英,已经预感到对自己的宣判即将来临。

    但吴英依然倔强。她以笔录上错别字太多为由,拒绝签字,并表示自己“不是电脑”,8个月前庭审的很多话都忘了。最后,吴英根据法官的要求,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和日期(据说比实际日期早了一天)。之后,吴英特意加了一句话,大意为:“因为时间太长记不清,以当庭录音为准”。

    张雁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得知下午就要宣判,吴英显得有些紧张,对他说:“万一判死刑,就太惨了,我才20多岁。我根本就没骗别人,也没有挥霍,就是向别人借钱了。”

    自从2007年六七月间受理吴英案以来,张雁峰去看守所会见吴英已近20次。今年416日开庭后,张雁峰见过吴英三四次,每次吴英都显得有些着急,询问怎么还不判,会怎么判。根据原先的安排,宣判应该在今年国庆前进行,后因故推迟至今。

    在看守所期间,吴英曾通过明信片,给家里写过30多封信,袒露自己的内心世界(详见本报2009423《东阳富姐吴英回归本色》)。在得知干姐徐玉兰重获自由后,她给徐玉兰也寄了多张明信片,其中一封写道:如果有机会重新让我选择,我会选择做一个平凡的人,选择平平凡凡过一生。她还特地告诉干女儿吴晓丹:“我和你妈妈虽然出了这事,但你要记住,我们并不是十恶不赦的人,我们只是人生道路上犯了一点点错误。”

    1219,一审宣判次日中午,吴英父亲吴永正回到浙江东阳。3年过去,东阳街头再也见不到任何本色的影子。本色洗衣店、洗车店所在的楼房,正在招租;本色集团所在的本色商贸,变成了梦依达商贸;本色概念酒店,虽然格局未变,但名字变成了百特概念酒店;本色精品酒店,则成了苹果酒店。只有“本色一条街”汉宁西路上的一众商铺,至今依旧查封。

    吴英的老家在东阳市歌山镇塘下村余店,距离东阳市区颇远,一家人至今仍住在30年前盖好的一栋3层楼里。19815月吴英出生时,没有人想象得到,这个不足200人的小山村,会走出这么一位人物。

    村里人都听说了吴英一审被判死刑的消息,只有吴英的奶奶被蒙在鼓里。因父母长期在外做包工头,吴英长期跟奶奶生活,感情很深。

    黎世梅难以接受对吴英的死刑判决。她原以为会是无期,最差也是死缓。回到家后,除了做饭,她就躺在床上,一声不吭。只有吴永正一如既往地相信,吴英不该、也不会被判死刑,他要倾其所有,支持吴英上诉。

    1218庭审结束后,张雁峰曾赶到金华市看守所,希望见吴英一面,可惜错过会见时间,只有以留言形式宽慰吴英。时代周报记者获悉,直到1222日下午,吴英尚没有决定是否上诉。当天晚上,吴永正紧急联系律师,希望其能说服吴英上诉。

    “法律是公平的,是死板和单一的,但执行法律的人是复杂和多变的。这就是我的命运。”今年630日,吴英在写给干姐徐玉兰的信中曾这样写道。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吴英 非法集资 诈骗 的报道

  • ·吴英案全记录:亿万富姐罪与罚(2009-12-24)
  • ·吴英:我非十恶不赦(2009-12-24)
  • ·吴英背后的公职放贷人(2009-12-24)
  • ·吴英资产拍卖够还债吗(2014-06-26)
  • ·南通民间集资凶猛(2012-01-05)
  • ·红顶鲁商喋血镇江(2012-03-21)
  • ·“明星企业”徐州非法集资逾3亿(2012-05-10)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