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吴英:我非十恶不赦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12-24 02:04:20 来源:
  • 2009年12月17日,两个法官带着今年4月开庭的笔录到看守所,让吴英签字。虽然法官没有明说,但吴英已预感到对自己的宣判即将来临。此前,在看守所羁押近3年的吴英通过30多封明信片,袒露了自己的内心世界。12月18日下午,本报记者独家目击了吴英案的宣判过程。

    出奇镇静的吴英

    1218日下午2点整,时代周报记者赶到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4楼审判庭,旁听席上尚空无一人,只有书记员和几个执勤的法警先期到场。

    场面异常肃静。因消息封锁,到场旁听的只有区区几十人,让容纳数百人的审判大厅显得十分空落。除吴英家属、吴家亲戚朋友等10余人外,到场的几乎全是法院工作人员,包括执勤法警,对吴英案充满好奇的年轻法官,甚至还有法院的物管人员和清洁工。

    除金华当地一位党报记者外,庭审没有通知任何记者到场,也没有全程录像,由金华中院统一对外发通稿,以致第二天出现在各家媒体上的,几乎都是今年4月吴英案第一次开庭时的照片和视频。

    230分,主审法官宣布开庭,吴英被带入法庭。吴英照例穿着看守所的黄色囚服,留着马尾辫,神情镇定,脸型较上次开庭又消瘦了些许。

    一位法警给吴英解开手铐。审判长赵群直接宣读(2009)浙金刑二初字第1号判决书。

    判决共有32页,一直宣读了50分钟。中间,吴英曾两次回头,望向家人所在位置。整个宣判过程,两位女法警都搀着吴英的胳膊。

    判决书过于冗长,听到一半,吴英父亲吴永正即在旁听席上睡着。3天前,他从律师处得知吴英要宣判的消息,一直没睡好觉,中午又喝了不少酒。吴英的母亲黎世梅坐在吴永正旁边,一直掩面抹泪。

    325分,判决书宣读到最后部分,全体起立。

    “被告人吴英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听到这个结果,黎世梅马上瘫在座位上,失声哭泣。吴英却出奇镇定,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变化。但旋即,吴英的眼眶变红。

    法警将判决书交到吴英手中,吴英看了几眼,即卷在手中,闭上眼睛。法警再次给吴英戴上手铐,将吴英带离法庭。

    有人喊着吴英的名字,吴英边走边将身子转向旁听席,刚说完“你们都保重”,即被带出法庭。在审判庭外的过道里,一直以坚强示人的吴英,第一次流下泪水。

    “我没有骗人”

    没有人知道,听到死刑判决的吴英当时是什么心情。当天上午10时,吴英才从律师张雁峰那里得知,下午2时后要进行一审宣判。

    据张雁峰介绍,1217,即庭审前一天下午,两个法官带着今年4月开庭的笔录到看守所,让吴英签字。虽然法官没有明说,但在看守所羁押近3年的吴英,已经预感到对自己的宣判即将来临。

    但吴英依然倔强。她以笔录上错别字太多为由,拒绝签字,并表示自己“不是电脑”,8个月前庭审的很多话都忘了。最后,吴英根据法官的要求,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和日期(据说比实际日期早了一天)。之后,吴英特意加了一句话,大意为:“因为时间太长记不清,以当庭录音为准”。

    张雁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得知下午就要宣判,吴英显得有些紧张,对他说:“万一判死刑,就太惨了,我才20多岁。我根本就没骗别人,也没有挥霍,就是向别人借钱了。”

    自从2007年六七月间受理吴英案以来,张雁峰去看守所会见吴英已近20次。今年416日开庭后,张雁峰见过吴英三四次,每次吴英都显得有些着急,询问怎么还不判,会怎么判。根据原先的安排,宣判应该在今年国庆前进行,后因故推迟至今。

    在看守所期间,吴英曾通过明信片,给家里写过30多封信,袒露自己的内心世界(详见本报2009423《东阳富姐吴英回归本色》)。在得知干姐徐玉兰重获自由后,她给徐玉兰也寄了多张明信片,其中一封写道:如果有机会重新让我选择,我会选择做一个平凡的人,选择平平凡凡过一生。她还特地告诉干女儿吴晓丹:“我和你妈妈虽然出了这事,但你要记住,我们并不是十恶不赦的人,我们只是人生道路上犯了一点点错误。”

    1219,一审宣判次日中午,吴英父亲吴永正回到浙江东阳。3年过去,东阳街头再也见不到任何本色的影子。本色洗衣店、洗车店所在的楼房,正在招租;本色集团所在的本色商贸,变成了梦依达商贸;本色概念酒店,虽然格局未变,但名字变成了百特概念酒店;本色精品酒店,则成了苹果酒店。只有“本色一条街”汉宁西路上的一众商铺,至今依旧查封。

    吴英的老家在东阳市歌山镇塘下村余店,距离东阳市区颇远,一家人至今仍住在30年前盖好的一栋3层楼里。19815月吴英出生时,没有人想象得到,这个不足200人的小山村,会走出这么一位人物。

    村里人都听说了吴英一审被判死刑的消息,只有吴英的奶奶被蒙在鼓里。因父母长期在外做包工头,吴英长期跟奶奶生活,感情很深。

    黎世梅难以接受对吴英的死刑判决。她原以为会是无期,最差也是死缓。回到家后,除了做饭,她就躺在床上,一声不吭。只有吴永正一如既往地相信,吴英不该、也不会被判死刑,他要倾其所有,支持吴英上诉。

    1218庭审结束后,张雁峰曾赶到金华市看守所,希望见吴英一面,可惜错过会见时间,只有以留言形式宽慰吴英。时代周报记者获悉,直到1222日下午,吴英尚没有决定是否上诉。当天晚上,吴永正紧急联系律师,希望其能说服吴英上诉。

    “法律是公平的,是死板和单一的,但执行法律的人是复杂和多变的。这就是我的命运。”今年630日,吴英在写给干姐徐玉兰的信中曾这样写道。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吴英 非法集资 诈骗 的报道

  • ·吴英案全记录:亿万富姐罪与罚(2009-12-24)
  • ·吴英:我非十恶不赦(2009-12-24)
  • ·吴英背后的公职放贷人(2009-12-24)
  • ·吴英资产拍卖够还债吗(2014-06-26)
  • ·南通民间集资凶猛(2012-01-05)
  • ·红顶鲁商喋血镇江(2012-03-21)
  • ·“明星企业”徐州非法集资逾3亿(2012-05-10)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