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经济刺激政策不能轻易退出

    观点 > | Time Weekly - 2009-11-26 01:40:15
  • 在一片国际经济不确定性之中,中国经济数字上的一枝独秀令人羡慕。同时,也有声音提出,考虑到今年第一、二季度经济增速基数较低,即使目前国家对通胀预期进行预警,并进行经济结构调整、发展方式转型,2010年第一、二季度的经济增速也很容易达到9.5%甚至以上,超过9%的潜在经济增速。按照过去的经验,经济增速超过9.5%的话,容易导致经济过热,最终形成通胀,此时不宜再采取刺激政策了。

    不过,在讨论中国经济刺激政策退出之前,我们最有必要做的是,审视国际的大环境、大气候。首先,笔者和笔者目力所及的国外政商界人士,都不以为金融海啸这样快便可画上句号。首先因为美国的楼市、就业、消费市场仍然问题多多,即使未至于恶性循环但相互仍将有负面影响,势必令全球的经济复苏欠缺动力。例如,家大业大的强生护理便于11月初宣布裁员7000人,而企业仍在以节流弥补消费的不振,劳工市场便难有起色。楼市方面,第3季度未经季节性调整按揭贷款拖欠比率为9.94%,较第2季度的8.86%为高,并且是连续两季创出自1972年的最差纪录。虽然国际市场上游资泛滥,但炒起了的虚拟经济对实体经济裨益有限,而大部分外资证券行的经济及企业盈利预期已经反复提升了好一段日子,以后向下修正的空间及风险只有愈来愈大,到时候游资也会减磅避重就轻。

    根据前瞻性的人民币汇率协议,出发点也是从较长远地促进中国消费及美国储蓄和减债来减少汇率上的不平衡,而非让人民币急速升值,忽略对中国的负面影响。确实,中国无责任为美国的问题打包,而美国的困境纯粹是出自其本身理财及金融监管上的不善。或者今天人民币汇率从贸易角度上确实偏低,但某种程度上这亦是美国多年来粉饰美元资产投资价值的后果,让美国以投资顺差填补贸易赤字,妨碍了人民币自然升值的调整,更不要说美国以偏高的美元多年来享受了中国的产品。所以,这个时候,在其他各国都是佯称积极政策退出,但是实际首鼠两端之时,中国的经济政策其实不宜轻动,否则一旦贸然退出,那就很可能成为压力的焦点,由领跑经济变为百病缠身,个中微妙之处,不得不察。

    我国经济复苏基础还不稳定、不巩固、不平衡。我国经济虽率先复苏,但很大程度上是靠政府投资拉动的,从实体层面来看,民间投资和社会消费还没有被完全带动起来。防止经济过热当然是必须的,尤其是在水电油等价格调升之际,通胀压力逐渐显现。这个时候,政策更加要把握节奏。再下猛药固然不必要,但是轻言退出,更是期期不可为也。

    作者系知名商业观察家、亨通堂文化机构创办人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中国经济 金融危机 陆新之 的报道

  • ·高峰论道 著名经济学家展望未来十年中国经济走向(2009-11-13)
  • ·[社论]经济依然高增长 可持续性仍堪忧(2009-11-26)
  • ·投资者有必要恐惧加息吗(2009-11-26)
  • ·经济刺激政策不能轻易退出(2009-11-26)
  • ·[社论]打造公正环境 确保经济持续增长(2009-12-03)
  • ·社论:“促内需”已挽狂澜 “促民需”渐成大势(2009-12-10)
  • ·社论:经济持续复苏 须先遏制高房价(2009-12-17)
  • ·社论:透支未来不能使经济根本好转(2009-12-31)
  • ·透支人口红利使收入呈负增长(2010-01-13)
  • ·经济去国家化势在必行(2010-01-20)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