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济源血铅之痛:搬工厂还是迁村庄?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11-11 21:26:17 来源:
  • 32家铅厂全面停产,最大三家铅冶炼厂豫光金铅、金利、万洋的烧结机也已停工。这让济源的铅产能一下子收缩了近半。如此之高的重污染冶炼铅产能不能不让人揪心,谁能保证没有下一例“铅中毒事件”的发生?

    1025日上午,一辆白色的面包车,车身涂满了某排铅口服液的广告,在河南省济源市的大街上环游着,显示出一种调动情绪的力量。

    当国际期货市场的铅价走势处于新的上升周期时,820,济源市主动作出了看似悖论的决定:下令关停当地全部小冶炼厂和烧结机炼铅工艺产能。4天后,该市全部铅冶炼厂受到“牵连”—32家铅厂全面停产,最大三家铅冶炼厂豫光金铅、金利、万洋的烧结机也已停工。这让济源的铅产能一下子收缩了近半。

    在国内,这一具有“先驱性”的环保专项整治活动,是自身发展与人类和环境付出的代价之间的权衡结果,由此也揭开了据称是今年国内的第五起血铅事件。

    “铅都”救赎

    “就像一辆高速运行的火车突然被制动了。”一位济源铅业业内人士这样形容两个月前当地铅产业的剧烈震荡。

    济源市因铅而富,其铅产业已经延续了50多年。占全国产能1/6的铅锭以不同形式被销往世界各地。

    在陕西凤翔、湖南武冈等地接连发生“血铅”事件后,一直对事态“深切关注”的济源市政府官员已经意识到自己的“疏忽”,认识到境内铅产量大、生产历史长,其主导产业的“副产品”—铅污染可能对当地人与生态产生危害。

    这一理性思考在“铅都”被称为大觉醒,由此催生了“壮士断腕”般的救赎。

    820,市政府常务会议决定,区域内,富氧底吹生产工艺以外的铅冶炼设备一律停产整顿。

    “规定期限内仍不停产的,有关部门就要吊销执照,拉闸断电,彻底关闭。”济源多家铅炼厂负责人感到了“以前从未有过的决然”。于是824,济源市32家小铅厂被下令停产整顿,豫光金铅、万洋、金利3家企业的烧结机工艺生产线也被关停。

    当地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此次关停的铅产能约占济源总产能的50%,“保守估计,算下来也有24万吨/年左右”。

    “这次被要求停产整顿的是落后产能,像关掉的烧结机工艺排污量是富氧底吹工艺的十几倍。”93,在济源召开的第二届再生铅产业高峰论坛上,济源市副市长田志华说。

    与此同时,按照国家有关标准,济源划定豫光金铅、万洋、金利3家大型铅冶炼企业周边1000为防护区,涉及克井、承留、思礼三镇的10个村。

    826开始,济源市专门购置了国际最先进的检测仪器,对区内14岁以下少年儿童进行免费血铅检测。

    1014,济源市完成对3个重点镇中10个重点村的儿童血铅检测工作:310814岁以下儿童中,血铅值在250ug/L以上需立即接受驱铅治疗的有1008人,占32.4%。无情的数据印证了又一个“血铅”事件。  

    当地政府拨出巨资,同步推进防护区内14岁以下儿童有组织脱离“铅环境”的工程。规定6岁以下儿童进行分流,按照每个儿童每年1500元标准给予房屋补贴,陪护费及营养干预费每个儿童每月600元,补助至搬迁完成或入学;6-14岁已入学的儿童由教育主管部门协调在防护区以外寄宿学校就读,免费提供营养干预食品。

    目前14岁以下儿童均已脱离铅环境。

    “济源市主动研究解决铅污染问题,表现了很强的责任意识和民本精神,也是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实际行动。”河南省委书记徐光春肯定了济源的做法。

    炼铅乱象

    “水泉啊,你们回去抓紧在城区找个地方搬迁,你们村庄再不适合居住了。”

    826,济源市市长赵素萍当面的劝告,令克井镇柿槟村支书李水泉及村干部心情既沉重又感动,因为“此前市里的6任领导班子,没有说过这么关心人的话”。

    有柿槟村的村干部透露,听说村里的土壤铅含量超过国家卫生标准上百倍。

    据悉,在尊重专家环境影响评估意见和群众意愿的前提下,济源市对防护区内需搬迁的村庄,原则上实行整体搬迁。按照“环城路内的村仍在环城路内选址,环城路外的村在环城路外选址”,确定具体搬迁方案。

    但柿槟村就很难成为治理环境的战场。该村在豫光金铅的东南角,几乎“紧贴在一起”,这个2000多人的村庄拥有多个企业和实体,人均年收入1.2万元,是济源最富裕的村庄。这里的服务功能齐全,村民住的是经统一规划的180平方米的红瓦别墅。

    济源市给柿槟村提供了三套搬迁方案,人们注意到这样一个简单的事实:因为自我利益的不同,一部分人坚持不搬,一部分人愿意搬迁,但在“是搬到城西还是城东”的细节上,意见无法达成一致。

    “这么好的村子,一搬就垮了。”这个血铅超标人数最多村庄的村民谈起搬迁心情复杂。

    “柿槟村有货场、煤炭运销,有铁路专线,村办企业产值达八九亿元,年纯利润2000多万元,村子搬走的话,1400万元的收入就没有了。”济源市委一位干部对记者分析道。

    自从1986年豫光金铅搬迁建成以来,与它相关的环保和安全意识始终没有进入人们的视野,1000防护区没人在乎,于是被日渐拓展的城区吞没。

    即使是在环保意识日渐增强的近几年,柿槟村经规划新建的新村不断铺展,又朝豫光金铅靠近了200左右。

    济源铅业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严格划定的安全防护距离未被遵守,这是一个历史和社会问题。不只是在济源,像豫光金铅1000防护区被城区吞没的例子在各地都已司空见惯。

    豫光金铅的生产历史较长,因早期工艺还较为落后等原因,对人居环境的伤害是肯定的。就涉及的村庄而言,目前,追究形成铅环境最大的“元凶”,似乎是一件颇尴尬和难为情的事。这一点,生活在克井镇、承留镇的人十分清楚。

    “就像吃自己尾巴的鱼一样,我们也在伤害自己。”克井镇一位居民如此形容当地铅冶炼“疯狂症”给环境带来的灾难。

    1025,距柿槟村村北约600处的柿槟电解铅厂,是柿槟村的村办企业,年产能为3.5万吨,每年有五六亿元的销售收入。此刻它的大门紧闭,炉子熄火,只有几个留守人员驻扎在那里。

    此外,在承留镇道路两旁,林立的铅冶炼厂则是周围人以集资、入股方式建起来的。一方面是豫光金铅依托生产工艺的四次革命性升级,倡导“绿色冶炼、环保发展”的理念;一方面,在当地民间资本的蜂拥下,落后、高污染的炼铅术在这里找到了新的栖身之地。

    据了解,在2000年前后的几年里,由于市场行情好,甚至投资几十万元就可以开一个小型铅冶炼厂,一时济源市几千吨到几万吨规模不等的小铅厂遍地开花。

    据知情人士介绍,为了减少投资成本,小铅厂的私人投资者认为环保治理是“白费钱的投入”,便将产业链条中的环保治理工艺砍掉,这笔资金占总投资的1/3,造成有的厂排出的有毒烟气就是铅蒸汽。

    有报道称,2004年济源市淘汰了72口烧结锅,按产业政策,济源当地不少小铅厂在两三年前就该被关闭,但一直未执行到位,使32家小冶炼厂暴利和污染岁月得以延续。

    而今济源市实施完整的医疗救护和环境治理方案,费用高昂。这个城市为一度忽略了产业发展对环境造成的危害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行业整顿

       以环保之名,济源关闭烧结机铅冶炼产能,从国内第一大铅产区河南传来的消息,一时在业内引起不小的恐慌。

    据了解,目前,国内铅总产量为320万吨/年左右,截至2008年底,国内仍有落后烧结锅炼铅产能60万吨,环保不达标、能耗高的烧结机炼铅产能近150万吨,两者相加占全国铅产能的65%

    92,环保部对外透露,环保部正会同发改委等八部门抓紧制定《重金属污染综合整治实施方案》,并在全国开展重金属污染企业的排查和执法大检查活动。

    事实上,在环保部发布此消息前,包括河南在内的重金属生产大省已经开始自查整顿。

    来自有色金属行业的一份资料显示,我国铅锌业生产布局,依据铅锌矿产地的分布和建设条件,经过40多年的发展、建设,现已形成河南 、湖南、东北、两广、滇川、西北六大铅锌采选冶和加工配套的生产基地,其铅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85 %以上。

    除上述六大铅锌生产基地外,内蒙古、江西、贵州等省区也建设了一批中小型矿山。“零散的全国各省都有”。

    令业内专家担忧的是,有矿山的地方就有铅冶炼,不少矿山作为铅矿原料供给基地,由于技术手段有限,其把全矿炼成粗铅,这种污染最大,而矿区周边地带,一些私人小铅厂工艺极其简陋,治理污染的手段近于无,加之政府监管有盲区,成为铅污染的隐患。

    “依照国家产业政策,对生产规模达不到10万吨/年的铅冶炼企业要坚决关停,引导企业进行产业升级,淘汰落后产能,向大企业集中,走大型化的路子,这是防范铅污染事件蔓延的良方。”长沙有色冶金设计研究院总设计师章吉贤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现在像豫光金铅这样的企业,操作工人的自我保护习惯必然与一般群众不同,他们不担心会惹铅上身。”

    在章吉贤看来,“血铅事件”的爆发,是一个综合性的问题。造成儿童血铅超标问题有诸多原因,“其他方面的因素”包括汽车尾气、燃煤、电子垃圾、含铅涂料、饮食习惯等。

    误解重重

    陕西凤翔、湖南武冈、昆明东川区、福建上杭相继发生了儿童“血铅超标”事件,引人深思的是,几起铅污染事件在处理中,几乎都出现了群企矛盾对立,误解重重,由此引发了部分群众堵路以及冲击企业的极端场面。

    在现实中,能不能找到一个春风化雨般温和的处理方式?

    眼前的克井镇总是显得非常安静,安静得甚至有些空寂。显然,人们是满意铅超标防治工作的。

    此次,济源对可能存在的铅超标问题进行调查研究,本着“一切为了问题的妥善解决,一切为了群众的健康安全”的目标,对各项工作超前考虑,主动应对,及时采取系列措施,赢得了主动。

    尽管这次关停污染企业、整村搬迁和积极实施驱铅治疗等方案,是在保证群众“知情、同意” 的前提下进行,但是,923发生的事,让祥和的“社会正义计划”差点成为泡影。

    当天,当政府安排车辆送需要住院驱铅治疗的儿童到定点医院时,有的家长对高铅血症的救治知识了解不够,产生了一些担心和疑虑,于是拦住车辆,拒绝孩子住院输液治疗。之后,处在焦躁、愤怒中的村民围堵了河南豫光金铅股份有限公司讨要说法。

    相关人士分析,从济源的情况看,铅冶炼已有50多年的历史,铅尘在企业周边环境中富集,而一些道路几年前就被重型卡车弄得拥挤不堪,等认识到铅毒危害发展的失误时,采取的行动总会被人看成为时已晚。

    由于解决经年积累的铅害的复杂化,个人观点也变得多样、模糊,变得猜疑、不满,这是一个在情理之中的反应。这时,随意运用权力就失去了正当权力感。

    10月初,济源市相关部门兴冲冲邀请10多位村民代表,赴陕西凤翔欲观摩当地“血铅事故”的处理情况,但因为“济源的标准高,怕和自己这边群众见面会引起闹事”,凤翔县将他们挡在门外。

    但吃了这一闭门羹后,老百姓看到领导真心关心他们,对政府有了信任感,一切又处于良性互动中。

    “中国正处于一个不可逾越的发展阶段,在这个发展阶段出现的问题,应该说是正常的,关键是怎么处理这个事情,如果以人为本,维护群众利益,处理问题,社会就会和谐发展。”济源市委一位干部说。

     

    血铅的危害

    血铅是指血液中铅元素的含量超过了正常值,如果过高,就会发生铅中毒。它会引起机体的神经系统、血液系统、消化系统的一系列异常表现。

    铅是一种具有神经毒性的重金属元素,在人体内无任何生理功用,其理想的血铅浓度为零。然而,由于环境中铅的普遍存在,绝大多数人体中均存在一定量的铅,铅在体内的量超过一定水平就会对健康产生损害。儿童由于代谢和发育方面的特点,对铅毒性特别敏感。研究证实,血铅水平在10ug/dL (0.483umol/L)左右时,虽尚不足以产生特异性的临床表现,但已能对儿童的智能发育、体格生长、学习能力和听力产生不利影响。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血铅 污染 环保 的报道

  • ·陕西凤翔血铅事件:招商为何变招“伤”(2009-08-19)
  • ·武冈铅污染:无能为力的环保(2009-09-03)
  • ·福建上杭儿童血铅超标事件调查(2009-09-30)
  • ·风暴眼中的华强电池(2009-09-30)
  • ·济源血铅之痛:搬工厂还是迁村庄?(2009-11-11)
  • ·血铅压城“郴”欲摧(2012-04-05)
  • ·盛会过后 空气“疯狂”(2010-12-09)
  • ·贵屿:电子拆解带来的污染之痛(2009-07-09)
  • ·襄汾,哀伤的塔儿山在哭泣(2009-07-21)
  • ·阳宗海砷污染再引争议(2009-07-22)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