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兵临城下 中国外贸如何突围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10-15 00:04:40
  • “世界第一大债务人和第一大债权人之间的贸易关系恶化,这足以使任何一位银行家彻夜失眠。”—917的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对最近频发的中美贸易纠纷如此评价。尽管听上去有些夸张,但不可否认的是,作为当今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中国,在国际贸易事务中受到的关注越来越多。

    如何看待众多国家对中国外贸出口围堵这一问题,《时代周报》特别邀请欧盟、美国、瑞典、中国等国家和地区的业内人士共同进行探讨,让我们在如火如荼的贸易战中,听一听多元的观点,以保持一颗冷静的心。

    贸易战规模有限

    时代周报:中美经贸近来摩擦频频,尤以“轮胎特保案”最受关注。傅丝德女士,作为上海美国商会的主席,您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傅丝德:美中经贸合作和投资将有助于经济的可持续增长。上海美国商会一向致力于拓展美中两国市场,并且希望这种市场是公平开放的。奥巴马政府对进口中国轮胎一事中做出了自己的裁决。但我们会继续代表在华美国企业界与中美两国政府沟通协作,推动美中商贸的平衡发展。

    我们呼吁美中两国不要让这一摩擦影响两国经贸关系;经贸合作对两国就业和经济增长都是至关重要的。

    时代周报:有许多人担心“轮胎特保案”会对中美经贸关系造成负面影响。甚至有人担心,中美两国之间会因此爆发贸易大战。

    陈永岚:从进口轮胎的领域下手,对中国展开反倾销的行动,一方面可能是考虑到中国轮胎的价格竞争因素,另一方面也是考虑到每年进口数量确实较大。提出这么一个方案,有从贸易角度出发的考虑,但更多地体现了一个时机的问题—当前,美国本土经济处于衰退,全球仍然处于经济危机中。这样看来,美国的做法其实并不奇怪。

    反过来看,中国政府迅速作出了回应,从各个方面来看,其做法都是符合国际贸易过程中的游戏规则的。所以从目前看来,我个人认为这个事件还处于技术阶段,不至于进一步激化,上升至所谓的贸易战阶段。

    周茂荣:我同意。美国经济衰退虽然已经见底,但其国的失业问题并未得到缓解。加上奥巴马政府在国内推行医疗改革、新能源等政策,难免遇到种种压力,因此有可能使他屈服于美国国内某些压力而采取一定的贸易保护措施,为中美经济贸易关系蒙上阴影。但是,也许在某些领域、某些产品上会有一些摩擦,但总体上看,中美两国之间的经贸关系是相互依存的,不会爆发大的贸易战。

    欧、美绝非利益一体

    时代周报:安博先生,作为欧盟驻华大使,您对目前中国与欧盟之间的经济贸易关系有何评价?

    赛日·安博:在过去的20年间,欧盟与中国迅速发展成为日趋紧密的合作伙伴关系。自1975年与中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以来,尤其是从1985年与中国签署经济贸易合作协议以来,欧盟与中国的合作关系逐步向着更广泛、更深层次的领域发展。

    同时,我们有一点是非常明确的,那就是,欧盟和中国必须积极地协调和处理双方之间的关系。在任何政治和经济的转捩点,保护主义依然是一个危险的诱惑。但直到今天,尽管对中国的赤字不断增长,并在众多领域丧失工作机会,欧盟依然旗帜鲜明地反对保护主义。

    时代周报:据报道,今年上半年,全球75%的新增贸易调查都是针对中国的,其中部分也来自欧盟。106,欧盟部长理事会表决通过了欧盟委员会(下称欧委会)于924提出的对中国无缝钢管征收为期五年反倾销税的建议,其他国家也纷纷效仿,对中国出口商品采取反倾销手段。为何中国会成为“众矢之的”?

    赛日·安博:事实上,此案并不像人们认为的那样,是一个纯政治性的决定。

    整个程序经过了欧盟的两个机构:欧委会和欧盟部长理事会。欧委会裁决的部分是法律性和技术性地判断是否为倾销行为,是完全不涉及政治的;而随后理事会的投票部分则裁定是否展开措施,这一部分可能是政治性的,会受到各国利益因素的影响。但是,欧盟两个权力机构的裁定不会彼此影响。欧盟理事会并非就是否存在倾销进行投票,而仅仅投票表决是否对倾销采取行动。

    周茂荣:中国遭遇外贸围堵的情况并不奇怪。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中国依靠大量劳动力,生产许多廉价产品。这些产品如潮水般涌向世界各地,必然会对其他国家的相关行业造成一定的冲击。当这种冲击过快过大,超出某些行业的承受能力时,他们就向其政府寻求帮助,采取一定的保护措施,例如此次的“轮胎特保案”。

    陈永岚:中国经济发展良好,国力强大,世界影响力也得到逐步扩大,这使中国得到前所未有的聚焦与关注。然而,这种关注可能是正面的,也可能是负面的。去年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对西方发达国家造成了巨大的打击,而中国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小。国家之间利用经济杠杆、贸易的作用,进行反倾销、贸易调查、贸易保护等措施,都是游戏规则的一部分。

    中国须减少外需依赖

    时代周报:我们注意到,欧盟与美国之间也屡屡发生贸易纠纷,其中美国波音公司和法国空客之间的补贴争端案还成为众多高校商学院教材中的经典案例。在处理国际贸易纠纷时,欧盟有哪些经验可供中国参考?

    陈永岚:从欧盟和美国之间贸易纠纷的处理情况来看,有些处理得比较好,有些处理得也不够好。比如欧盟拒绝进口美国的家禽肉,多年来也未得到合理解决。但是总体来看,欧盟的一个合理经验是,始终把贸易纠纷放在经济技术的层面上来看,通过不断的协商以找到解决之道。也就是说,要在寻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的同时,有坚持,也有一定的让步。

    此外,欧盟和美国都针对贸易设有专业机构主动关注、协调贸易方面产生的纠纷,比如美国有贸易代表办公室,欧盟也有贸易委员会。这些专业机构中,有许多非常有经验的专业人士专门解决本国与其他国家的贸易争端,对于国际贸易的游戏规则烂熟于心。这种做法是非常有前瞻性的、有系统性的,是机制成熟的表现,值得借鉴。

    时代周报:中国正式加入WTO已有八年时间。八年间,中国政府在处理贸易争端方面的方式和态度有哪些变化?

    陈永岚:我认为,加入WTO的这八年来,中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中国政府从一开始采取较为妥协的让步姿态,到现在主动参与诉讼,说明中国在对相关事务的处理中逐渐成熟起来。

    国际贸易从来就是有来有往、有进有退的。WTO提供了一个让世界各国进行经济交往的平台,中国在其中渐渐由被动变为主动,现在已能够利用国际的游戏规则来“为我所用”,进行有效的应对。中国现在已经积极参与到WTO的各项“游戏”中,并认识到游戏规则的影响力,下一步,中国也许会争取成为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和修订者。我相信再过几年,中国的企业能更成熟地利用好这些游戏规则来保护自己、帮助自己。

    周茂荣:最近美国发表的一份报告也对中国履行入世承诺的情况予以肯定。但是,要求中国完全按照国外的要求来解决中国的问题,这显然是不现实的,我们需要在维护和遵守国际游戏规则的前提下,根据自身国情,看清形势,有理、有利、有节地处理面临的各种经贸摩擦问题。

    时代周报:如何理解您所说的“自身国情”?

    周茂荣:解决贸易争端,固然需要政府、企业、行业组织等各方面共同努力。但是从根本上来说,我认为中国应该改变自身的现有经济发展模式(低附加值、劳动密集型),要改变过分依靠国外市场的现状,扩大国内的消费需求。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泡沫经济带给我们的启示,就是不能过分依赖外需。

    去年金融危机造成我国2000万农民工失业,这在国际上是绝无仅有的,这充分暴露了过分依赖国外市场的经济增长模式具有很大风险,必须要引起高度重视。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贸易战 的报道

  • ·碳关税不应引爆中美贸易战(2009-07-22)
  • ·独家专访美国副贸易代表马兰提斯:贸易纠纷非常正常(2009-07-22)
  • ·轮胎PK鸡肉 中美贸易交锋(2009-09-17)
  • ·特保风暴中的轮胎企业(2009-09-30)
  • ·漫长的贸易战(2009-10-15)
  • ·兵临城下 中国外贸如何突围(2009-10-15)
  • ·乐从:迷茫的钢材市场(2009-10-15)
  • ·后WTO时代的中国:尚未实现的光荣与梦想(2010-02-20)
  • ·中国出口直面全球贸易围堵(2010-02-24)
  • ·稀土战争:中国独扛美日欧(2012-03-21)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