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丫岛:一个香港离岛的十年流变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09-30 00:49:28
  • 南丫岛旧称博寮洲,香港第三大岛屿,著名影星周润发的故乡,最迷人的离岛之一,被誉为香港的后花园。1990年因建发电厂大批外籍工程师聚居,后又有艺术家迁入,岛上中西文化交会,艺术气息浓郁。生活不羁、渴望自由的人爱到南丫岛,忘掉喧嚣的香港,仿若生活在别处—上世纪60年代爵士乐所唱的“国境之南,太阳之西”的神奇之所。在当下的金融危机中,更为香港人提供了一种出世和入世的平衡。

    6点不到,太阳还躲在海平面下,兴伯准时起了床。从二楼下来,开门,洗漱,泡壶普洱茶,慢悠悠地晃上旁边的山道,转上半个小时,等他回到榕树湾大街路口的“兴记”(Hing Kee)鱼蛋店时,从中环驶来的最早一班渡轮,刚好抵达。

    这是2009919的凌晨—也是兴伯平常一天的开始。相比夜晚的喧嚣,榕树湾大街此时还很安静,大部分人尚在睡梦中。偶尔一两个路人神色匆匆地闪过,多是在中环或尖沙咀附近上班,要去赶乘渡轮。

    这就是无烟小岛南丫岛(Lamma Island)—香港260多个离岛之一,位于港岛西南面,全香港第三大岛屿,已有6000多年的历史。

    1000多年前的唐宋时期,外国船只前往广州,往往在此歇脚,当时名为博寮洲。1949年生人的原住民兴伯,已在此生活了半个多世纪。

    早已成为香港人后花园的南丫岛,在1982年发行的民歌专辑“香港城市组曲”《南ㄚ岛的故事》中,便开始传唱这首美丽的曲子:“南丫岛/我不知你心/无从晓得/你是在寻觅她的爱。”

    榕树湾的鱼蛋

    每年9月,David总要从伦敦飞回香港度假,住在榕树湾半山朋友的别墅里。通常一下渡轮,David就匆匆穿过榕树湾码头,经过停满自行车的引桥—岛上对机动车的使用有近乎苛刻的规定,自行车几乎是绝大多数岛民唯一的接驳交通工具。穿过小商铺林立的市集,David往往直奔“兴记”,先来三串咖哩鱼蛋,而且一定要兴伯多加辣椒。“真辣,够味”,尽管离开香港已12年,因经常往来深港两地,David的普通话并未生疏,偶尔还和兴伯来上几句粤语对白或英文对话,兴伯的普通话同样不太灵光。

    每次David只要三串鱼蛋,吃完拿着三根竹签,对着榕树湾码头山后三支高耸入云的烟囱说,“我David又回来了”,脸上堆满调皮的笑,捏着三根竹签对着烟囱拜了又拜。

    三支烟囱是发电厂的,被香港人美其名为“三枝香”—早已成为南丫岛的特征。1990年,李嘉诚的香港电灯公司在南丫岛西北部菠萝咀填海建立发电厂后,作为外籍工程师,David一过来工作就是7年,后来干脆把家搬到了榕树湾,和几个同事一起,住在半山,成了岛民。

    “我差不多算是最早的外来移民了。”David一脸得意,以前在中环和尖沙咀的同事,在他的带动下,大部分都过来住了。安静祥和的乡村景色、陶然世外的纯朴民风,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外籍人士到南丫岛聚居。在榕树湾一带,逐渐形成了一个国际村,食肆商铺风情各异。岛上现有居民6000多人,其中有1/3是外籍人士。

    1970年代香港经济起飞,南丫岛很多年轻的居民前往香港谋生,仅剩年长的一辈在岛内。兴伯就在那时开始卖起了鱼蛋。刚开始是一个小推车,“经常在榕树湾码头附近卖,生意并不算好”。

    随着榕树湾一带的兴起,逐渐形成了David这样一批固定的顾客,兴伯的鱼蛋生意逐渐兴旺起来。“于是把半山的祖屋出租了,在榕树湾大街盘了一个店,一楼做生意,二楼休息”,还特意起了个旺财的名字—“兴记”。

    “兴记”招牌小吃有三个:咖哩鱼蛋、鱼肉烧卖和好味蒸肠粉,每份五六元港币左右,和旺角商业区等地方相比,自是便宜不少,兴伯还自创了油盐水鸡脚和生煎萝卜糕。回头客更多的是兴伯自制的辣酱,不少香港人特意坐船过来买。当然更少不了David这样的常客。

    经常光顾“兴记”的还有Jenny—一个活拨可爱的香港女孩,在榕树湾大街开了家“珍趣情”的饰品店。她放弃了在中环做个OL(办公室文员)的体面生活,1997年后过来开店,卖的多是印度、尼泊尔和西藏的小饰品。

    出生在香港岛的她似乎更喜欢南丫岛,“我就是中意这里的安静,比较自在”。Jenny并不太喜欢喧嚣热闹的生活,除了开店,更爱带着自己的大狗溜达,店门上就贴着她和狗狗的合影。

    Jenny有同样想法的,还有卖点(SELLING POINT)玻璃作坊的一对中年夫妇,他们非常喜欢宁静的郊野生活,特意在榕树湾旁买下一栋小楼,出售自己烧制的陶瓷和玻璃工艺品等,还开办陶瓷烧制教授学生。女主人原在一家公司任职设计师,不喜欢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才辞职开了这家小店,逍遥快活,自得其乐。

    香草园的园主则是两个小伙子,36岁的Gary34岁的Gavin,过去都在香港做设计师。后厌倦了城市里的烦嚣,跑到南丫岛租了块地种花种草。从市区到小岛,从设计师到农夫,从朝九晚五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们过上了现代农夫生活。

    香草园只种香草。Gary常常戴着巨大的农夫帽,脚踩蓝色人字拖。Gavin喜欢在脖子里围着一条毛巾,穿着工作用的长筒雨靴。20066月,Gavin大婚,太太也是位“岛民”—一座小岛,让Gavin同时收获了香草和美人。

    Jenny一样,GaryGavin也非常钟爱小动物。香草园里一共有5条狗:肥肥、Rocky、朱古力、史塔沙和卡夫,还有一只叫宝宝的鹦鹉、两只收养的流浪小猫和八九只兔子。

    David平时爱逛“南岛书虫”—老板娘是素食主义者,集西餐厅、咖啡馆与书屋于一体,经常淘淘,有不少经典的中英文旧书。还有Shelly Express,一家很小的咖啡馆,最出名的是卖30港币的一块豆腐芝士。

    1997年香港回归后,因外籍人士在香港工作需要签证,南丫岛内有部分外籍人士迁离,David也回到了伦敦,但每年度假,他总会回到南丫岛。“这里是我的第二故乡嘛,还有这么好吃的鱼蛋。”

    芦须城的海滩

    生活不羁、渴望自由的人爱到南丫岛,那里让人忘掉了喧嚣的香港,仿若身在一个生活的别处—上世纪60年代爵士乐所唱的“国境之南,太阳之西”的神奇之所。岛上住了很多艺术家,他们各有个性又能和睦共处,营造出一个艺术之村的氛围。

    南丫岛地形狭长,主要有两个海湾—北边是榕树湾,南边是索罟湾,都有船只往返中环。两者之间步行大概一个半小时。洪圣爷和芦须城海滩分别靠近榕树湾和索罟湾,步行都是半个小时左右。

    从榕树湾大街沿“花园径”往洪圣爷海滩走,沿途都是苍翠的绿色。拐过一个街角,盛名在外的“阿婆豆花”招牌便出现在眼前。“阿婆豆花”经营了几十年,至今沿用传统方式制作豆花。在右方山腰处有家“闲乐园”餐馆,规模不大,以烧乳鸽驰名,末代港督彭定康也曾是座上客。

    阿辉对自制的豆腐花同样颇为自信。紧挨着洪圣爷沙滩,他经营着一家“辉记小食”,招牌是香滑山水豆腐花和冰冻山水豆浆。阿辉是客家人,从爷爷开始,就住在南丫岛,1997年开始独立经营这家“辉记小食”,还娶了一个漂亮能干的东北媳妇,沈阳人,问阿辉怎么娶到手的,他憨憨一笑,“就是有缘分呗”。

    每天一早,阿辉骑着自行车去榕树湾大街买菜,媳妇在家收拾东西,父母则坐在门口,悠闲地看着报纸。两只小猫懒懒地躺在地上。除了公共假期和周末,平时光顾的客人并不太多。阿辉也不在意,“日子嘛,现在这样,就挺舒心的,一家人在一起,挺好的。”

    Jenny偶尔也会牵着大狗过来散步。“南丫岛虽说是香港的后花园,和同为离岛的长洲和大屿山相比,人一直不太多”。第一次打破这种安静是在2003年,那时香港开始闹SARS,不少香港人过来南丫岛短期居住,“也就是看到了这里的空气清新,后来SARS一过又都回去了。”

    Jenny不把自己归于那一类香港人—她一直坚持自己的生活态度,不会因为某种外力的侵入而轻易改变,阿辉也是。更固执的是兴伯,尽管儿女们都在香港和加拿大工作,也一直让他过去定居,但他一直喜欢呆在南丫岛。“一辈子都在这里了,故土难离啊。”

    除了盛名于南丫岛的鱼蛋,兴伯还自豪于自己是发哥(周润发)的学长。“算起来,我还比细狗(周润发小名)大6岁呢,细狗入学时,我早毕业了”。1955518,香港演员周润发出生在南丫岛北部,“细狗父亲周容允,母亲陈丽芳。陈是个标准的戏迷,怀着细狗时还经常去南丫岛戏院看戏呢。”

    周润发兄妹四人,在家里排行老三,曾就读于南丫岛北段公立小学。如今祖屋还在榕树湾附近,出租给了别人。思想传统的周润发每年春秋二祭都会抽时间陪家人回南丫岛扫墓,去年8月还为祖坟修葺翻新。

    不过兴伯并不艳羡发哥现在的生活,“人各有命,自享天福”,今年清明节,“发哥回来扫墓,在路上遇到时还记得我,还打了招呼呢。”

    阿强则非常遗憾错过了那次和发哥相见的机会。“从《英雄本色》开始,发哥和他演的小马哥就是我的偶像了”。短发、皮肤被晒成古铜色、喜欢戴着墨镜扮酷的阿强,是芦须城海滩的八名救生员之一。他们集体养了一只无毒的蟒蛇,休息时常把小猫拿过来逗蛇玩。

    目前,香港康乐及文化事务署一共管理着40个海滩,其中11个位于香港岛,南丫岛这两处最著名的海滩,就是洪圣爷海滩和芦须城海滩。芦须城泳滩在唐朝时是岛上的工业重镇,居民烘干贝壳制造石灰。

    927日下午,因为淡季,人并不多,只有一两个人游泳,阿强他们仍坚守岗位,一个小时换班一次。天气、水情、水温和水质等预告,整整齐齐地写在冲凉房门口的墙上。

    “最纯净海滩称号虽说是游客给评的,但还是要珍惜啊,”阿强说,6月初因海上发现浮油,芦须城海滩暂时关闭了一段时间。这也都是为了游客负责。毕竟最纯净海滩的称号,已成为吸引游客的重要筹码之一。

    深湾的绿海龟

    知名小吃、乡野气息、艺术氛围、都市村庄、纯净海滩—种种美好的称谓,不过是南丫岛的表层。它的历史,可远溯到6000年前。根据香港中文大学考古学系1996年在深湾发掘出的文物得知,早在新石器时代,南丫岛就有人类居住。

    商志是我国港澳考古的开拓者。早在1989年,身为中山大学人类学系教授的他就曾率队考古队在大屿山、南丫岛等地进行了野外挖掘,取得了商代牙璋、香港古代墓葬、住址等重要发现。而深湾,是现时香港唯一绿海龟产蛋的地方,每年大约68窝,每窝大约80120个蛋。为了保护这种高度濒危的野生动物,香港政府在1999年把南丫岛深湾沙滩列为限制地区。每年61日至1031,是海龟的繁殖期,禁止任何未持有许可证的人士进入或逗留。

    在非限制时间,每到周末,Kitty便和朋友们一起,骑车从索罟湾到东澳湾和深湾—这里是香港少数未受污染的海湾。文化资源也非常丰富,模达村、榕树下村和东澳村具有浓厚的乡土气息。

    Kitty是一位自由摄影师,同时是一位环境和动物保护主义者。早在2000年,就开始长住在索罟湾旁的村子里,拍摄了大量的照片,并筹划成立NGO组织,用行动保护着这片华南最古老的土地,包括那些珍贵的绿海龟。

    而流浪的猫狗,也几乎成了南丫岛一道流动的风景。10年前的一天,南丫岛动物保护组织发起人Sheila McClelland和丈夫在山径散步时遇到一只流浪小狗,把它带回家,“这只小狗改变了我对生命的看法。”如今的动物保护协会会员是一些热心的义工,他们热心并专注于改善岛上动物的生活环境。

    岛上的居民都很喜欢动物。街头巷尾树阴下,经常可以看到人们放置的狗粮、猫粮以及干净的水。招贴栏上,也常常贴满了寻猫寻狗或收养猫猫狗狗的启事。一位加拿大女孩来到岛上后,觉得南丫岛上应该有一个节日,经过半年的努力申请,南丫岛迎来了自己的LAMMDFUN  DAY(嘉年华会)。Kitty自己也收养了两只牧羊犬,正在筹备一个网站,来免费宣传和推广这个美丽的小岛。

    面积约14平方公里的南丫岛并不算小,风光秀丽,但其并未被辟为郊野公园。香港城市规划委员会公布的南丫岛分区计划大纲草图显示,其中约8成土地划作保育天然环境和具特殊科学价值景物用途。

    2008525,南丫岛开设了三条生态旅游径,旅客可在此寻访人面蜘蛛、红斑蛱蝶、小白鹭、招潮蟹和弹涂鱼等生态动物,认识这批名副其实的南丫岛“居民”。

    在香港环保人士看来,对南丫岛等离岛最大的环境威胁来自于填海工程。香港电灯的发电厂是南丫岛上最大的工业。建于1978年,占地50公顷。自1990年起所生产的电力主要输往港岛以及供南丫岛当地使用。

    上世纪90年代后期,港灯要求扩建,加设一个以天然气发电的机组,放弃与中华电力联网这一可持续能源发展计划,最终获批,扩建填海面积占地约22公亩。作为发展可再生能源试验项目,香港电灯还建造了全港第一台商业运作的风力发电机,功率为800千瓦, 2006年初已启用。

    香港行政长官曾荫权20076月份发表施政报告,表示在香港内部,港府对青山、龙鼓滩和南丫岛发电厂已订定污染物排放上限,并会逐步收紧,以确保达到2010年的减排目标。

    红潮也曾使南丫岛饱受损失。阿强回忆说,19984月份香港水域闹红潮,全香港2/3渔户损失总值约上亿港元。时任香港行政长官的董建华亲自巡视了南丫岛重灾区,慰问受灾渔户,经济局以年息两厘、总额两亿多港元的低息贷款来援助受灾渔户。

    作为香港的后花园,南丫岛缓解了香港人的精神压力,给人们提供了一种出世和入世的平衡。20051226,兴伯就遇到香港前特首董建华来南丫岛爬山,而在2007年的324,香港第三任特首选举倒数最后一天,曾荫权没有安排公开活动,而是中午和家人到南丫岛吃海鲜,放松一下紧张的心情。

    “南丫岛保护亟待灵活”

    更多的香港人,则在思索南丫岛的未来。一向关注地区及城市规划的“思网络”于200811月举办了一个名为《在废墟中想像》的摄影展,主题是摄影师黄宏杰《南丫岛故事》摄影集里的一辑南丫岛照片。黄拍下岛上的人和物,平实地展现景致淡然,但人情味极浓的南丫岛。

    生于香港的黄宏杰曾在西雅图、纽约多个城市居住过,他坦言自己是城市人,在南丫岛上拍了4日,“那里的生活和我以往的不同。我这个城市人—outsider,恍如忘记时间,没了时间所带来的压力。”

    “南丫岛的保护还亟待灵活一些。”香港大学地理系副教授吴祖南认为,保护地方的文化特色和景观保育十分重要,他以英国中部村落Castleton为例,说明即使处于国家公园中心,但其原有特色及建筑物仍得以保留,值得借鉴。南丫岛的古迹保护应该灵活,使其灵动起来。

    南丫岛经济模式以前属于农业和渔业并举发展的,现在则以旅游业为支柱,带动餐饮、工艺品及其他服务业的发展—其经济模式基本上代表了香港众多离岛的经济模式,以南丫岛为代表的离岛经济模式转型,亦是香港经济模式转型的一个缩影。

    外人多赞誉南丫岛,“人与自然的和谐、人与社会的和谐、经济发展与自然资源的和谐”,兴伯没有考虑这么长远,南丫岛早已融入到他的生命中,不曾离去也无法离去。

    927上午,兴伯刚刚参加完“南丫岛长者同乐日”,就匆匆赶回去做鱼蛋了。数只黑耳鸢从南丫岛上空轻盈地滑过,旁边的老式收音机里,依然传出了那首《南丫岛的故事》龙影霞和黄汝燊怀旧的歌声:“海浪恋爱着/岛上的你/他照旧地/你我重逢/再不感到孤单。”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南丫岛 香港 的报道

  • ·南丫岛:一个香港离岛的十年流变(2009-09-30)
  • ·王荣香港招商记(2010-12-30)
  • ·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任志刚:行将卸任,香港一片惋惜(2009-07-16)
  • ·人民币跨境结算,首站香港(2009-07-17)
  • ·香港创业板 与梦想渐行渐远(2009-07-17)
  • ·樟木头,“小香港”的危与机(2009-07-22)
  • ·热钱涌香港(2009-10-21)
  • ·粤、港融合之路还须走多久(2009-10-21)
  • ·香港证监会擒鼠记(2009-12-02)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