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福建上杭儿童血铅超标事件调查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09-30 00:46:24 来源:
  • 2009年9月17日一早,罢市的村民在看县政府关于责令华强电池厂停产的文件

    继陕西凤翔、湖南武冈等地之后,福建上杭又见儿童血铅超标事件。为发展经济引进高污染企业,从而危及环境、健康,再引起受害人与企业、政府的冲突,已成一个常态。在这一场博弈中,只有伤害与被伤害。9月28日,福建省环保局对蛟洋儿童血铅超标事件进行初步认定。这是上杭县爆发高铅血症事件后,福建权威部门首次认定该事件与厂方污染有关。

    2009921,星期一, 下午4点半过后,又一天的时光在悄悄地溜走。福建龙岩上杭县蛟洋乡中心幼儿园门前,大人们准备接自己的孩子放学回家,几个小贩则摆开摊档,希望自己的商品可以得到放学孩子们及其家长的青睐。

    但大人们对张贴在幼儿园门前的一份通告更感兴趣:上杭县人民政府在里面宣称,蛟洋乡部分儿童到医院体检时发现血铅超出正常值,政府目前正组织力量对华强电子厂直线距离为600范围内的14周岁以下的少年儿童进行血铅含量检测。

    “它并没有说清楚血铅含量多少才算超标。”一名男子在通告上找了半天后吐出一句话。他发动了摩托车,带着孩子呼啸而去。

    一切都显得平安无事。只是街上随处可见的政府通告和马路上来往穿梭的警车,还在诉说着这里曾发生过的不太寻常的故事:4天前,这里的中心小学及两所幼儿园有不少学生不来上学,约400名村民到乡政府上访并堵塞国道,大部分商铺关门罢市。

    而引发事件的导火索,则是当地出现了今年在陕西凤翔、湖南武冈等地相继出现过的儿童血铅超标。

    “现在事件已经逐步平息了。”925,在血铅风波逐渐平息之后,上杭县副县长梁八生在蛟洋乡政府的工作驻点时对记者说。据工作人员称,自917发生群体性事件以来,上杭县委县政府的相关领导每天都亲临现场处理问题,连县委常委会议都在蛟洋开,“政府处理这件事的时候非常公开透明,也很迅速。”

    血铅初现

    既然县长和乡领导都到家里来了,那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但很多村民开始对我有意见了,说政府用两箱牛奶就把我给收买了。

    下午5点过后,蛟洋乡蛟洋村村民傅海光终于回到了自己位于319国道旁的家中。这个面目黝黑的闽西男人无暇顾及自己销售农药化肥的铺面,一进门饥肠辘辘地就忙着淘米做饭。

    “早上被乡派出所叫了过去谈话一直到现在,连中午饭都没吃,都是在问关于孩子血铅超标的事。”今年822日,傅海光把自己6岁大的儿子和11岁的女儿带到龙岩市第二医院检查血铅,虽然之前早有心理准备,但两天后出来的结果还是让他目瞪口呆:儿子血铅含量为111.48微克/升,女儿为106微克/升。

    在蛟洋乡,傅海光并不是第一个发现孩子血铅超标的家长。早在6月份,家住蛟洋乡加油站旁的卫生院护士丘海燕带儿子到省儿童医院检查身体,发现儿子血液铅含量超出正常值。而在830,一名华姓村民也送女儿、儿子和外甥到龙岩第二医院体检,发现三人体内血铅含量超出正常值。

    “化验单上说,儿童体内血铅含量超过100就算高血铅症。”与大多数家长一样,在得知自己的孩子血铅超标后,傅海光正常的生活秩序就被打乱。他们怀疑,位于蛟洋乡崇头村的华强电池厂是引发少数儿童血液铅含量超出正常值的主要原因—在20083月,该厂就曾因为废水处理站中的石灰浆晾泥池发生溢流,对下游蛟洋溪的水体造成污染。

    “我们都希望这个厂能够停工搬走,给孩子一个健康的生活环境。”921,自称对孩子的成长比较关注的傅海光和众多村民一起,把矛头对准了华强电池厂,多次到乡政府反映情况要求搬厂。由于两个孩子的血铅都超标,所以傅海光承认自己“刚开始时说话最大声”。

    他们的声音很快就得到了回应。据傅海光回忆,827,他两个孩子检验结果出来的第三天,上杭县县长等一行人就来到他家里了解情况。“紧接着第二天,县长和乡长又来了,说是慰问我,叫我们不要担心,也不要闹事。”

    “只要一发现有儿童超标,无论他们住得离工厂有多远,我们就给他们送上牛奶。”上杭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华伦标说。

    910日下午,龙岩市疾控中心专家及上杭县卫生局、卫生防疫站等单位负责人到蛟洋乡蛟洋村进行血铅科普知识宣传,对体检血铅含量超100微克/升的儿童进行入户慰问、开展卫生指导。

    傅海光也收到了政府送来的两箱牛奶—随后他就发现,正是这两箱慰问品让先前“说话最大声”的他处于两难的境地:“既然县长和乡领导都到家里来了,那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但很多村民开始对我有意见了,说政府用两箱牛奶就把我给收买了。”

    检测疑云

    越来越多的村民带着孩子到福州、厦门等地,有的甚至到广东和江西检测血铅含量,结果在外地检测的儿童,出现高铅血症的几率更大,检测值更高。

    “我们应该把目前蛟洋的情况叫血铅超出正常值,因为血铅含量多少才算超标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所以不能说是‘超标’。” 924日下午5,在开完一个长达一个多小时的会议后,他纠正了记者“蛟洋乡儿童血铅超标”的说法。

    根据相关资料显示,世界发达国家将儿童血铅相对安全的标准定为<60微克/升,而我国卫生部在2006年印发的《儿童高铅血症和铅中毒分级和处理原则(试行)》指出,连续两次静脉血铅水平在100-199微克/升之间者为高铅血症;连续两次静脉血铅水平等于或高于200微克/升为铅中毒。儿童铅中毒可伴有某些非特异的临床症状,如腹隐痛、便秘、贫血、多动、易冲动等;当血铅等于或高于700微克/升时,则会出现昏迷、惊厥等铅中毒现象。

    在部分村民看来,政府“不是超标”的说法是为了淡化事件的严重性。“在检测报告单就写得很清楚,儿童血铅含量小于10微克/升才算是相对安全。”922,家住蛟洋乡农贸市场旁的丘女士说。她读2年级的女儿9月中旬时在福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测得血铅含量为104微克/升。

    根据上杭县委宣传部出示的一份资料显示,91,新学年的第一天,蛟洋、崇头两村先后组织74名村民,其中15岁以下少年儿童72名,到龙岩市第二医院进行血液铅含量检测,其中4名儿童血液铅含量超过100微克/升。

    这样的检测结果受到了村民的质疑:72名儿童只有4人超标,这与之前高超标率的检验结果大不相同;而更为重要的是,以往的血铅检查两到三天就可以得出结果,但这次村民拿到检验报告已经是7天之后。在村民看来,这可能是因为当地政府已经介入此事,影响了检测结果的真实性。

    于是,越来越多的村民带着孩子到福州、厦门等地,有的甚至到广东和江西检测血铅含量,结果在外地检测的儿童,出现高铅血症的几率更大,检测值更高。

    住在农业银行蛟洋乡支行对面的傅河生在91第一次带着14岁的儿子在龙岩市第二医院检测的血铅含量是77.25微克/升,而到了914,对结果抱怀疑态度的他将儿子带到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检测,发现血铅含量是111微克/升。

    “我听说是上杭和龙岩两级政府给医院打了招呼,让第二人民医院不要把检测结果写得那么高。”921,崇头村的一名叫姓傅的村干部说。

    他对蛟洋乡一些有儿童血铅超标的家庭情况烂熟于胸,但却不敢明目张胆地前往串门。“怕被政府发现,那样可能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他解释说。

    矛盾爆发

    蛟洋中心小学有51名学生的6年级2班,稀稀拉拉地坐着20名学生,没来的学生中大部分是蛟洋村人。

    随着村民不信任感逐步加剧,事态的发展也进一步加剧。914开始,与华强电池厂直线距离800左右的蛟洋乡中心小学、蛟洋中学和幼儿园开始出现学生大面积请假缺课的情况。

    由于家庭收入尚可,傅海光以每个学期比以前多支出1000元的代价,将正在读幼儿园的儿子从蛟洋转到上杭县城就读;而女儿则因为学籍问题无法解决而继续就读于蛟洋中心小学。“华强一天不搬走,我们对孩子的健康始终不放心。”他无奈地说。

    就在14日当天,上杭县政府加大了对儿童的血液抽样检验力度,并召开座谈会倾听群众诉求,动员学生返校;16日上午,上杭县政府再一次召开群众代表、外出干部座谈会,就群众的诉求一一作出答复。

    但群体事件还是在17日上午出现了。当天上午,约有400名村民因为儿童血铅超标问题到蛟洋乡政府上访。“时间在上午9点钟左右,黑压压的一群有五六百人。”当天早上经过该路段的一位蛟洋乡文地村姓杨的村民说,“刚开始村民是在乡政府门前到文昌庙聚集,后来因为那里的车流量很小,就跑到农贸市场附近的319国道上去堵路,一直到中午12点左右才散去,希望能造成影响,引起关注。”

    当日,龙岩市委市政府连续召开两次专题会议,作出华强电池厂停止一切生产活动,并切断生产用电、疏散工人等决定。在一份名为《龙岩市、上杭县妥善处置蛟洋乡部分儿童血铅含量超出正常值事件》的文件中,上杭县政府对群众经过319国道时的情景作如下描述:部分群众发现一辆县环境监测车,认为环保部门不作为,设在工业园区的环保中队未履行职责,对环保工作车辆进行围堵,造成319国道堵车约1小时。

    而在此后两天,蛟洋继续出现群众到乡政府聚集,部分学生不上课等现象。根据《东南早报》报道,在18日上午108分,蛟洋中心小学有51名学生的6年级2班,稀稀拉拉地坐着20名学生,没来的学生中大部分是蛟洋村人。据报道,蛟洋中心小学、蛟洋中心幼儿园和蛟洋中学缺课学生共有两三百人,蛟洋中心小学的老师打电话给学生的家长,其中一名家长回答说:“孩子健康比上学更重要。”

    上杭效率

    我们政府的态度很明确,有错就改,有污染的企业该关就关。

    “其实我们很早就介入这件事了,发现有儿童血铅超出正常值的,我们会入户慰问,对血铅超出正常值的儿童进行营养干预。”华伦标介绍说。他表示,上杭县委县政府处理这件事的过程是公开透明的:“欢迎你来实地采访,那我们就不会被有些媒体歪曲了。”

    他所指的“歪曲报道”发生在924,有媒体发表了题为《福建龙岩儿童血铅检测结果遭质疑》的报道。“报纸刊登的是去年华强厂发生污染时的照片,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

    根据龙岩市环境保护局在2008415发布的一份文件显示,2008323日上午8点半左右,华强开始将废水处理池中的沉淀石灰浆抽入晾泥池,由于工人大意致使抽浆泵工作1个小时左右,于9点半时发现晾泥池发生溢流后,才关闭抽浆泵,对下游水体造成一定污染。此次污染事故发生后,华强电池有限公司根据上杭县环保局的整改意见及市环保局高工的指导意见,认真抓好整改工作,在20084月底基本整改到位。

    该文件还声称,上杭县环保局自20078月以来坚持每月对华强的环保设施运行状况进行抽查,抽查结果表明,正常生产设备开机状态下,其环保设施均能正常运行。为进一步提升该公司环境管理水平,上杭县环保局已向市环保局报告,请市环保局转报省环保局将该公司列入2009年度清洁生产审核企业名单。

     “我们政府的态度很明确,有错就改,有污染的企业该关就关。”924,华伦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两天之后,上杭县政府发布通告:福建省职业病与化学中毒预防控制中心和龙岩市第二医院分别在920915287名少儿做的检测中,有121人血铅含量超标,占抽样的42%

    “如无意外,我们会建议华强搬出工业园。”华伦标说。据其介绍,目前投资约40亿元的20万吨铜项目已经确定落户蛟洋工业园,建成后将会取代华强成为工业园的新龙头。

    采血风波

    而在离华强电池厂10里之遥的文地村,村民们却在计划着用自己的力量来解决这个问题。

    尽管政府和医院都说自己的检测工作是对检测标准负责,医院从没有受到外界组织团体和个人干扰。但在917-203天里,有越来越多的家长计划将自己的孩子带到龙岩以外的地方进行检查。而在离华强电池厂10里之遥的文地村,村民们却在计划着用自己的力量来解决这个问题。

    919日中午,他们村里一个在福州某医院当医生的同乡把抽血装备和近100支试管快递到村,大人们把80多个小孩集中在一起,由同村的在卫生院当医生的杨意坚为他们抽血。按照他们的计划,这项工作最多将会在两个小时内完成,然后他们会将装有小孩血液样品的试管寄到福州检测,得出最为可靠的血铅检测报告。

    “我们这样做有两个原因,一是不相信龙岩的医院的检测结果,二是可以节省来回的时间和路费。”文地村一名叫杨醇和的村民说。“但抽血还没正式开始,蛟洋乡一名村干部就带着县里的一名警察闯进屋子里来,村民们怕被追究责任,结果一哄而散。”

    杨意坚,这个在亲友眼中诚实胆小的年近40岁的中年男子,20日中午在卫生院长的带领下来到上杭县城,由县纪委书记亲自和其谈话。

    “卫生院医生违反规定,未经批准在外私自帮这么多孩子抽血,这是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如果发生感染怎么办。”上杭县委一名干部说。而上杭县纪委干部的解释则是说“找杨意坚谈话了解情况,并非捉人”,并在当天晚上11点左右让其回家。

    被谈话之后的杨意坚现在正被卫生院处以停职反省的处分。这在文地村民看来,政府的行为含有威吓成分。“杨意坚平时是一个非常胆小老实的人,这次帮小孩采血是在本村群众强烈的要求之下进行的,他又不是贪污,纪委没有权力捉他。”杨醇和说。

    事情还没有完结。因为杨意坚事件,920日下午,在龙岩某媒体工作的先生曾经直接在电话里和上杭县有关领导进行交涉,要求对方“拿出政治智慧来处理蛟洋事件”,结果次日回到单位后马上被领导叫去谈话,劝其“不要再插手这件事”,并且暂时停了他的节目。

    923,上杭县发布《上杭县委、县政府致蛟洋籍旅外乡亲致谢信》,里面先是对蛟洋籍旅外乡亲对此次事件“理解、大力支持和细致的工作表示衷心的感谢和崇高的敬意”,然后笔锋一转,提及“由于受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策划、操纵,过度散布铅危害的谣言……既是严重违法,又是祸害子孙、伤天害理、自欺欺人、非常愚昧的行为”。

    “蛟洋事件,我认为,这家污染企业,本来就不应该引进到蛟洋,而且居然距离居民区仅200,本来就不合法的事。”928先生气愤地谴责说。此时,领导已经知照过,他的节目暂时可以播出,但十月后就必须撤了。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福建 血铅 污染 的报道

  • ·海峡西岸经济区福建先行先试(2009-07-15)
  • ·峰尾事件已了 福建石化面临环境大考(2009-09-16)
  • ·湄洲湾石化梦(2009-09-16)
  • ·福建上杭儿童血铅超标事件调查(2009-09-30)
  • ·闽商的慈悲 小心上路(2009-11-05)
  • ·福建“紧急避孕药实名制”风波(2012-01-05)
  • ·低调朱之文履新教育部:从福建出发,一路向北(2016-01-19)
  • ·中央定调 福建力保38项生态改革落地(2016-07-05)
  • ·福建医改探路三医合一(2016-11-07)
  • ·陕西凤翔血铅事件:招商为何变招“伤”(2009-08-19)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