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盛VS大摩 低调者称王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09-09-23 22:20:51
  • 一年转瞬即逝,但改变惊人,华尔街投行重新洗牌。在全球性金融危机中硕果仅存的高盛、大摩和摩根大通这三家最具实力的国际投行公司,因为昔日的低调和激进作风,而重新排定座次。

    大摩巨亏 高盛巨盈

    2009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大摩继续亏损,亏损高达12.6亿美元,而大摩的主要劲敌高盛,上季度的盈利创下历史新高后,今年二季度实现净利润34.4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64.59%

    早在2007年,金融海啸还未爆发之时,大摩行政总裁麦晋桁的高风险投资策略开始受到猛烈抨击,而大摩在当年亦因为市况逆转而招致首度亏损,其后情况稍为改善。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大摩亦难以幸免。从该年第三季度开始大摩一直持续亏损,即使近期其他的竞争对手均宣布录得可观的盈利,但大摩却仍未止血。

    高盛之所以能够占据这个制高点,凭借的不仅是其深谋远虑的研究和精明的举措,还有相当程度的好运气。现在的问题是首席执行官劳尔德·贝兰克梵是否可以将此势头保持下去。

    高盛一边在悄无声息地押注豪赌,一边则大张旗鼓地造势以恢复投资者和监管者的信心—剥离了大量的问题资产,包括企业不良贷款以及商业不动产债券。而高盛未出售的大部分资产都体现在账面价值上,让投资者确信高盛没有隐瞒巨额亏损。

    经济疲软使竞争对手多处于弱势地位,高盛因而能够获取巨额的债券交易利润。当然,最终竞争对手将会卷土重来,提供更具竞争力的债券价格,并抢走高盛公司的一些市场份额。它们还会迅速效仿高盛公司大胆冒险的交易风格,直接威胁其利润的获取。可惜,目前这个对手不是大摩。

    同走转型 投行倒退

    仅仅在雷曼兄弟申请破产6天后,美国时间2008921,华尔街仅剩的两家投行走进历史。

    大摩和高盛分别发布公告称,已获美联储(FED)批准成为银行控股公司。转型的申请是在布什政府筹划为金融业输血7000亿美元的背景下,由两家公司主动提出的。

    突然间的风云变幻表明,两家公司对于各自的筹资与投资模式已经丧失了信心,不得不寄希望于吸收商业银行存款以及从美联储获得更多贴现窗口融资来实现缓冲,从而减少其对短期融资的依赖,避免重蹈雷曼兄弟、美林和贝尔斯登的覆辙。目前两家公司都设有吸收存款业务,并预期逐步扩大该业务。

    变身银行之后,大摩和高盛不仅可以吸收公众存款,还可以使用美联储银行贴现窗口进行融资,流动性危机大大减小。由于流动性危机降低,大摩与现在排名第四的美联银行的合并可能也大大减小。

    权利和义务永远都如影随形。转型为银行控股公司后,大摩和高盛将面临比原来严格得多的监管程序,比如更严苛的披露制度、更高的资本准备金以及更多风险投资的限制等等。

    流动性危机的降低令市场对两家公司前景较之前乐观。数据公司Markit提供的资料显示,信用违约掉期(CDS)市场上两家公司的CDS价格明显下降。

    事实上,大摩和高盛目前都有存款业务。根据两家公司公告,截至2008831,大摩共保管300余万个零售账户及360亿美元银行存款。作为转型一部分,大摩将目前位于犹他州的产业银行转变为全国性银行。而高盛旗下也已经有两家吸纳存款的机构,分别为高盛银行(美国)和高盛银行(欧洲)股份有限公司。这两家银行共持有超过200亿美元的客户存款。

    从某种程度上说,两家投行的转型令华尔街退回到大萧条时代以前的混业经营模式。至此,华尔街的独立券商将不复存在。之前这些券商靠买卖证券、提供上市购并等咨询服务,并不介入存贷款业务,因而较传统银行更少受到监管。变身银行控股公司之后,两家公司将不得不提高资本充足率,披露更多信息,同时利润率也会降低。

    对于两家公司来说,或许这是它们在危机下不得已的生存之道;但对于华尔街来说,二者的转型则可能意味着一个标志性的转折—一个将华尔街带回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发布以前的转折。正是这部诞生于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的法案确立了美国金融业银行、证券分业经营的模式,将投资银行业务和商业银行业务严格地划分开。

    情况远非华尔街消失这么简单。对于投行来说,这极有可能意味着一个不容乐观的将来。接受更为严厉的监管也意味着投行原有的一整套盈利模式都已经发生了改变,今后我们不可能再有那么惊人的高收益率了。不管对高盛或大摩来说,这多少都有些无奈。

    中国策略 殊途未同归

    低调潜行的高盛,在美国金融危机中却风头最健—这不仅因为高盛是五大投行中资产质量最好、实力最强的一家,还因为高盛在金融危机中获得了空前的权力和好处。

    众所周知,此次金融危机的“救火队长”汉克·保尔森就来自高盛。在拯救美国陷于危机的过程中,保尔森任命了多名他在高盛任CEO时的同事。不管保尔森个人的职业操守有多强,一个事实毋庸置疑—高盛班底已经事实上接管了美国政府。

    高盛政商两界“通吃”颇有渊源。在内部管理中,高盛也把横跨政商两界作为一种企业文化来宣扬。美国政府目前对高盛的倚重,这种长期的传统功不可没。

    在进军中国的道路上,高盛和大摩风格迥异。寻求更多的人脉关系进而打通商脉是高盛撬开中国市场的特殊方式。比如,高盛通过收购中国政府银行不良资产、合作证券公司等业务,顺利地获得了进入中国市场所需的各项政策支持和资源。在中国房地产的投资,它通过投资或者资产管理机构,以资产或者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来操控房地产的开发。在战略布局上,高盛以上海为根据地,重点进攻北京、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逐渐圈占二线城市。

    大摩的中国投资则转向长线收租,让其焦头烂额的是,此前不断陷入地产贿赂门和内幕交易被查事件。同时,大摩不得不在中国减缩资产管理。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高盛 大摩 的报道

  • ·高盛安全迫降(2009-07-21)
  • ·揭秘高盛:长远上的贪婪(2009-07-22)
  • ·高盛中国15年公关术(2009-07-22)
  • ·高盛VS大摩 低调者称王(2009-09-23)
  • ·从5亿到752亿:高盛-海普瑞-APP暗筑“铁三角”(2010-06-16)
  • ·中信证券“高盛梦”(2012-08-02)
  • ·全球央行的高盛魅影(2012-12-13)
  • ·风格彪悍 退任时仍想着打造中国版高盛(2015-11-24)
  • ·潘石屹300亿抄底大摩(2009-07-15)
  • ·大摩高管“贿赂门”追踪(2009-07-16)
  • 对于河科大恳请给予“多些时间的说法”,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提出,“这个实验的周期就两到三个星期,(韩春雨)想要证明,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全面从严治党、领导核心、党内政治生活、党内监督、纪律严明、党内民主、反对腐败、高级干部、权力监督、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选人用人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两个重要文件——《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

    9837:1—随着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正式结束,“民盟中央办公厅接待处主任科员及以下”一职以万里挑一的比例,成为最热门职位。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10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