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轮胎PK鸡肉 中美贸易交锋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09-17 00:42:53
  • 多次的沟通和中国在美124亿美元的采购大单,都没有挡住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09911,批准对中国轮胎实施特保的错误选择。而可能让奥巴马没有想到的是中国对美立刻采取的反制措施,3天后,中国商务部就宣布要对从美进口的汽车和鸡肉展开反倾销调查。

    贸易保护的大棒一旦举起,看不到硝烟的战争就开始了,虽然奥巴马并不认为在打贸易战,但是依靠许多工会组织支持起家的他,未来将不得不在经济利益与部分民众支持中做出新的考量。

    结果夹杂政治因素

    山东烟台的玲珑轮胎集团总经理助理、海外营销部部长王国梅,曾赴美参加了轮胎特保案的听证会,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美国华盛顿举行的听证会上,轮胎特保案提出者、代表美国轮胎企业工会的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的理由却并不那么充分,并被中方代表一一驳斥。王国梅说,当时感觉中方在理由上站得住脚,事态在朝着有利于中方的方向发展。

    然而当王国梅看到最后的结果,却感觉当时想的可能还是有点天真了,因为这个问题已经不是一个纯经济问题,而是夹杂着政治的复杂因素。事实上,中国前五大轮胎企业之一的双星集团的董事长汪海一开始就看得很清楚,他对时代周报记者说,美国为什么不限制韩国和日本的高端轮胎,而限制中国的轮胎,还是有政治考量的因素在。

    在中国商务部两次派员赴美交涉,中国橡胶工业协会率轮胎企业赴美说明情况,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曾来中国谈判,商务部副部长与美国贸易副代表通话等一系列沟通谈判之后,奥巴马还是批准了特保的措施,只不过降低了关税的提高力度,由之前的第一年提高55%降为第一年提高35%,而此前输美轮胎的关税只有近4%

    王国梅说,现在回忆起来,中国橡胶工业协会在拜访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时,美方人员说的一些话就似乎已经暗示了后来的结果。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对接于中国的商务部,他们派出了一名代表助理来接待中方轮胎企业人员。至于贸易代表本人没有出来接待,理由是代表不亲自见中方轮胎企业和美方钢铁工人联合会的任何一方,以使最终结果可以更加公正。双方的洽谈进行了一个小时,该说的话基本上都说到了,美方态度诚恳,也认为自己理解中方的想法,但是他们表示,55%的关税提高他们是不会采纳的,但是不提高一些关税,他们也很难向上交待。

    王国梅说,当时没有多想,但还是感觉到这次特保可能会有两个结果,一是一点关税也不提高,奥巴马否定该提议;二是提高一部分,但是并不会提高到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所提出的水平。但因为申辩的理由充足,当时中国轮胎企业有的人士认为,奥巴马权衡利弊后,否决特保的可能性应该更大。

    提前6天批准特保

    但最后的结果出乎中国轮胎企业的意料,奥巴马还是选择了部分加征关税,而且额度还比较高。事实上,中国商务部的官员对此有更加清晰的认识。因为在与美方的谈判过程中,美方虽然谈到了轮胎问题,但是提出的却是轮胎之外的条件。

    中国商务部对外说,美方要价过高,甚至要求中国调整财税政策,这是中方所不能答应的。据知情人士介绍,美方所谓的过高条件主要有两条,一是要求中国取消出口退税的政策;二是要求中国放开对稀土等稀有资源的出口条件。中国则拒绝了美国的这两个不合理要求。

    对于这两个条件,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世贸研究院院长助理屠新泉认为,这是美国的一种谈判策略,他们并不真的关心轮胎问题,而是想利用轮胎特保达到其他的一些政策目的。而美国提出的条件也是其希望已久的。

    此外,奥巴马在做决策时,还受到了本国民众组织的较大影响,美国的一些相关工会组织甚至表示,如果奥巴马不批准特保,下次大选时将不投其票。在面临国内推进医改受到部分民众反对,支持率降低,和中国没有答应美方提出的两大条件的背景下,奥巴马还是选择了对中国轮胎说“不”。奥巴马没有等到917的最后签署期限,提前6天就批准了特保。

    建议降低天然胶进口关税

    为了应对美国轮胎特保,中国橡胶工业协会也对中国政府提出了应对建议,中国橡胶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徐文英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们建议,第一应该将现有9%的出口退税提高到15%17%;第二是降低中国从国外进口天然胶的关税,由20%降低到5%7%;三是希望提高中国的汽车对国产轮胎的配套率。

    徐文英对汽车企业呼吁说,现在许多国内汽车轮胎的配套轮胎是国外生产的。中国轮胎的质量没有问题,在欧美市场用得也很好,国内汽车生产厂家应该改变观念,用中国企业生产的轮胎。但是目前,中国轮胎企业是很难打入中国汽车企业的。

    此外,徐文英还建议,所有中国涉案轮胎企业在未来出口美国的时候,不应降价而应该涨价以避免关税损失。采取让美国消费者买单的方式,迫使当地消费者联合起来让政府取消关税。

    徐文英说,中国企业一定不要降价,要涨价,如果大家齐心涨价,美国的轮胎需求那么多去哪儿买,一条轮胎涨十几美元,美国消费者会多负担7亿美元,而如果中国企业降价,好处都会让美国得去。但是徐文英也表示,这也只是橡胶协会的呼吁,中国的轮胎企业是否能够遵守还要看事态发展。徐文英还建议,为了让中国轮胎企业发展中高档轮胎,政府应该加大科研方面的资金扶持力度。

    双星集团董事长汪海认为,美国特保会使双星每年减少5000万左右的收入,双星将积极开拓欧洲、非洲、中东市场以应对。汪海对时代周报记者说,美国的特保最终会是失败的,因为美国当地的商人,会通过公海或者南美洲国家的一些渠道,向美国走私价格低廉的轮胎,而这些问题都将会使美国的轮胎特保政策导致失败。

    三招支持轮胎业

    事实上,巴西和阿根廷也对中国轮胎早就进行了关注。巴西此前决定,自200999日起,对从中国进口的小汽车用轮胎征收每公斤0.75美元的附加税,实施期限为5年。阿根廷也有官员表示,将参照巴西的做法,对原产于中国的汽车轮胎进行反倾销调查。届时不排除仿效巴西,对中国生产的小汽车用轮胎征收反倾销税。一旦这一做法蔓延,中国轮胎出口南美洲的大门或将关闭。目前阿根廷尚未确定展开调查的产品范围。按照惯例,阿根廷调查的结果通常会和巴西相似,故未来对中国产的汽车轮胎征税的可能性极高。

    中国第二大轮胎生产企业山东烟台的玲珑轮胎集团去年的销售收入为102亿元人民币,50%为出口收入,其中出口美国的销售收入为两亿多美元,受到影响的轮胎为一亿多美元。其对巴西的出口金额近1000万美元,王国梅告诉记者,虽然阿根廷还没有对中国轮胎实施特保,但是一些认证手续、进入许可证等已经比以前更加繁杂,这些都是出口的不利因素。

    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张燕生认为,特保条款中有一个关于贸易转移的规定,只要一个国家采取了特保,中国的产品转移到别的国家,相应地也会引起别的国家采取特保。如果几个大国都采取特保,那么就意味着全世界贸易是开放的,但是对中国例外。张燕生说,美国轮胎特保案在当前金融危机背景下开了极坏的先例。因为美国的限制关税一旦实施,很有可能引起其他行业和国家的跟风行动,中国的轮胎制造业就会如同之前的纺织业一样受到沉重打击。

    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姚坚915表示,商务部将会同工信部、有关行业协会等,研究制定轮胎及上下游产业支持措施。姚坚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在三方面支持轮胎企业发展:第一,继续坚决交涉;第二,会同工信部、行业协会在内的有关部门,研究出台制定包括轮胎上下游产业支持的措施;第三,支持轮胎行业进一步完善产业结构,促进技术水平提高,提高产品竞争力。姚坚说,美国实施轮胎特保案事实依据不足,并可能会有贸易转移的效应。中国将通过贸易和多种其他渠道进行沟通和交涉,妥善处理好双边关系中的经贸关系。中方将在匹兹堡召开的G20峰会上继续坚决反对贸易保护主义。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轮胎 鸡肉 贸易战 的报道

  • ·中美交锋轮胎特保(2009-08-26)
  • ·徐文英:“美轮胎企业反对特保”(2009-08-26)
  • ·轮胎PK鸡肉 中美贸易交锋(2009-09-17)
  • ·特保风暴中的轮胎企业(2009-09-30)
  • ·碳关税不应引爆中美贸易战(2009-07-22)
  • ·独家专访美国副贸易代表马兰提斯:贸易纠纷非常正常(2009-07-22)
  • ·漫长的贸易战(2009-10-15)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