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卖房子不再只是卖地段

    地产 > | Time Weekly - 2009-09-16 22:50:35
  • 一次普普通通的营销事件,竟然引来粤派与海派的一场论战。

    论战的起因是粤派地产的典型代表星河湾地产控股有限公司在上海首战大捷。88,位于浦东花木板块的“梦幻豪宅”星河湾开盘就卖出264套,销售额达40亿元。让人称奇的是,原先4.68万元/平方米的价格因抢购者众多,被哄抬至5万元/平方米。

    星河湾的热销引起了众多海派地产人士的不服。花木板块周边的次新房均价皆不到2万元/平方米,星河湾凭什么要卖到这么高的价格?海派地产对粤派地产代表星河湾的不同看法,实际上是两种地产文化的冲突。

    海派不服气的主要原因是:在传统的思想当中,黄金地段的房子价格一般会高过地段偏远的房子。世界华人首富李嘉诚就有一句投资名言:决定房地产价值的因素,第一是地段,第二是地段,第三还是地段。

    浦东星河湾处于上海浦东花木街道的边缘地区,并不在上海内环线内,按地段来看,它要远远逊色于上海内环线内的商品住宅。然而,浦东星河湾的市场价格却高于绝大多数区位在上海内环线的商品住宅。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号称“中国第一豪宅”的汤臣一品虽然位居上海黄金地段,但是在过去4年里,只卖出4套房,在硬撑4年后不得不降价销售。

    海派地产自然想不通,“李氏投资准则”为何在星河湾身上失灵。实际上,在房地产市场从第二阶段向第三阶段发展时,一方面是因为多元地产文化的交融,一方面是因为人们对于房屋的要求不再只满足于它简单的居住功能,而对于房屋品质、居住舒适度有了更多的要求。

    星河湾是以“细腻精致”闻名的粤派地产商之一,星河湾地产控股有限公司老板黄文仔将“慢工出细活”这一素养发挥到了极致,因而打动了越来越多的“豪宅收藏家”。市场用它的选择,不经意间成就了品质地产,也颠覆了“卖房子就是卖地段”的理念。

    星河湾在上海的成功秘诀,正是它一贯的“用心、舍得、创新”精神的胜利。当年,它在北京一炮走红,也是凭借着这种精神。

        卖房子不再只是卖地段,说明随着城市建设的大规模升级,房地产开发的模式也必随之转变,以往那种不重视开发品质,只重视营销手段的地产开发理念必将被淘汰。地产开发的品质问题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城市建设阶段性的演进,要求地产开发逐步进入“品质地产”时代。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地段 房产 楼市 的报道

  • ·卖房子不再只是卖地段(2009-09-16)
  • ·广信房产12年难清算 花地湾1500亩土地搁置(2011-06-16)
  • ·现代房产勇夺72亿地王 义乌满城卖楼花(2011-09-29)
  • ·聂梅生:经济形势和政策都不支持房价大涨(2012-09-26)
  • ·一周房产要闻(2013-12-05)
  • ·王珏林:房产调控的精髓是税收和法治(2013-12-12)
  • ·一周房产要闻(2014-01-09)
  • ·菲茨杰拉德:海外房产投资不能套用国内思维(2014-11-21)
  • ·房产电商进入战国时代(2014-12-27)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俊表示,中央的这次户籍制度改革既有进步之处,又有保守的方面。因为,对于诸如上海等特大型城市,即户籍改革最核心、最难啃的骨头,没有下手。

    美国传媒业的兴起与发展,政府亦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尽管美国媒体自诩享有充分自由,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政府亦奉行新自由主义,宣称不干预媒体市场,但对传媒的影响与推动无所不在

    张奇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虽然我国的石油战略储备还未达到“及格线”,但也并不像目前看到的这么差。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1月16日在北京钓鱼台宾馆芳华苑内,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举办了开业仪式。在亚投行理事会和董事会成立大会上,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当选为首届理事会主席,金立群当选为亚投行首任行长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从现在到2020年,全球将有510万工作岗位被机器人“抢走”?一款由韩国研发制造的机器人HUBO在今年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也即冬季达沃斯论坛上表演行走,抢尽风头。

    “而钢铁等传统行业产能严重过剩,互联网+影响的程度较低,钢铁产业链又占到中国GDP的10%左右,用互联网去改造的空间足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