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彭长健落马 重庆打黑进入深水区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09-10 01:15:50
  • 重庆原公安局副局长彭长健

    一切来得太突然。

    “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彭长健涉黑落马”—94日中午,重庆市公安局民警陆松(化名)在网上看到这条消息时震惊不已。

    几个小时前,彭长健还在局里举行的一个会议上,向全局干警部署了相关工作。这个会议未完,彭长健就赶往市委办公厅开会。会议正在进行当中,他即被重庆市纪委的人当场带离会场予以“双规”。

    此时,彭长健在市局会议上的讲话刚经重庆市公安局相关处室整理打印出来,正准备以文件形式下发。

    这是重庆打黑风暴中,继该市公安局前常务副局长文强落马后,又一名市局高层因涉黑而倒掉。据重庆警方内部知情人士统计,截至目前,重庆市公安系统因涉黑被掀翻落马的处级以上官员已突破30人,警员高达200多人。

     

    然而,这场风暴并没有结束的迹象,已然走向纵深,进入“深水区”。一方面,警界人人自危;一方面,百姓众声叫好,但心中仍有巨大的悬念待解—“重庆打黑能走多远?” 

    “都市猎手”被猎

    彭长健是继文强后,重庆警界落马的第二个厅级官员。在许多人看来,彭长健的落马并无前兆,在这次打黑风暴中,他是重庆市打黑除恶指挥部成员之一。

    然而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早在88,搜房重庆BBS上,就有网友在“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调查”的帖子后,跟帖直称:“还有公安局的彭长健也是个黑社会”,“黑社会的彭长健,×××,你们的日子也不远了!”

    知情者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彭长健今年46岁,出身工人,最早是重庆市餐饮服务公司一名负责白案的厨师。上世纪80年代公招进入重庆市中区(现渝中区)公安分局担任普通民警,由于工作出色,此后升任秘书科科长、解放碑派出所所长;19975月被任命为渝中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分管刑警支队、经文保科等部门的工作。

    “他善于学习、肯钻研,工作业务能力强,多次立功。”以上知情人士称,彭长健形象好,一度成为渝中区公安系统女警崇拜的偶像。200011月,彭长健坐上了渝中区公安分局局长位子,并担任渝中区常委兼政法委书记。

    2004年出版的一本《神州》杂志,其中一篇专门写彭长健的文章称其为“都市‘猎手’”—“都市里伟大的保护神”。该文称彭长健上任渝中区分局局长后,积极改变装备落后状态,装备了一大批高科技警械;他长期关心民警的健康,2004年在全市区级公安机关里率先为全体民警购买安康险。

    在以上知情者印象中,彭长健为人强硬、霸气,曾留大背头、八字须。彭的这种性格,得到了重庆市璧山县公安局有关人士的证实。璧山县公安局是彭调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后的工作联系点,但他每次到该局检查工作都会训斥人,且毫不留情面,这让很多干警对他心生畏惧。

    “彭长健和文强性格相投,关系密切。”重庆警界人士称。一种说法是,在抓捕悍匪君的过程中,彭长健因为踏实能干得到了市公安局副局长文强的赏识。

    20051215,经重庆市政府第64次常务会议决定:任命彭长健为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2006年他兼任政治部主任和党委委员,分管干部人事工作,位居重庆市公安局第四把手。

    据接近重庆警方的人士透露,20086月,王立军空降重庆,接替文强担任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后,一度遭到彭长健的抵制,“害得王的工作难以贯彻下去”,王立军对他很不满意。

    200811月,彭长健被免去重庆市公安局直属机关党委委员、书记职务;今年1月,被免去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职务,但仍是市公安局副局长、局党委委员。

    对于彭长健的落马,知情人士表示可能与黑老大陈明亮、马当、岳宁等关系密切并充当保护伞有关。彭长健与陈明亮、马当等人的密切关系,早在其任职渝中区公安分局时就结交了,且一时风头很盛,据称时任市公安局领导曾想整肃,但遭文强的极力抵制。此外,彭长健这次出事,可能还涉及徇私舞弊、受贿等行为,“受贿金额达300多万元。”

    警界大地震

    与彭长健同日被“双规”的,还有重庆市北碚区的副区长赵文锐、重庆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副检察长毛建平,三人均为副厅级干部。毛建平被指在一些案件中袒护黑恶势力而被掀翻,赵文锐亦据称包庇纵容黑社会老大王兴强。

    实际上,赵文锐落马前,北碚区公安分局原局长谢德玖、原副局长王小恒、朝阳派出所原所长林海等人因与黑老大王兴强勾结已被刑拘,副局长赵新生亦被控制接受调查。

    王兴强是北碚黑社会第一号人物,该人最早是北碚杀猪场一名收廉价猪下水的小商贩,后来发展成用黑恶势力控制垄断该区猪肉市场,成为“猪霸”,使得北碚区市民近十年来吃的猪肉比主城各区每斤要贵八毛到一元多。

    谢德玖2006年被任命为重庆市公安局北碚区分局局长,王小恒是其分管刑侦的副手。据内部人士透露,两人倒掉是因为充当王兴强的保护伞,并与其勾结,一起从事黄赌毒生意,还强行入股修路、基础建设等赢利行业。

    一批由谢德玖、王小恒、王兴强等人合股的娱乐城和赌场,近年来在北碚相继开张。整个北碚的猪肉、娱乐场酒水、渣场也被他们控制,知情者称仅娱乐场酒水每天进账就高达18万元。

    知情者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王小恒妻子只是北碚区公安分局一名普通民警,每天竟然驾驶“路虎”上班。

    2008年底,谢德玖和王小恒分别调任重庆市公安局公交治安管理分局局长、渝北公安分局副局长。这次打黑风暴中王兴强的被抓,谢、王两人被牵出。接近专案组的人士透露说,警方在搜查王小恒家时,一捅开天花板,竟哗啦啦掉出了数百万现金,因无法解释来源,王小恒之妻跳楼自杀。

    此前的626日下午,北碚另一位绰号“山猪”的黑老大在闹市被人当街杀死,王小恒闻讯后穿着警服亲自前往吊唁;几天后死者的出殡车队有50多辆顶级轿车,浩浩荡荡从城市中心穿过。而此时,重庆全面打黑行动启动已半月。

    重庆打黑风暴,已引发了重庆警方官场的地震。

    在众多重庆市区县公安部门官员看来,最具震慑力的莫过于818。这一天,重庆市公安局召开的打黑除恶警示教育会。

    在这个会上,垫江县政府副县长兼县公安局局长徐强、重庆市公安局经侦总队队长陈光明等3位处级官员被扯掉警徽,当场带走。一名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称,警方的行动迅速而突然,在场的多位区县公安部门负责人眼看着同僚在开会过程中被带走,“不禁噤若寒蝉”。

    徐强813还亲自下乡摸底,布置工作,带队在当地周家镇打掉了一个黑恶势力团伙。这次突然被“双规”,据称是因为徐强被查出,在九龙坡区公安分局任副局长期间,庇护当地黑恶团体,并对这些黑恶势力实行按效益“收税”,明码实价、一视同仁。

    而身为重庆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总队长的陈光明,在全国警界赫赫有名,曾是全国省(市)级公安禁毒战线上唯一的女总队长,十七大代表,全国十大女杰出青年,全国劳模。“下辈子还要当警察!”这是陈光明曾说过的一句誓言。

    陈光明为何被双规,目前尚无权威说法。但重庆警界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说,陈光明的落马可能是受文强案牵连,“她和文强的关系非同一般”。一宣称和文强相识20多年的人士甚至向时代周报记者称,她和文强是情人关系。

    越来越多的警察在这场打黑风暴中“陷落”。98,时代周报记者从重庆警方内部得到准确信息:就在当天下午,市刑警总队一副支队长被突然带走,此前该总队一副总队、一支队长已被控制。

    据警方内部人士的最新统计,今年打黑风暴掀起以来,重庆公安系统处级以上官员落马的已突破30人,被处理的警员攀升至近200人。

    与此同时,重庆法院、检察院系统也发生“强烈地震”,继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弢、原执行局局长乌小青等人被控制后,已有大批官员被掀翻落马。重庆市检察院最近宣称,深挖严打黑恶势力“保护伞”将作为今后全市检察机关打击黑恶势力犯罪工作的重中之重。

    最大的悬念

    重庆的打黑风暴,已经吸引了境内外媒体的一致关注。但重庆官方却对打黑的新闻发布非常谨慎。8月中旬,重庆市公安局只通过当地媒体发布了一次信息。众多官员因涉黑落马的消息,几乎都最先来自网络,各路媒体记者经多方艰难核实方证实,几乎不见重庆官方回应。对此,重庆官方的解释是,目前打黑进入“深水区”,“现在是非常敏感和关键的时期,只能低调”。

    警方内部消息说,早在打黑风暴掀起时,重庆市公安局“打黑”专案组的核心办案人员均被要求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仅本人不能对外发布一切关于打黑斗争调查的信息,连家人也被要求“封口”。

    “领导不说话,我们也不敢公开消息。”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一位警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领导每天在大会小会上强调的都是纪律,“即使是同事被“双规”、刑拘,领导不主动传达情况,任何人不得打听。”

    “不过问,不打听,不传言”—这是重庆警方的内部戒律。

    以上警察坦言,由于信息的封闭,整个单位的气氛更加神秘、紧张,很多人晚上睡不好觉,总担心什么时候“厄运”就会降落自己头上。“打黑启动以来,我们的工作强度非常大,开会开到晚上11点多是常事。”这位警察说。

    据重庆警方传出的最新消息,一位47岁的打黑专案组民警,曾连续工作21天,每天吃住在专案组。就在半个月前,这名警察因操劳过度,在提审涉黑犯罪嫌疑人时,突发脑溢血晕倒在了工作岗位上,经医院全力抢救方脱离生命危险。

    各种迹象表明,重庆打黑行动已进入全面攻坚阶段。据当地媒体报道称,98,重庆市政法委书记刘光磊一行代表市委书记薄熙来慰问了一线打黑干警,表示“要将打黑除恶进行到底,绝不给黑恶势力翻身机会”,“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重庆打黑,下一步将采取怎样的战略和战术?”重庆警方至今尚无明确说法。重庆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98表示,重庆的打黑专案组由最初的14个发展到了目前的200个,参战警员由3000人增加到了7000人。

    一些观察人士分析认为:“这么多的警力投入,意味着目前重庆警方对早就浮出水面的大的黑恶势力团伙的打击,可能基本告一段落,下一步打黑主战场将由主城推向远郊区县,打黑行动由点向面上铺开。”

    “客观地说,重庆掀起的打黑风暴,犹如撕开了一道社会伤口,让我们得以看到黑社会问题的严峻性,与官僚阶层、经济部门交叉感染的复杂性,其盘根错节已触及到地方行政资源、经济资源的重组。”重庆警界内部人士坦承,处于风口浪尖、外界瞩目的重庆打黑,到目前已经很难停下来了。

    重庆打黑能走多远?这或许正在考验着重庆这座西部大城的决策者的政治智慧和眼光。而对广大关注者来说,重庆这场声势浩大的打黑风暴,目前留给大家最大的悬念就是:黑社会“保护伞”将打到哪个层级?是否设置有级别限制?

    “文强身后还有保护伞吗?”近段时间以来,许多民众在网络纷纷发帖,期待重庆下一步的打黑风暴最终能揭开这个答案。



    相关链接:
    重庆打黑风暴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水区 重庆 彭长健 的报道

  • ·广东“综改”驶进深水区(2009-09-03)
  • ·彭长健落马 重庆打黑进入深水区(2009-09-10)
  • ·重庆“笔电”风云(2010-12-02)
  • ·重庆武隆,不是意外的山崩(2009-07-13)
  • ·直击重庆民间医改试验(2009-07-16)
  • ·西部引擎 重庆12年嬗变(2009-07-17)
  • ·重庆打黑风暴(2009-08-20)
  • ·重庆第一民办高校争夺战(2009-09-03)
  • ·重庆扫黑 直戳“保护伞”(2009-09-17)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