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亡诗人庾子山

    生活 > | Time Weekly - 2009-08-04 17:11:40
  •  

    我们现在的流行音乐可能连古时候的靡靡之音也不如,齐梁间的宫体诗在文学史上虽说是颓废之词,但比起现在的流行音乐的歌词也要高雅干净得多。古人对声音是相当敏感的,在其中可以听出是治世之音、乱世之音,还是亡国之音。我们现在的音声算是哪一种呢?

    庾信,字子山,梁代诗人庾肩吾之子。梁武帝未,侯景叛乱,庾信时为建康令,率兵防守朱雀航。建康失陷后,他被迫逃亡江陵,投奔梁元帝萧绎。他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在这次战乱中死去,其父也在与他会面后不久去世。元帝承圣三年他奉命出使西魏,抵达长安不久,西魏攻克江陵,杀萧绎,他因此被留在长安,历仕西魏、北周,官至骠骑大将军开府使同三司,故又称“庾开府”。

    靡靡之音的宫体诗的制造者庾子山,经历了真正的亡国之痛,才成为深沉雅乐的崇尚者。《论语》载,孔子对郑声痛心疾首,所谓“恶郑声之乱雅乐也”。董仲舒也认为夏桀、殷纣之所以亡国,郑卫之音的风靡是其重要原因。庾子山是因为亡国才趋向于对雅乐的追求。没有亡国之痛,就不会有《拟咏怀诗》,不会有《枯树赋》、《小园赋》和《哀江南赋》,没有这些也就不会有全新的庾子山。庾子山破家亡国的时间在他四十二岁的时候,那时梁武帝的天下太平无事已经有五十余年了,其对佛教的虔信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度群迷于欲海,引含识于涅槃”。那个时代依现在看来几乎是一个神话,梁武帝见过菩提达摩,高僧宝志公是他的老师(据传宝志公是观世音菩萨化身),道教大师陶弘景是他的山中宰相,文学大师如沈约是他的密友,我们历史上最了不起的文学理论《文心雕龙》也是在他的时代完成的。梁武帝希望建立一个文明的国家,但事与愿违。北方的野蛮人发现一个走在文明路上的国家正是它最软弱的时候,他们认为机会到了。虽然如此,那时的野蛮人也比今天文明许多,庾信作为诗人在北方受到最为隆重的礼遇,而庾子山也正是在这种南北兼顾的情况下成为六朝以来文学上的集大成者,融南朝之细腻与北朝之雄浑,以至开初唐之先河。

    初到北方的时候,他写出了《拟咏怀诗》,把自己摆到了破家亡国的身份上,强烈、直白、无能为力,他说,只有他的先行者阮籍知道他的痛苦,“惟彼穷途恸,知余行路难。”不过,这时他还没有找到自己的形象,“穷途”是阮籍的形象,不是他的。他是在写出《枯树赋》时才准确地找到他的形象,他终于找到了他的时代符号,他所有的悲痛都在这样的一棵枯树里,他就是一棵活着的枯树。这棵树曾经婆娑多姿,现在却没有一点生机了。再以后,他还写过《小园赋》这样的讴歌自然的作品,是自然最终使他达到亡国之后身心的平衡,也是自然使他具有一颗平静的史家的深沉之心,写出《哀江南赋》这样的千古绝唱。没有自然,庾子山不可能平静。林纾认为《哀江南赋》应视为士大夫之血泪,陈寅恪判定它是庾66岁的作品,写的是梁朝五十年盛衰兴亡。

    江南自古以来就是悼亡之地。宋玉说“魂兮归来哀江南”,李煜说“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而庾子山是六朝最后一个也是最伟大的一个哀悼者。杜甫说他清新老成,老成是乱世给他的,清新则是乱世里永恒常在的江南景色给他的。他是六朝漫长的乱世在文学上的一个终结者,他终于以史家睿智的眼光使得六朝长久的混乱安顿在他的诗赋之中,不是以靡靡之言,而是以周王朝即已开始的大雅之音。

    庾去世于581年,这一年,下一轮的王朝统治者杨坚很快就要结束南北分裂近三百年的历史,统一中国。

    (作者系知名诗人)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子山 诗人 的报道

  • ·流亡诗人庾子山(2009-08-04)
  • ·画画的诗人芒克(2010-11-25)
  • ·流泪的诗人和戏外的人生(2009-07-16)
  • ·孟郊:苦涩的山水诗人(2009-07-24)
  • ·北岛:用“昨天”与“今天”对话(2009-08-26)
  • ·专访加里•斯耐德:“诗人主要的工作是批判”(2009-12-03)
  • ·侯麦:告别新浪潮电影诗人(2010-01-20)
  • ·张枣走了,离开前悄悄买了单(2010-03-18)
  • ·张枣:我将被几个佼佼者阅读(2010-03-25)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