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陇南事件再调查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08-04 15:28:48
  • 发生在甘肃省陇南市由上访群众引发的11.17暴力冲击市委事件,日前有了新的进展。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目前该次事件已经初步平息,当地群众生活秩序恢复正常。当地政府正在调查反思事件的起因,抢抓灾后重建机遇,推动陇南发展。11月21日,甘肃省省长徐守盛在陇南市领导干部大会上指出,近年来,陇南市在行政中心武都实施了一系列城市建设项目,基础设施建设得到飞速提高。这势必会改善武都的交通条件,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目前陇南已经进入了灾后重建的关键阶段,要全力以赴,维护社会稳定,维护陇南大局稳定。而对于陇南市280万居民来说,行政中心是否搬迁的问题依旧悬而未决。日前,时代周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追踪调查。

    谁是“少数别有用心的人”?

    相关人士称,11.17事件后,当地政府一直在追查谁是“少数别有用心的人”,这些人将搬迁成县消息在短期内“泄露”了出去,误导了东江新开发区的搬迁群众。

     

    122,参与考察编写《陇南市行政中心灾后重建评估报告》的一位委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次事件和我们这份评估报告、专家之间没有任何关系,现在已经基本查清了,暴露了个别地方官员之间的紧张关系……”

    123,记者以该评估委员的说法辗转向陇南市相关领导求证,该领导表示:“初步调查(这次事件)确实跟这个有关,对于个别人的行为,相关部门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今年323日,当第一波反对搬迁的群众上访之时,陇南市内就有传言:有个别领导干部在幕后“捣鬼”—将还没有成型的“搬迁”消息有意透露出去。

    早在2006年,陇南市行政机构所在地武都区扩建市区,将城郊东江镇和钟楼滩的农民土地规划到城市建设中,并向群众承诺要将市政府搬迁到东江镇赵家坪。后来,就传来搬迁至成县的消息。

    从今年4月份开始,陇南的街头经常会贴出反对搬迁的宣传单,并且街头的商户也会从门缝中接到相关传单。一位干部称:贴多少,我们就撕多少。

    200811月,《陇南市行政中心灾后重建评估报告》即将被国务院批准的当口,消息再次不胫而走。

    1117日上午,陇南市武都区东江镇30多名拆迁户集体到市委上访,要求对陇南市行政中心搬迁成县后可能导致他们的住房、土地以及今后生活方面的问题作出答复,最终引发了冲突。

    甘肃省省长徐守盛在1121的讲话中指出,陇南行政中心搬迁的问题国务院尚未批准,群众有意见和想法可以通过正常的渠道来反映,不允许采取过激行为,尤其不能受少数别有用心的人的挑唆。

    据相关人士称,事后,当地政府一直在追查谁是“少数别有用心的人”,这些人将搬迁成县消息在短期内“泄露”了出去,误导了东江新开发区的搬迁群众。

    目前,该次事件已经初步平息,当地群众生活秩序已经恢复正常,但大家关心的陇南市行政中心是否要搬迁到成县的方案还没有结论。

    1128,陇南市市长郭玉虎在市政府武都城区建设现场办公会上发表了讲话,称陇南市将马上着手实施一批新上马项目,其中有总投资1.4亿元、占地40亩的市第一人民医院,选址定在东江新区;计划投资6000万元、占地24亩的武都区第一人民医院,选址在钟楼滩新区。郭玉虎并没有提到2006年原定在东江镇(东江新区)的市政府办公机构建设工程,市行政中心搬迁与否、搬迁到何处,目前还是一个谜。

    搬了更好,不搬也行

    大学教师李晓说,刚开始听说市政府要搬迁到成县的时候,他们一家都很高兴,自从11.17之后,他们家就抱起了“搬迁更好,不搬也行”的态度。

     

    “市政中心是否搬迁”依旧悬而未决,民间议论纷纷。

     

    “至于群众意愿,显然不能只是武都城区人的意愿,而应是整个陇南全市人的意愿。我觉得,不妨在全市280万人中进行一次民意调查,谁都向往更美好的生息地。”一位陇南市的干部说。

    “应该搬迁到成县。因为武都就在地震带上,不宜扩建。早在129年前,武都与文县之间就发生过8.0级的地震,如果这次5.12大地震发生在武都,白龙江上游和下游形成的堰塞湖会直接威胁到市区的安全,难道大家没有感觉到这个巨大的威胁吗?”一位支持搬迁的陇南市民这样认为。“加上河床分别高出地面312多的白龙江和北峪河,以及东、西、北三面常年受泥石流的威胁,如此现状,我们不得不正确面对。”

    “武都的地质状况实在太差。陇南市行政中心应该早日迁建,人民的生命和利益高于一切。”一位干部说。

    “如果真搬了的话当然好了,办事更方便一些。”胡某是两当县人,而两当是距离武都最远的县城之一。

     “我认为这是一个好事情啊。”礼县人郑某就很痛快地表明了自己的意见,在她看来,市政府搬迁到成县之后,对整个陇南的稳定、发展更有利。

    “我们这边人对这个市政府搬不搬基本都不持特别激烈的想法。”李晓(化名)是一名大学教师,工作后一直和家人生活在成县,她说,刚开始听说市政府要搬迁到成县的时候,他们一家都很高兴。但是自从11.17事件之后,他们家就抱起了“搬迁更好,不搬也行”的态度。

    “迁移市行政机构,我们武都人是决不同意的!因为这直接关系到我们的利益。”在武都区一所中学教书的老师说。他的同事老师也表示:“作为一个武都人,从内心来讲当然对政府搬迁到成县是有看法的。”

    搬还是不搬,目前还没有权威机构最终表态。

    122,时代周报记者拨通了兰州大学资源环境学院院长王乃昂教授的电话。作为《陇南市行政中心灾后重建评估报告》的主任委员以及最后的执笔者。王乃昂说:“从专业角度来说,1985年国务院已经批准了陇南市行政机构搬迁到成县,就说明了问题。”

    “现在这个问题很敏感了。”王乃昂认为,他对此不愿意多说。

    时代周报记者从1130开始联系近20名参加考察编写《陇南市行政中心灾后重建评估报告》的甘肃省相关各部门领导以及专家,他们大都拒绝接受采访,并表示这个问题现在太敏感。

    “行政中心的搬迁将影响武都区,特别是武都城区的经济发展,从此将一蹶不振。” 众多的武都市民有着这样的担心。

    “暂时来看,搬迁对武都的经济会有些影响,但从长远来看,这不仅是有利于甘肃省将来协调发展的一件大事,也是有利于陇南市发展的一件大事,更是有利于武都将来发展的一件大事。”一位专家说。

    陇南市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杨全社在1121的讲话中说:“我认为,5.12地震之后,国家来的专家提出武都城要卸载的建议是实事求是的,是符合实际的。应该说,目前陇南行政中心的异地重建恰逢其时,有利于挽回历史遗憾,有利于抓住灾后重建机遇,有利于在全市形成一个经济发展增长极,有利于进一步改善武都的城市面貌,有利于武都建设山水园林特色城市。”

    杨全社又表示,陇南在1980年代痛失了一次重大历史发展机遇,同时给武都留下了一次发展机遇,今天武都城区人口密度已经严重超载了,又面临着新的提高城市品位的重大机遇,我们再也不能丧失最后一次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要抛开偏见,敞开胸怀,跳出搬迁审视搬迁,站在武都看搬迁,放眼全市看搬迁……把专家的意见和建议变为陇南人的自觉行动……在历史机遇中占据主动,高起点地建设一个充满活力、综合实力较强的全新行政中心……

    一位陇南市的干部说:“杨市长的这个讲话已经说明了政府的态度。”

    搬迁的利与弊

     

    一位专家说,“要解决陇南市行政中心与经济中心偏离的问题(成县为陇南市内县城经济发展最好的县份),最根本和最合理的途径就是通过行政中心的迁建。”

     

    “武都作为陇南市行政中心所在地,是国家确定的51个重灾县中唯一的地市级行政中心所在地。在震后恢复重建中,大家从面临多种自然灾害威胁、是否适应将来中大型城市发展以及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等等多方面因素加以考虑,进行了全面仔细的研究和评估。”一位评估委员说,“此次形成的评估报告,使用资料、数据、影像资料等是最大的,报告的内容也是目前最客观、最真实,也是最具说服力的。”

    评估组的专家客观地分析了迁建的利弊。

    首先,武都区属于地质灾害多发地带,而地势平缓的成县相对要安全得多。日前,记者采访了甘肃省地震局荣代潞研究员,同样证实了这一观点。

    相比成县,武都区唯一在水资源这一方面有优势。在11.17事件之前,民间曾就此在网络上展开过激烈的讨论。对此,评估报告中也有详细的分析。

    在比较两地农业和城镇用水之后,评估专家得出结论:“相对水资源利用的前景,成县不如武都。”

    “虽然武都和成县的水资源都可以满足未来中等城市发展的需要,但由于成县水资源供给能力与目前需求已接近平衡,略有富余,而考虑到行政中心搬迁带来的用水需求的增加,成县现有供水条件下只能支撑19.23万城镇人口,而中等城市的人口规模应该在20-50万人,所以成县目前的水资源承载能力还明显偏小,如果行政中心搬迁到这里,还需要大力开发水资源,提高供水能力。”

    这份数万字的报告,共由四部分组成:自然灾害风险性评估;区域与城市发展条件评估—行政中心迁建的合理性分析;资源环境承载力评估—行政中心迁建的可行性分析;关于陇南市行政中心异地迁建的相关问题。四部分总体认为,成县替代武都区成为新的市行政中心是适合的。

    “要解决陇南市行政中心与经济中心偏离的问题(成县为陇南市内县城经济发展最好的县份),最根本和最合理的途径就是通过行政中心的迁建。”一位专家说。

    早在今年8月上旬,甘肃省发改委召集有关单位负责人和专家共20人,召开了一次震后重建研讨会。会上大家就陇南市行政中心是原地重建还是异地“迁建”畅所欲言,各抒己见。

    甘肃省发改委当即倡议成立了由兰州大学资源环境学院王乃昂院长任主任委员的陇南市行政中心灾后迁建评估专家委员会,按照会议要求,专家组一行20人,前往陇南市进行了为期1个月的实地调研。

    调研结束后,专家们各自形成了详细的调研报告汇总到王乃昂的手中,并经过专家组3次讨论后,由王乃昂执笔起草了《陇南市行政中心灾后重建评估报告》,上报省发改委等有关单位。

     就在“传言”评估报告—市行政中心搬迁到成县的提议即将被国务院批准的时候,陇南爆发了冲击市委事件。

    最初引发这次陇南事件风暴的是武都区东江镇的搬迁户,起因就是“听说市行政中心要搬迁到成县”。

    2007年末,甘肃省相关领导视察陇南市,陇南市行政中心从武都区搬迁到成县的议题被再次提及。”甘肃省一位官员称。

    2008323,东江镇部分搬迁户上访反对行政中心搬迁到成县,市相关领导做电视讲话辟谣。

    20081117-18日,陇南市2000多名上访、围观群众冲击了市委,共砸烧房屋110间、车辆22辆,市委大院各单位办公设施及其它损失(不含房屋、职工私人财产及车辆损失)503.8万元,打伤武警69名,公安民警2名,新闻记者3名,其中11名住院。对峙、冲击过程中有多名群众被打伤。

    事后,陇南市公安机关共传唤询问违法人员110人,刑事拘留30人(取保候审7人)。

    1128,陇南市市长郭玉虎在市政府武都城区建设现场办公会上说:“稳定,这仍然是目前武都区工作的头等大事。要清醒地看到,虽然事件初步平息,但不稳定因素依然存在,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陇南 事件 调查 的报道

  • ·陇南事件促生 首个省级预防腐败局(2009-07-16)
  • ·陇南事件再调查(2009-08-04)
  • ·“最牛宣传部长”抢镜“卡门”事件(2009-07-21)
  • ·云南“躲猫猫”事件始末(2009-07-21)
  • ·塘沽立交桥坍塌事件追踪(2009-07-22)
  • ·霍邱事件后续—重奖取消项目要上(2009-07-30)
  • ·陆良样本:云南求解群体性事件(2009-09-10)
  • ·近年重大环境事件(2014-07-31)
  • ·王老吉“上火”再调查(2009-07-16)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