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钢铁首富重组劫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07-31 13:28:28
  • 成功的企业家故事都是一样的,不成功的企业家故事却各有不同。杜双华和戴国芳,同为民营钢铁企业家,有着类似的传奇发家史,身家亿万而行事低调。5年前戴国芳因为违规上马而身陷囹圄,如今杜双华面临被重组的命运。在政策力量的浪潮下,他们同样不能抗拒现实的命运。

    重组还是不重组,杜双华和他的日照钢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还能做出什么选择?

    这位行事低调的河北富豪因在汶川大地震后豪捐1.5亿元而为人所知,2008年“胡润百富榜”第2位的排名更是令其名声大噪。

    但在无限风光的背后,杜双华也自有他的烦恼。他苦心打造的民营钢铁巨人日钢集团正面临被重组的境地。

    不管甘心与否,日钢将成为“国进民退”浪潮中的又一个现实样本,与现实命运抗争中,有着传奇故事和非凡能力的杜双华似乎折腾不了几下。

    等待重组

    213,山东日照的天气变化有些快。前一天还是阳光和煦、暖意融融,第二天就狂风大作,海风肆无忌惮地吹拂着坐落在海边丘陵中的日照钢铁集团,高耸的烟囱正在往外吞吐着白色的浓烟,庞大的钢厂一如往日般平静。

    “我不关心重组,只想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四班三倒。”24岁的日钢工人陈进(化名)说。这个来自西部一座省会城市的年轻人,正在为自己的前途感到彷徨。20076月,陈进经人介绍进入日照钢铁厂工作。

    陈进没有住在钢厂生活区,而是与一位同事一起在日照市区租了一套房子。如果这一天上白班的话,他就得早上6点多出发,坐一个多小时的班车来到他所在的第二炼铁厂。8点钟开始上班,直到晚上8点下班。有时候还要再加一两个小时的班,这是个家常便饭的事儿。之后,他可以休息24个小时,到了第二天他就成了夜班。

    12小时,休24小时,杨斌的工作就是如此周而复始,强度之大令他有些吃不消。“在这里上班,无非就是三点一线的生活,宿舍—餐厅—工厂。每天做着基本相同的事情,生活一点乐趣没有,基本上就是被工作麻痹了神经的人。”陈进说。他已经连着两个春节都没能回去过年了,“这里的管理比部队里还要严格。”有过当兵经历的他说。

    不过,最近听说钢厂要实行四班三倒制度,这样,他每天只需工作8个小时。这个消息又令他有些动摇了离开日照钢铁的想法,毕竟这里每个月2600元的工资,对他这个没有文凭的人来说,还算一份不错的收入。

    去年,从1112开始,他所在的班组轮休一个月。车间原有的三个班组被调整成四个班,每个班都必须轮休。期间不发工资,只发400元。

    像陈进这些生产一线的工人来说,轮休之后好歹还能再回厂工作。一些后勤、信息等部门的工作人员则永远失去了岗位,前前后后有400多人被解除了劳动合同。

    留下的人日子也不好过。今年1月份开始,实行了新的工作制度,罚款的力度大大增加,比如迟到1分钟就罚款100百元。过去一段时间,工人们的流动速度大大加快。有d的人不堪忍受,辞职而去。

    从内心来说,陈进更愿意接受日钢被重组的命运。“工资低一些,但是国企的待遇更好一些。”据他了解,国企一般都是四班三倒,工作时间正常,休息、节假日都有。

    在百度贴吧上,工人们也在急切地讨论着重组事宜。在普通的日钢工人中,怀有陈进这种看法的人不在少数。而另外一种普遍的观点则显得有些悲观,传言山钢将会带来大批工人,因此担心重组后将会有更多的人失去工作,一片“狼来了”的哀号。

    这头“狼”的名字叫山东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317,由山东省国资委以其所拥有的济南钢铁集团、莱芜钢铁集团、山东省冶金工业总公司所属企业国有产权划转而成立,注册资本100亿元。

    弱者的抵抗

    在去年1110日的一封公开信中,董事长杜双华公开承认,“日照钢铁也遭遇了建厂5年以来最冷的一个冬天。”惟有断腕求生,“压缩产能,瘦身减员,尽最大可能保住企业的生存元气。”

    陈进在日钢的这两年从未见到过这位有些神秘的董事长,他听一些年纪较长的同事说,前几年杜还会经常在钢厂出现。

    就在20085月之前,互联网上关于杜双华的信息还是少得可怜。这符合杜双华的一贯风格:行事低调,不事张扬。

    据河北省衡水市政府网站上发布的资料,杜双华生于19651126,河北省衡水市桃城区人,大专文化,机械工程师。网站上还附有杜的照片,圆圆的脸庞,胖胖的身材。

    去年“5?12”汶川大地震后,日钢一举捐出超过1.5亿元的巨款,一鸣惊人。即便是在日照当地,许多人也是通过此事才知道杜双华如此有钱,他竟然是中国次富。日照市委宣传部的一位工作人员在抗震救灾期间与日钢有过两次接触,在他看来,“这个公司一直很低调”。

    200810月,杜双华以350亿的身家跃升至“胡润百富榜”的榜眼之位。此时,在他治下的日照钢铁,业已成为民营钢铁企业中不多的“千万吨级俱乐部”成员。2007年生产能力1100万吨钢,实际产钢775万吨,销售收入228亿元,利润超过50亿元。就单厂产能来说,超过山东钢铁集团中的主体济钢和莱钢,实已成为山东省的第一钢企。

    但几乎同时,钢铁业自20088月之后迅速滑入低谷,日照钢铁也未能幸免。“从8月至今,我们每个月亏损几个亿,大量高价库存长期积压,产品滞销坐看价格一跌再跌,用尽浑身解数市场却毫无反弹之力,并且这还仅仅只是开始,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们将不可避免地陷入持续亏损的泥淖。”杜双华在公开信中说,“我们虽然已经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但却无能为力。”

    对杜双华而言,同样无能为力的还有被重组的命运。就在日钢大幅裁员前的115,山钢和日钢举行了重组意向书签字仪式,针对日钢的尽职调查随即展开。

    山钢是山东省国资委下属的一家国企,而日钢则是一家彻头彻尾的民营企业。按理来说,双方井水不犯河水,重组一事从何而来?

    2007年年底山东省政府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快钢铁工业结构调整的意见》,建设日照大型钢铁基地成为山东钢铁工业区域布局调整的重点。按照规划,日照钢铁精品基地规划建设规模2000万吨,其中新建项目规模1500万吨,保留日照钢铁集团500万吨钢生产能力,统一纳入日照钢铁精品基地规模。

    去年4月,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副司长熊必琳在听取山钢工作汇报时,对山东省新建年产千万吨临海钢铁基地的规划未持否定意见,并表态称“该基地建设规划,要结合山东省整体进行考虑,并结合青岛钢铁、日照钢铁重组进行”。

    进入2009年,日照钢铁精品基地建设成为日照市主要领导在公开场合屡屡提及的字眼。记者接触的一位市政府官员认为,日钢重组与否对当地的经济发展影响不大,但这是省政府的决策,日照也只是配合省里的工作。

    要实现这个目的,日照钢铁成为迈不开的坎儿。外界普遍猜测杜双华并不愿意接受被重组的命运,因此,他在2008年的一系列举措地震捐款、大幅裁员、持股开源,均被视为一种“弱者的抵抗”。

    日钢这五年

    外界对杜双华心态的揣测并非毫无根据,毕竟日钢集团倾注了杜双华的全部心血。

    2003331正式开工建设,到当年928日顺利流出第一炉铁水。日钢创造了中国冶金工业发展史上的奇迹,该项目的建设历程成为当地政府引以为傲的“日钢速度”。

    日钢的发展之快同样令人侧目。据资料显示,2004年,日钢销售收入超过40亿元。次年,销售收入又超过80亿元,成为日照市规模最大的工业企业。2007年,其销售收入更是达到了286亿元。

    在来到日照之前,杜双华一直在自己的老家河北衡水发展,他在1993年创立的京华制管厂为他此后在钢铁业立足奠定了基础。

    “从19941998年,我们通过滚雪球的办法,靠积累促进发展,使投入产生效益,企业有了较厚的经济基础。1998年,年产量达到了30万吨,销售收入4.2亿元,位居河北焊管行业首位。”杜双华在对媒体披露的一份自述材料中这样总结自己的这段经历。

    2003年,杜双华决意建设一家钢厂。他先后考察了唐山、大连、秦皇岛、天津、昌黎、黄骅、威海、青岛等地,但由于当地已有大型钢企、政府审批、不符合建厂条件等诸多原因而放弃。

    2003年,杜双华与早对钢铁工业有意的日照政府一拍即合。2003514日照新日钢铁有限公司成立,5个多月后,公司更名为日照钢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最初日照市给杜双华推荐的厂址在奎山,曾是国家留给首钢的选址。杜双华主动挪到了现在的地方。多年以后,杜双华不禁感叹:“没想到避开了国家的规划,却避不了省里的规划。”

    日钢的建设和发展获得了地方政府的极大支持。记者查阅前几年的市委机关报《日照日报》,屡屡可见市长办公会在日钢召开的消息。开工1个多月后,时任市长的于建成就来到工地,号召招商、环保、公安、交通、水利等部门积极为工程建设搞好配套。

    更是依靠地方政府的帮助,日钢二期项目才得以顺利立项。2004年,根据国务院新投资体制改革的决定,凡新增生产能力的炼铁、炼钢、轧钢项目均由国家发改委核准。

    日钢二期通过国家发改委核准的难度较大。为此,日照市计委决定日钢二期可先行建设,形成几个亿的投资,然后争取按在建项目提报国家发改委核准。经过一番运作,二期项目顺利上马。在这一点上,同为民营钢铁企业家戴国芳就没有杜双华这样的好运气。

    地方政府对钢铁项目的热情缘于其对地方财政的巨大贡献,日钢的表现也没有辜负这一厚望。作为日照市的第一纳税大户,日钢集团2007年入库税收133048万元,占全市国税系统总收入的36.36%

    200812月,杜双华获选为“推动日照经济社会发展30位风云人物”之一。在此前网上的公示材料中,照片中的杜双华圆脸依旧,但两鬓已经斑白。

    针对日钢的尽职调查已经结束,但重组方案迟迟没有公布。213,在日照钢铁的日照办事处,一位工作人员称:“重组是由政府主持的,政府怎么说,我们就怎么配合。”

    1月份,香港上市公司开源控股以52亿港元的总代价收购日照型钢有限公司、日照钢铁有限公司各30%的股权以及日照钢铁轧钢公司25%的权益。30多岁出头的开源控股主席胡翼时,据说“在内地拥有广博的人脉关系”。业内人士评论说,日钢与开源控股交叉持股后,将为重组增加变数。

    这被看来是杜双华抵抗命运的又一招数。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首富 重组 钢铁 的报道

  • ·山西首富张新明之逃(2010-11-16)
  • ·钢铁首富重组劫(2009-07-31)
  • ·兰世立:武汉副市长有“六宗罪”(2011-09-07)
  • ·梁稳根:稳步青云新首富(2011-09-22)
  • ·山西前首富的跌宕人生(2012-05-17)
  • ·广西前首富深陷危局(2014-10-21)
  • ·中铁重组内幕(2010-11-18)
  • ·杨文清被捕 金德发展重组再陷泥潭(2009-12-09)
  • ·中国矿业整合倒计时(2009-12-31)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