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邱事件后续—重奖取消项目要上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07-30 00:51:36
  • 安徽霍邱6亿元重奖民企大昌矿业事件,引发网民与媒体无数关注。距重奖决定出台仅十多天,事情有了非常夸张的戏剧性转折。7222318,霍邱县人民政府临时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取消对安徽大昌矿业集团6亿元的奖励。

    “六月天,孩儿脸,没想到政府这么快就改变了决定,6亿元奖励又取消了。”安徽大昌矿业集团前员工赵振义说,“这两天,霍邱都在议论这件事,大家觉得政府710说要奖励的时候,是那么的义正辞严,722日半夜宣布取消奖励的《通报》,又是那么的冠冕堂皇,前后两者实在难以统一。政府和人大的公信力何在?”这件事并未因一纸通告而结束,霍邱人对政府的质疑仍在继续。

    奖励、取消两匆匆

    722日深夜的新闻发布会前后仅持续3分钟,并未设记者提问环节,仅由霍邱县政府办副主任吕志友宣读《关于终止县政府与大昌矿业集团有限公司年产100万吨球墨铸造项目奖励协议的情况通报》。《通报》称:“我们召开有关会议研究,并与项目业主单位协商一致,决定终止县政府与大昌矿业集团有限公司签订的合作协议,取消对项目6亿元的奖励承诺。对该项目的下一步工作,我们将依法合理地推进。”

    6亿元事件引发网民与媒体关注的同时,也惊动了安徽省高层。22日下午,一个由安徽省和六安市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进驻霍邱。当日晚,霍邱县人大常委会立即召开紧急会议,给6亿元踩了紧急刹车。

    赵振义认为,这次霍邱政府之所以有180度的转弯,一是由于媒体的集中关注与网民的挞伐,二是来自于省政府的压力。

    霍邱县人大常委马春(化名)告诉记者,“22日晚上,我已经吃完饭,准备休息了,突然接到人大常委会开会的通知,很觉突然。”当时,他并不知道开会的内容,匆匆赶去,到了会场,觉得气氛非常凝重。“领导先说了一通话,大意是现在6亿元的奖励惊动了领导,也惊动了媒体,形势十分地严峻,需要作出一个决定,来扭转被动的状态。听了讲话,大家起先很沉默,没多久,气氛变得激烈起来,有个别人对6亿元提出了尖锐的批评意见。这样的批评在710决定奖励的会议上是缺席的。”与决定奖励6亿元全票通过一样,这一回,撤销奖励的决定也是一致通过。

    另一位与会的人大常委表示:“奖励也好,取消也好,都是县里的决策。我作为一个普通代表,对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都搞不清楚。”

    “我记得老吉(吉立昌)没有出席22日晚上的会,也可能是我记错了。”马春说。而在710的人大常委会上,老吉赫然在座。

    官员没收大昌的钱?

    很多人质疑霍邱县新闻发布会为什么放在半夜举行,且匆匆了事。对此,霍邱县政府的一位领导解释说:“霍邱是个小县,从来没有应对媒体轰炸的经验,这一个星期媒体纷拥而至,已经让政府左支右绌,所以我们商量,一是把人大常委会的决定赶快公之于众,消除不良影响。另外,放在夜里发布,也可以少一些关注。”

    尽管6亿元宣布取消,但大昌100万吨球墨铸造项目的上马,县政府并未对其说“不”。《通报》发布后,霍邱县一位政府官员曾表示:“奖励可以变通,但这个项目一定要上。”

    前述县政府领导则说:“我个人认为,100万吨项目并没错,霍邱要改变贫困面貌,必须有这样的大项目支撑。当然,6亿元奖励确实是有点太随意,太慷慨了。可以跟你们透个底,这个项目是一定要上的,就算大昌不上,我们也可能选择别的企业上。”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霍邱的普通百姓都认为,政府之所以会有6亿奖励的荒唐之举,是因为“大昌给官员送钱了”。对此,马春认为:“这样的猜测有点无稽,至少现在,政府的领导人还不敢纳取大昌的好处,至于以后有没有什么样的交易,那就很难说了。”

    而对于政府的取消重奖,大昌的态度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沉默。无论何方记者上门、电话,都被拒绝,吉立昌的电话虽然通畅,但无人接听。




        相关阅读   霍邱“倾县一赏”为民企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霍邱 安徽 事件 的报道

  • ·霍邱“倾县一赏”为民企(2009-07-22)
  • ·霍邱事件后续—重奖取消项目要上(2009-07-30)
  • ·安徽“药采”试验隐忧(2011-06-23)
  • ·[专题]铜陵,中国治理变革试验场(2013-12-25)
  • ·“最牛宣传部长”抢镜“卡门”事件(2009-07-21)
  • ·云南“躲猫猫”事件始末(2009-07-21)
  • ·塘沽立交桥坍塌事件追踪(2009-07-22)
  • ·陇南事件再调查(2009-08-04)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