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俄乌斗“气”捧美女总理上台?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09-07-27 04:39:57
  • 作为一个局外人,我们很容易被这个国家的行为弄得无比的迷茫。俄罗斯削减对乌克兰的天然气供应只是因为商业纠纷?是不是克林姆林宫在报复乌克兰的橙色革命?还是更为费解的一个“阴谋论”—基辅与莫斯科的大人物联手做些什么事?捧乌克兰美女总理上台?

    这要看你跟谁交谈,以上答案都能听到。但尽管费解,阴谋论总是更受人们的欢迎,也更贴合俄罗斯谜一样的特点。

    说到做到,2009年的第一天,俄罗斯再次扼住了昔日兄弟乌克兰的“脖子”—俄国营天然气巨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发言人库普里亚诺夫说,俄已完全中断对乌克兰的天然气供应。

    “断气”的背后是什么?

    按照俄方的说法,乌克兰石油天然气公司200811月和12月拖欠了俄方欠款以及滞纳金合计超过20亿美元。然而,乌克兰总统尤先科当天在总统官方网站发表声明说:“我们不仅缴纳了11月的费用,还预付了12月的钱”,因此,天然气供应协议的障碍已被清除。但俄方则回应说,他们还没有见到钱。

    昔日老大哥的举动让乌克兰颇为愤怒,乌克兰人最近发起了一场用短信呼吁抵制俄罗斯商品的行动,手机用户之间传播着各种有关抵制俄货的信息,其中流传最广的一条短信写道:“记住天然气的事,不要买俄国货!”

    这次危机对俄罗斯的负面效应也是很明显的。云南大学能源问题专家吴磊教授指出,“这次危机破坏了俄罗斯石油公司的声誉,即外界不再相信它是一个可信赖的供应商。”

    俄乌两国的天然气价格争端,发轫于苏联时代。当时,俄以“友好价格”供应天然气给乌克兰,每1000立方米仅50美元,据说比俄国内价格都便宜。但为何在冻得人龇牙咧嘴的新年如此大动干戈,完全不念当年的“兄弟”情谊?

    如果问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副主席亚历山大·梅德韦杰夫,他会告诉你,“断气”纯粹是因为商业纷争。“欧洲其余国家从俄罗斯购买天然气的价格超过了400美元每1000立方米。我们2009年给乌克兰开出了非常优惠的条件,但他们仍然拒绝签订新的协议。”

    他说的是真的,目前乌克兰从俄罗斯那里买气的价格是每1000立方米179美元,俄罗斯今年想提到250美元,仍远低于欧洲国家的价格。

    不过,在莫斯科卡耐基基金会的著名政治评论家玛莎·李普曼那里,你听到的则是一个截然不同的故事。“莫斯科不可能假装称这纯粹是商业纠纷。”她说,“毋庸置疑,俄罗斯是利用能源作为它的政治工具。”

    对此,尤先科也称,同是独联体国家,白俄罗斯获得的天然气为每1000立方米为46美元,波罗的海国家为每1000立方米120美元,高加索地区为每1000立方米110美元。

    按照李普曼的说法,克里姆林宫想要达成什么目标?在持政治武器理论的专家看来,俄罗斯的目标是推翻尤先科政府。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如果乌克兰政府同意俄罗斯提出的天然气报价,该国的经济增长率将缩水5个百分点,通货膨胀率则将高达30%,并将因此损失上百万个工作机会,那么乌克兰的经济可能面临崩溃。

    在复旦大学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赵华胜教授看来,俄罗斯此举是“一石二鸟”:一方面可以增加收入,另一方面又可以打击亲西方的尤先科总统的威信,使他在即将到来的议会选举中“跛脚”。同时,他也指出这也许只是表面上的原因,其实,俄罗斯此举也是做给其他独联体国家看的,想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在11日发表的声明中称:“俄罗斯的断气行为,不得不让人怀疑俄罗斯正利用能源作为一种政治武器。”

    尤先科不仅在2004年发动了橙色革命,更是迅速地向北约以及欧盟靠拢。这对许多认为乌克兰是斯拉夫心脏地带一部分的俄罗斯人来说,无疑是穿心般的刺痛。

    俄罗斯总理普京曾被传出对美国总统布什说:“乌克兰甚至不是一个国家。”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总裁米勒的话更直接:“如果乌克兰人拒绝我们,假装是西欧人,那好吧,就请你们也付西欧人应付的高价吧!”

    美女总理将成关键人物?

    其实,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天然气供应争议,仅仅是不断发生摩擦的两国之间关系的一个缩影而已,就在上个月25日,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还表示:“俄罗斯与乌克兰关系比近年任何时候都要糟糕。”

    那么谁将成为缓和甚至解决矛盾的关键人物?按照流行的阴谋论说法,确有其人—乌克兰总理、辫子美女尤利娅·季莫申科。

    尽管有分析认为,“这场危机对尤先科有利,他的竞选班子想出一种策略,拒绝妥协,从而迫使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切断天然气供应,引发乌克兰国内的反俄情绪。”尤先科的地位可能会因这次危机更加巩固。

    不过在实实在在的面包以及纸上画的大饼之间,大多数乌克兰人无疑会选前者。

    尤先科当政4年,2005年其经济增长率曾大幅度下滑,但近两年恢复了快速发展势头:2006GDP增长7.1%2007年增长率在7%-7.2%之间,但今年增长率仅为2.5%。这让许多乌克兰人对融入西方世界,但却引进经济危机感到不满。

    而对于管理经济,季莫申科是一把好手。

    1984年,季莫申科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当地列宁机械制造厂担任经济师,“这一时期没给我留下任何愉快的印象”。

    1991年,31岁的季莫申科成立了“乌克兰汽油公司”。有了天使外表与“致命”才能的完美结合,并且得到了前总理帕维尔·拉扎连科的帮助。年轻的季莫申科由此很快成为亿万富婆,“乌克兰国民生产总值的20%都掌控在季莫申科手中,这可能是世界其他任何私人公司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对季莫申科在政治上的迅速崛起,人们颇有争议,但她管理经济的能力却得到了广泛的肯定。她在橙色革命前任副总理期间,曾大刀阔斧地在经济领域大规模改革,解决了拖欠俄罗斯的数十亿美元债务,恢复了乌克兰与其他国家在机械制造、管道工业等领域的关系,使乌克兰向俄罗斯的工业产品出口几乎翻了两番。

    此外,关键一点,季莫申科并非是彻底的亲俄派,别忘了,她与尤先科曾是亲密的政治伙伴,她的强硬和民粹主义也能让许多亲西方的乌克兰人闭上嘴;而她与尤先科交恶的经历,也让俄罗斯觉得可以“交往”。

    季莫申科在乌克兰政局中的地位也并不是一个受人欺负的“小姑娘”。

    乌社会舆论研究中心总经理亚历山大·布哈洛夫在20087月表示:“如果727日举行总统选举,那么会有23.7%的受访者投票给季莫申科,20.5%的受访者投票给维克托·亚努克维奇(反对党地区党领袖)7.3%的受访者会投票给尤先科。”

    持基辅与莫斯科“联手”理论的人认为,季莫申科将在近日将再次前往莫斯科,与克里姆林签订一份协议,带着挽救乌克兰于灾难的胜利回到基辅。

    200810月,正是季莫申科前往莫斯科,与俄总理普京商讨天然气价格等问题,并就气价协议草案达成共识。不过在她即将启程赴俄会晤普京之际,尤先科征用了她原定乘坐的飞机,迫使她临时改乘另一架飞机赴俄,行程推迟。

    2005年被尤先科解职后,季莫申科曾说:“所有人都知道我当总理时在办公室旁的房间放了一张小床,在那里度过了不少夜晚。离开时我对尤先科开玩笑说,‘别动那张床,几个月之内我就回来了’。”

    不过,尽管双方目前已经陷入到僵局状态,但2009年新年来临之际,俄罗斯总理普京还是向乌克兰领导人送去了新年祝福。在官方网站的声明里,俄罗斯总理普京说:“希望2009年成为两国互信合作的一年,使俄乌关系得以进一步加强。”

    毕竟,黑海舰队的海港以及过分逼迫带来的尤先科支持率上升都是俄罗斯要考虑到问题,绕开乌克兰重建石油管道更是难以完成的任务。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总理 美女 俄乌 的报道

  • ·泰宪法法院:总理克星?(2009-07-21)
  • ·加拿大:关了议会保总理(2009-07-21)
  • ·俄乌斗“气”捧美女总理上台?(2009-07-27)
  • ·印度富婆 下任总理?(2009-08-02)
  • ·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华德:我并未远离政治(2010-03-10)
  • ·拉胡尔·甘地:下一站总理?(2013-01-24)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