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降”局长履新安监总局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07-27 00:59:34
  • 中央政府新近出台的大规模基础建设方案,也给他的工作带来了挑战。以前需要很长时间的审批工作也被压缩到了一个月之内。如此“快捷”的审批在给各个省带去了众多项目资金的同时也意味着大量项目随即上马,对安全生产监管的压力可想而知。

    山西一天不消停,国家安监总局局长就休想过安稳日子。

    山西的煤老板们,正在经历着近年来少有的“安稳”。截至去年11月,山西全省约有8000家中小煤炭企业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随着煤价下滑和国家整顿、关停中小煤矿三年大限的日益临近,多数中小煤矿主们更是面临着被兼并的命运。

    500公里之外的北京,一场与他们的前途息息相关的人事变动已经悄然完成了。

    “空降”的安监局长

    20081230日,骆琳出任国家安监总局局长、党组书记。这也是国家安监总局局长职务,在一年内的第二次更替。

    某种意义上说,这是襄汾“9·8”特大尾矿库溃坝事故后续故事增添的最新章节。他的前任王君,自去年9月中旬赶赴山西,替代因溃坝事故辞职的原省长孟学农。自此,安监总局掌门人职位一直处于空缺状态,日常工作一直由副局长赵铁锤主持。

    而王君去山西之前,从李毅中手中接过接力棒,也只不过半年左右。

    2001年以来安监总局(2006年前为安监局)每次正职更换,都是外来“空降”,而不是“内升”。安全生产似乎总与“矿难”这个字眼相伴,安监总局局长并不是一个好当的差事。

    不管怎样,新的局长人选终于尘埃落定。安监总局的工作人员,有种终于找到答案的感觉。一位工作人员说:“这段时间关于新局长人选的消息特别多,陆续听说中央要调发改委的一位副主任、甚至全国人大的一位领导过来,但最终结果出乎大家的意料。”

    副总理张德江出席了去年1230日召开的国家安监总局新班子名单宣布会议。这样的高规格,安监总局前几任局长,包括李毅中和王君在内,都没有“享受”过。

    紧急奉调入京的新局长,显然体会到了来自高层的重视,也感到了压力,毕竟安全生产与人的生命是联系在一起的。

    出任安监总局局长之前,骆琳担任辽宁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省委党校校长等职务。从履历上看,他一直在辽宁省内从事党团管理工作,企业管理经验基本为零。与企业管理经验丰富的李毅中,和正统煤矿系统出身的王君相比,这样的履历难免让人心生疑虑。

    作为新手的他,却是坐在了“火山口”上。借用他的前任李毅中的话说,这份工作“没有枪没有炮,只有一把冲锋号”。

    换句话说,虽然条件艰苦,但是只能默默苦干。

    春节将至,节日期间的安全生产工作是历年来政府工作的重点。接下来的2009年,又是新中国成立60周年大庆。这个节骨眼上,有效防范和遏制煤矿、危险化学品等行业的重特大事故,将成为安监工作的重中之重。而此时,山东潍坊13日发生了烟花爆炸事件,目前已知13人死亡。

    据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网站披露:全国发生重大事故(造成10人以上30人以下死亡,或者50人以上100人以下重伤)86起,死亡和失踪1315人,比2007年增加8起、148人。全国共发生特别重大事故(30人以上死亡,或者100人以上重伤)10起,死亡662人,比2007年增加4起、360人。

    恶性生产安全事故频发,已经引起了中央高层的重视。2008919日,胡锦涛总书记在深入贯彻学习科学发展观省部级领导干部动员大会上,直斥“一些干部缺乏宗旨意识、大局意识、忧患意识、责任意识,作风漂浮、管理松弛、工作不扎实,有的甚至对群众呼声和疾苦置若罔闻,对关系群众生命安全这样的重大问题麻木不仁”,并要求“对这些事件及其后果的严重性必须充分估计,对其中的惨痛教训必须牢牢记取”。

    队伍整顿和重振士气也是骆琳亟须解决的重要任务。去年年初,李毅中卸任之际,河南省安监局局长李九成涉嫌受贿千万元被调查。年末,湖南省安监局局长谢光祥被“双规”。两位省级安监局长的受贿落马,加上众多因事故下台的安监官员,安监系统成为官员们避之不及的高危领域。

    “我宁可选择当计生委的主任,也不愿意坐到安监局长的位子上。”山西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基层安监局长如是说。

    安监局长不是“救火队长”

    2001年,国家成立了安全生产监管局,张宝明出任首任局长。张之前曾是煤炭部副部长,有着多年的煤矿管理经验。

    2002年大连“5·7”空难后,张宝明提前退休。

    同年,任山西省常务副省长的王显政,被急速调入,接任安监局长。去山西之前,王也曾担任煤炭部副部长。

    2005 年春节后,辽宁阜新发生了特别重大事故。不久,当年的“两会”召开,安监局升格为国家安监总局,李毅中任局长。

    有评论人士认为,安监总局升格为正部级后,首任局长李毅中上任伊始,就把“第一时间出现在事故现场”作为自己的工作准则。2007年,李毅中被誉为中国“最忙的部长”。那年夏天,从河南陕县到湖南凤凰,从煤矿井口到大桥坍塌现场,每当有重大意外或矿难发生,都会见到这个“救火队长”的身影。

    作为那一年的“明星部长”,李毅中以其勤政、铁腕和直言不讳赢得了民众的认可。也把安监总局从一个弱势机构,以个人魅力带到了“明星部门”。

    对不法煤矿,他怒斥:“什么六证齐全,是五毒俱全!”面对矿难,他怒发冲冠,“老板赚票子,农民死儿子,政府当孝子。”

    他的另外一句话,“我最好能销声匿迹”也被媒体广泛引用。外界一般解读为,这位个性局长希望灾难事故少发生一些。很少有人留意到,在正安监局长生涯后期,李毅中已经很少跑事故现场了。

    “李局长逐渐领悟到,总局的职能应该定位在监督和检查上,而不是参与事故救援。”这位工作人员说。

    李毅中的工作习惯被继任者王君很好地贯彻了下去。两者的不同在于,王君被中央留在了事故现场,做了当地的行政首长。半年的时间里,他的工作思路尚来不及全面展开。

    20088月,安监总局三定方案出台,明确了其对全国安全生产工作的综合监督管理,依法履行安全生产综合监督管理职权的职能。方案明确规定,要加强对全国安全生产工作综合监督管理和指导协调职责,加强对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安全生产工作的监督检查职责。

    安监总局不应该是一个出没于“火场”的“明星”,而是政府执行力的监督者。是要通过努力,处理好国家部委和地方政府之间的关系,实现整个行业向着更加安全的方向发展而不是四处救火。

    而王君离任后,安监局长的位子一直空了3个月,让人有种无奈的联想。

    当前,各省、市安监局是地方政府组成部门,而煤矿安全监察系统属于中央垂直管理。现有的安全监管格局下,地方政府占据着更大的操作优势。骆琳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在就职讲话中,他提到“紧紧依靠地方党委、政府和国家各相关职能部门的共同努力”。

    有专家指出,骆琳长期的地方工作经验将有助于他理解地方政府的运作方式,为今后的合作打下良好的基础。

    新年伊始骆琳上任

    从“将每位遇难矿工的死亡赔偿金提高至20万以上”到“规范小煤矿秩序”,从“陆续偿还多年的安全欠账”到“逐步落实行政首长负责制”。在李毅中的治下,全国安全生产形势有了良好转机。

    李毅中主持的小煤矿整顿关闭工作已经取得了相应成果,从2005年正式开始的小煤矿整顿关闭工作,三年间全国公告关闭小煤矿11618处。200711月底,公告关闭矿井10412处。

    进入2008年后,小煤矿整顿工作进入了震荡和反复期。年初,突如其来的南方雪灾打乱了原有的部署。在强劲能源需求的推动下,大量已停产的小煤矿开足马力,保证国内的煤炭供应。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奥运会之前。

    这种“开开停停”的工作模式,恰恰是煤矿安全的大忌。早在2007年底,煤矿资源整合工作出现了问题,很多省市都出现了大量煤矿停产的现象。在吉林考察的李毅中发现,有个别县甚至全县所有煤矿停产等待整合。

    “这种情况延续下去危害比较大,甚至会导致重特大事故。给人民生命财产带来严重的损失。”李毅中一语直指要害。

    200811月底,国家安监总局、国家煤矿安监局会同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等多部委联合召开全国煤矿整顿关闭座谈会。会上,安监总局副局长、煤监局局长赵铁锤强调,“今冬明春”是开展煤矿整顿关闭工作的重要时段。

    2008125日,国家能源局总工程师吴吟表示,煤炭价格下行和市场供求关系趋于宽松,为煤矿关停整顿和资源整合提供了有利的外部环境;各级政府应该利用这一时机坚决打好攻坚战。

    骆琳所考虑的,显然不仅限于此。在就职讲话中,他提到“继续扎实开展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努力形成促进科学发展、安全发展的长效机制。”

    中央政府新近出台的大规模基础建设方案,也给他的工作带来了挑战。以前需要很长时间的审批工作也被压缩到了一个月之内。如此“快捷”的审批在给各个省带去了众多项目资金的同时也意味着大量项目随即上马,对安全生产监管的压力可想而知。

    200911日,安监总局的网站上发布了新年献辞,其中提到“安全生产工作只有起点,没有终点”。

    对于新上路的骆琳,更是如此。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安监 空降 总局 的报道

  • ·湖南安监局长“双规”背后(2009-07-23)
  • ·“空降”局长履新安监总局(2009-07-27)
  • ·税务总局稽查八大房企(2009-07-15)
  • ·质检总局:压力下的忙碌(2009-07-20)
  • ·国税总局这一年:保千亿稽查任务(2009-10-28)
  • ·税务总局一处长涉“黄光裕案”(2009-11-26)
  • ·质检总局悄然转身(2011-02-17)
  • ·国网公司整编猜想(2014-06-05)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