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郊:苦涩的山水诗人

    生活 > | Time Weekly - 2009-07-24 16:52:21
  • 苏东坡不喜孟郊诗的苦涩,他说“何苦将两耳,听此寒虫号”。严羽也说自己不喜孟诗,是因“孟郊之诗刻苦,读之使人不欢”。其实,只要追溯一下形成孟郊苦涩的深层原因就会发现他的苦涩具有相当深广的社会原因。孟郊时代大小藩镇为争夺统治地盘而残杀不已,还多次起兵与朝廷抗衡,整个大唐帝国处处秋风萧瑟。

    白居易、元稹都是少年得志,而孟郊除了举场挫折、仕途坎柯和贫病折磨之外,晚年又接连遭受丧子之痛,10岁的大儿子病死,小儿子又一个个夭折。孟郊早年曾从名僧皎然游,后来又与不少僧人和道士交往,他老年十分感伤地说:“自悲风雅老,恐被巴竹嗔。……始惊儒教误,渐与佛乘亲”,因而和老妻一起读起佛经来。韩愈在《孟生诗》中描述孟郊:“孟生江海士,古貌又古心”。

    孟郊贞元七年往长安应进士试,恰巧当时韩愈也在长安准备明年的进士考试,韩孟初会约在这一年,时孟郊已41岁,韩愈才24岁;孟郊当时形成了个人奇险矫激的诗风,而韩愈此时诗作既不多,诗风更谈不上成熟,技巧也略嫌稚嫩。虽然韩后来在奇险上比孟走得更远,但孟郊对韩愈诗风形成的影响是不容怀疑的。韩孟诗风共同的特色就是尚奇。刘熙载在《艺概·诗概》中指出:昌黎、东野两家诗,虽雄富清苦不同,而同一好难争险。如果说韩愈诗风的“奇”源于他诗中的浩瀚波澜和险韵僻字,那么孟郊诗风的“奇”则主要来于他构思的奇特。他似乎不屑于作一般的交待,往往使自己对物象最突出的感受,好像挟风裹雨一样的劈空而来,无论怎样平常和习见的题材,一经他独特的方法处理后以其特有的诗语道出,就格外使人心悸魄动。沈德潜评孟郊诗时说:“孟东野诗,从《风》、《骚》中出,特意象孤峻。”谢榛更认为孟郊诗“苦涩如枯林朔吹,阴崖冻雪,见者靡不惨然”。张为甚至还把孟郊封为“清奇僻苦主”。

    陶、谢而后,山水田园逐渐成为诗人们精神的避难所。可是到了孟郊那儿,山水诗中完全找不到飘飞的柳絮与拂水的垂杨,他像着了魔似的专拣病马、荒城、枯枝、败叶入诗。孟郊很少在自然的怀抱中宠辱皆忘,身心陶醉,反倒常常感到极度的紧张和恐怖,“赤日千里火,火中行子心。”诗人一生孤寒凄苦,50岁才得一溧阳尉,而且接二连三地丧尽子息。孟郊的山水诗根本不能给受伤的心灵以甜蜜的慰藉,因为他的山水诗充满了难以下咽的苦涩,就像严羽所评的那样 “读之使人不欢。”孟郊深得《诗经》与古乐府的质朴、古拙,对屈《骚》也能“酌奇而不失其真”,在众多的影响中要格外提到的是孟郊十分推崇的谢灵运。他在《赠苏州韦郎中使君》中说:“谢客吟一声,霜落群听清”。从谢灵运至杜甫以来诗语老辣苍劲和奇崛瘦硬的一面,到了孟郊手中得到了更大的发展,并形成了他诗歌的主要风格特征。

    随着李白、杜甫、元结等诗人的相继谢世,大历后的诗坛一片寂寞,诗人的注意力从社会的大千世界移向个人的狭小天地,孟郊面对诗坛的状况发出了“自悲风雅老”的喟叹,立志要起而振之,使诗歌重新走上面向社会和人生这一道路。他的诗论不只是李、杜的继续,而且还有他个人独到的体认。孟郊的“下笔证兴亡,陈词备风骨”无可辩驳地是白居易“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的先声。在孟郊刚离世时,贾岛就十分肯定地断言:“身死声名在,多应万古传。”在我国古代诗人中除孟郊外恐怕难寻到第二个人赢得的誉与遭到的毁竟然是那样的对立。仅就他的诗歌语言而论,韩愈称之曰:“天葩吐奇芬”、“荣华肖天秀”。严羽贬之曰:“惟悴枯槁,其气局促不伸”。韩愈曾把自己和孟郊同李杜相比并,又把他们二人喻为相互唱和的双鸟。
          作者系知名诗人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孟郊 诗人 山水 的报道

  • ·孟郊:苦涩的山水诗人(2009-07-24)
  • ·画画的诗人芒克(2010-11-25)
  • ·流泪的诗人和戏外的人生(2009-07-16)
  • ·流亡诗人庾子山(2009-08-04)
  • ·北岛:用“昨天”与“今天”对话(2009-08-26)
  • ·专访加里•斯耐德:“诗人主要的工作是批判”(2009-12-03)
  • ·侯麦:告别新浪潮电影诗人(2010-01-20)
  • ·张枣走了,离开前悄悄买了单(2010-03-18)
  • ·张枣:我将被几个佼佼者阅读(2010-03-25)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