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塘沽立交桥坍塌事件追踪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07-22 23:15:44 来源:
  • 15日凌晨130分,李英龙驾驶的一辆“津AC7692”斯太尔重型卡车,缓缓行进在津晋高速延长线上。他的身后,另一位司机赵志强已经进入了梦乡。两人的任务,就是把车上近百吨的铁粉送到河北霸州的胜芳镇。

    此时的李英龙没有想到,灾难正在不远处等待着他。

    祸起逆行

    李英龙的车被迫在高速路出口处的匝道桥上停了下来。他离开驾驶室,向前走了几步,看见前面已经有车停住,为逆行而上的一辆半挂车让路。

    他们停车的地方大约在塘沽收费站东侧800处。半小时前,李英龙和赵志强驾驶的卡车在20公里外的物流中心完成了配货。跟当地多数的货车司机一样,李英龙很自然地在塘沽盐场附近的一处岔口拐弯,再逆行两三公里,最终在塘沽收费站前的广场掉头,从附近的出口处下桥并离开高速公路,驶向不远处的津沽公路。

    而在当地司机们的眼里,经由匝道桥逆行上桥已是公开的秘密。与另一条路况恶劣且拥堵不堪的津沽公路相比,这条不收费的高速公路延长线显然是更好的选择。当地的出租车司机孙师傅说,逆行上桥还可以避开西边的收费站。

    差不多同一时间,詹海阳也跟车在桥上停下。这辆斯太尔车上装满了“凹口”(当地人对一种铁矿石的称呼)。30岁的詹海阳不会开车,他只负责跟车往返,帮人做些装卸、盖苫布、换轮胎之类的活计。

    浓重的夜色下,相继停下的几位司机彼此不清楚对方的位置。但恰恰在李英龙重新回到方向盘前,准备发动汽车的时候,桥塌了。

    塌桥的一刹那,5辆货车从十米高的桥上摔了下来,李英龙的这辆“津AC7692”只是侧着歪在了地面上。

    赵志强第一个清醒过来,并很快地从一处破碎的地方爬出了驾驶室,紧接着,他回身拽出了李英龙,并把他扶到了不远处的港塘公路上。

    詹海阳也幸运地逃出了驾驶室。据赵志强回忆,当时的詹海阳赤裸着上身,光着脚,“脑袋上全是血”。

    惊魂未定的赵志强先是拦下了一辆路过的货车,借司机的手机拨打了119,又跑到不远处的火车值班室,找里边的值班员求助。同样慌了神的值班员小杨开始向铁路调度室汇报,叫停了这条线路上的所有火车。当时,最近的一班火车正行驶在几里的距离外。

    港塘立交桥下方恰好是天津市铁路集团所属的李港铁路,匝道桥坍塌后,坠落的钢筋水泥瞬间埋没了铁路两条运输轨道,三四根铁轨被砸弯,十几块铁轨水泥基石也严重损坏。李港铁路因此中断20多个小时。

    整个事故造成64伤,其中4名司机撒手人寰。坍塌的桥体还砸塌了桥下的简易房,两位负责看守地下燃气管线的工作人员被埋身亡。

    重车之下,焉有完桥?

    717日上午,国家安全监管总局新闻发言人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宣称,匝道桥坍塌的直接原因是“由于有五辆载重货车逆行进入这座匝道桥,当遇到车辆之后进行右拐,从而造成整个桥体重心偏移,所以瞬间发生倒塌”。

    “总局的说法肯定是不准确的。”天津市安监局事故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说,尽管事发现场的准确情况尚不能完全确定,但“五辆车全部逆行”的说法肯定有错误。

    更多的疑问集中在当事车辆的载荷量上。事发后不久,天津市安监局办公室主任李润田曾经介绍说,坠桥的5辆货车,最重的146吨,其余4辆也都在140吨左右。这样的说法显然有待商榷。当事司机李英龙就提出,由于桥上难以掉头,重车不可能由此逆行上桥。

    而据《财经》援引津晋高速的投资方天津高速公路投资建设发展公司(下称“天津高速”)某位高层的说法,当时桥上80的范围内,集中了“三辆载重150多吨的车和一辆载重50多吨的车”,而出事桥梁的标准荷载仅仅是115吨。

    坊间还倾向于怀疑坍塌桥段乃至整个津晋高速的施工质量。据相关资料,津晋高速天津东段的投资与运营主体是浩天津晋高速公路公司。浩天集团董事长王小毛(原名王桂荣、王晓毛),曾经是天津市原检察长李宝金受贿案的关键人物。

    根据工商资料显示,在王小毛早期参与的津岐公路和京福公路(天津南段)两个项目中,她甚至一直拖欠着公司的注册资本。这样的资金背景,进而让人们开始怀疑津晋高速的建设质量。

    天津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家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否认了关于建筑质量的疑问,“天津在工程设计和施工方面一向偏于保守,出现严重质量问题的可能性不大”。

    “所有的疑问,都要等到专家组鉴定意见出台后才能完全清楚。”天津市政工程局宣传部的一位工作人员说。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塘沽 立交桥 事件 的报道

  • ·塘沽立交桥坍塌事件追踪(2009-07-22)
  • ·“最牛宣传部长”抢镜“卡门”事件(2009-07-21)
  • ·云南“躲猫猫”事件始末(2009-07-21)
  • ·霍邱事件后续—重奖取消项目要上(2009-07-30)
  • ·陇南事件再调查(2009-08-04)
  • ·陆良样本:云南求解群体性事件(2009-09-10)
  • ·近年重大环境事件(2014-07-31)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