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同海下监 琼炼油上路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07-22 20:50:31
  • 曾经风光一时的陈同海。

    “如果没有陈同海,海南在2006年就已建成沙特阿拉伯投资的2500万吨储油设备,和2000万吨的大炼油设施,不用国家掏钱费心,还可以推动两岸的石油合作,结合沙特力量,共同开发南海丰富的油气资源。”身在台北的台湾商人林益民,7月20日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电话采访时不胜唏嘘。“陈同海落网及被判死缓,说明中国大陆还是有公道的。”林益民为了手上的“外商独资”600万吨炼油项目,与海南省政府及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周旋了20年,今天他说“看到曙光”。

    外商独资打拼廿年

    2009715,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中石化集团原总经理、中石化股份原董事长陈同海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陈同海犯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法院经审理调查,1999年至20076月,陈同海利用其职务便利,在企业经营、转让土地、承揽工程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钱款共计折合人民币1.9573亿余元。这是建国以来查明金额最大的受贿案件。

    211人民网强国论坛转载《人民日报》海南记者站新闻中心编辑部主任严朝晨的博客文章,提及陈同海非法抢占海南外商炼油厂项目的行为,并指违法者已落网。

    文章提及的“海南外商炼油厂项目”,主角正是海南太平洋石化董事长林益民。过去20年他一直为这个独一无二的“外商独资”大炼油项目奔走打拼。

    林益民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忆述,早于1988年底,他便开始筹备海南600万吨炼油项目。经过一年多的调研、商讨及申报过程,1990629,经国务院批准,国家计委(现称发改委)批出计工〔1990808号文同意外商独资建设海口(高丰)综合炼油厂项目,项目申报主体为香港海口(高丰)综合炼油厂项目有限公司,董事长为林益民。

    “海南省政府领导对这个项目十分重视,他们知道国家计委快要批准,已迫不及待于520举行了奠基典礼,时任海南省省长的刘剑锋出席了奠基仪式。”林益民说。

    他续称,1990年下半年海南海口(高丰)综合炼油厂项目有限公司在海南的商业登记被海南省阻挠,不发出营业执照。林益民本获英国一家银行愿意为该项目提供13亿美元进出口贷款,英国银行要求林益民方出示营业执照不果,最后贷款告吹,令林益民资金链断裂。

    19911月,海南省政府建议林益民改用海南太平洋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名称注册(直至1995年才发给营业执照),承接、推动该项目。199347,海南省经济合作厅根据外经贸部的授权,以琼经合发〔1993112号文批准英国海口(高丰)综合炼油厂有限公司在海南省独资设立“海南和邦国际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投资者已变为上海商人井欣。林益民声称一直未知悉其行动,直至海南和邦2003年将项目转让至中石化属下公司才惊觉。

    井欣虽然得到这个“外商独资”项目,但一直没有正式启动;林益民一方的进展也缓慢,林益民指出,沙特对于中国有“外商独资”大炼油项目抱有怀疑,对于中国市场的了解也不多。

    中东特使促成合作

    2002年,海南省政府对这个项目进行分析研究时认为,原来项目业主已无法使这个项目进行下去。正是这个时候,林益民与沙特的谈判取得突破。

    20021222,林益民与沙特王室公司Catbird Trading Limited在中国驻沙大使吴思科见证下签订合作备忘录,规划2003年开始在海南建设2500万吨储油项目。项目仍为外商全资,Catbird Trading Limited持股65%,林益民持股35%

    吴思科将项目情况报告国务院,时任总理朱镕基20031月作了“积极推动”的批示。

    《人民日报》海南记者站新闻中心编辑部主任严朝晨一直关注此项目,他在720接受时代周报记者查询时指出,如果这个项目顺利开展,逾2000万吨的储油及炼油设施在2006年建成完工,中国石油储备总体水平今天便有不同的格局,海南省早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项目受到陈同海的暗中干扰而无法如期启动,直至2006年中沙领导人会晤时,才重新走上正轨。

    香港注册偷龙转凤

    200342,中石化集团宣布委任集团副总经理陈同海接替李毅中出任集团总经理。同年518,中石化便与海南和邦签署了《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收购海南和邦炼油有限公司协议》。

    林益民称,当时有中石化的工程师向他告密,他还以为陈同海被海南和邦蒙骗,马上向陈同海办公室姓步的秘书发传真,请其转告陈,该项目持有人是他,而非海南和邦或井欣。

    “陈同海派出中石化发展部部长雷典武和我见面,我提出我才是业主的证据,以为可以阻止井欣。”岂料陈同海不单没有停止交易,反而派出中石化集团财务资金部主任、副总会计师、中石化股份监事张保鉴、中石化财务有限公司董事长张保龙等人,以私人名义在香港成立盛骏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利用盛骏在海南成立海南石华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以满足项目“外商独资”的要求。

    林益民续称,中石化派出原总裁王基铭到沙特谈判,但沙特方面了解情况后,拒绝与中石化合作。2004426800万吨炼油项目在洋浦开工建设。项目由“外商独资”变为“国企独资”。

    20041115,海南省省长卫留成在香港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省政府已注意到中石化炼油项目的问题,并说:“中石化在洋浦的投资,是完全合法的,同时符合国家的产业政策,至于洋浦原来一些股东的问题,我们也不大清楚,相信对中石化的投资也不会有影响。”

    20041118,香港《文汇报》、《大公报》刊载“海南和邦国际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海南和邦炼油有限公司”的《声明》,首次公开披露由国务院批准的“外商独资建设海南海口(高丰)综合炼油厂项目”于“20031023”易主,“本项目交易对象为盛骏公司”。

    林益民说声明只是自欺欺人:“我们四处奔走要讨回公道,但受到很大阻力,对方的势力太广太强了。”境内外媒体在2004年对此案已有报道,但中石化一直不作回应,时代周报720再向代表中石化的公关公司查询,21日获书面回复如下:“陈同海案已经审结,结果已经公布。自事发后,陈已不担任任何中石化的工作。公司早已开启了新的一页。”

    两岸合作曙光重现

    两岸的破冰之旅为林益民这位台商带来希望。2005331,中共中央台湾工作办公室主任陈云林与中国国民党副主席江丙坤达成十二项共识,包括商谈及签订保护台商投资权益的民间性协议。

    同年9月,林益民向海基会正式投诉,并成为海基会向内地转介的首批台商投诉中涉及金额最大的一宗。江丙坤更于20065月,亲自向国台办写信提及此项目问题。

    林益民指出,沙特国王加上海基会的关注,令海南炼油项目的纠纷提升到前所未有的关注高度。经过有关方面超过一年的调查,2007622,陈同海突然以“私人理由”辞去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总经理、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职务。20071015,其被“双规”的消息被官方证实。

     

    林益民续称,从来没有收过任何文件指其外商独资600万吨炼油项目的批文无效,他也一直与沙特合作方保持联系,近日更有多家台湾大型石油企业对项目表达兴趣。

        “我希望陈同海案告一段落后,这个项目可以重新启动,让我们连结中国大陆、沙特及中国台湾的力量,发展海南,也发展南海,这里是第二个中东。” 林益民说。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海南 炼油 陈同海 的报道

  • ·海南“免税岛”图景(2011-01-06)
  • ·海南跨海再问道(2011-01-06)
  • ·对接海南:徐闻的腾飞梦(2011-01-06)
  • ·海南“洗澡”事件 再曝狱政腐败现象(2009-07-16)
  • ·海南车祸身亡富豪 张泉林的生前身后事(2009-07-17)
  • ·陈同海下监 琼炼油上路(2009-07-22)
  • ·国际旅游岛获批 海南岛大布局春暖花开(2010-01-07)
  • ·迟福林:海南国际旅游岛概念推手(2010-02-25)
  • ·填海建百层酒店 海口造岛遭质疑(2010-03-17)
  • ·海南圈地怪现状(2010-07-22)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