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盛安全迫降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09-07-21 16:20:40
  • 高盛,这家曾经的华尔街投资银行之王,正在小心翼翼地寻找新时代的生存发展之道。

    2008年,1128,高盛集团获得纽约州银行业监管部门批准,正式成为纽约州特许银行。尽管早在921美联储就已经批准高盛和摩根斯坦利向商业银行转型,但是,在正式批准下达之后,伤感依然笼罩着位处曼哈顿下区布罗德大街 85号的高盛总部大楼。

    高盛是一家非常骄傲的公司,骄傲到不屑于在总部大楼前装上高盛的招牌,它相信每个人都应该知道布罗德大街85号这几个简单的字样意味着什么。高盛的骄傲使它免遭了雷曼兄弟曾经遭受的屈辱—雷曼的5000多员工曾经眼睁睁地看着雷曼的标志被换成野村。

    捆绑巴菲特

    与雷曼兄弟CEO富尔德在雷曼破产前百般遮掩亏损的事实,破产后百般狡辩推卸责任,同时念念不忘自己的分红,直至被员工在健身房痛打的丑态百出相比,高盛的表现老练成熟很多。

    910,即雷曼宣布破产前5天,富尔德向投资者保证自己根本不需要新的资本,虽然此前一天雷曼的管理人员刚刚计算出公司需要补充至少30亿美元新鲜资本。

    高盛的CEO布兰克芬没有这样做,他明确知道高盛需要注资,同时他找对了求助对象。

    他没有去找财长保尔森,他很清楚,在保尔森从高盛CEO位置直接坐上财长职位的情况下,为了避嫌,保尔森不可能对拯救高盛表现出过多热情。同时,他也非常明确,在当时情况下,钱再多也解决不了高盛的问题,他比绝大多数老练的银行家更早洞察出拯救市场需要的是信心。

    他直接找到了“股神”巴菲特!

    今年925日的《华尔街日报》上登载了一篇名为《巴菲特高盛入股记》的文章,活灵活现地记载了高盛如何劝说“股神”入股高盛。

    这篇文章这样写道:“巴菲特说,周二,我正坐在奥马哈的办公室里,腿跷在桌上、喝着樱桃可乐、吃着坚果,突然接到高盛一位投资银行家的电话。他单刀直入的方式十分少见,上来就追问我:告诉我们,你会考虑以哪种方式投资高盛,公司会想法儿促成交易!”

    打电话给巴菲特的是高盛的特洛特。然后,在电话后几小时,高盛就宣布,巴菲特将向高盛投资50亿美元。

    现在看来,最终的投资方案对巴菲特极为有利,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以50亿美元买下优先股,股息为10%,此外还可以在今后5年中以50亿美元在每股115美元的价位购买普通股。

    对巴菲特有利,意味着高盛吸引巴菲特投资的代价高昂,在方案确定当日,高盛普通股的收盘价是133美元,巴菲特立即获得账面盈利7.83亿美元。即便现在高盛股价跌到50多美元,由于巴菲特获得的是优先股,他也总是立于不败之地。在与巴菲特的交易以及上述募股完成后,高盛原股东持股将被稀释掉20%左右。

    因此,高盛实际上是在用巨款买来“股神”的信用保证。巴菲特良好的声誉能给投资者带来他们需要的定心丸。高盛最大的股东之一马斯克资本管理公司的CEO马斯克说:“巴菲特这次投资像一剂催化剂,加速了我们增持高盛股份。”

    布兰克芬选对了求助对象,巴菲特的50亿美元的投资,比保尔森的7000亿美元拯救计划更令人信服。

    寻监管,换空间

    雷曼兄弟公司的CEO富尔德在接受美国国会质询时,曾经多次反问:“直到我被埋进坟墓之前,我都会想个不停。为什么我们是唯一一个政府不肯救助的金融企业。”

    富尔德的疑问,布兰克芬可以回答他。

    首先,正如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所说:“当时没有相应的机制,没有其他选择,没有相应的规则,我们没有办法筹集资金来挽救雷曼。”雷曼没有足够的实力等到政府作出救援的决定与筹集救援的资金。

    其次,雷曼的人缘关系糟糕。富尔德外号“华尔街斗犬”,他几乎把能得罪的人都得罪了一遍。与此相反,高盛与美国金融管理层关系密切,高盛的前任CEO是现任美国财长、再前任CEO为前任美国财长。同时,在上个世纪70年代,高盛致力于为企业提供“反恶意收购”的保护性服务,大赚特赚之余,在业界也留下了极好口碑。

    最关键的一点是:富尔德以为政府的救助是无偿的,他不知道要获得政府救助需要付出代价。与富尔德竭尽全力想保存住雷曼投资银行的经营模式相比,高盛干净利落地申请转型为商业银行,从而可以堂而皇之地分享7000亿联邦紧急救援贷款。

    转型为商业银行,对于高盛来说成本高昂。据路透社报道,在被批准成为特许银行后,高盛公司将更名为高盛美国银行,新银行将包括高盛资本市场公司、高盛信贷公司和高盛抵押贷款公司,高盛将与其在犹他州的工业贷款公司合并成为纽约州特许信托公司,银行总部将设在纽约市。

    从此以后,高盛将不再只受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监管,而是将面临无数家联邦监管机构更为严格的监管。根据长期关注高盛的分析师布兰德·亨特兹的说法,“相较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的监管介入程度更高。建立起商业银行组织结构,就必须向美联储、美国通货监理局、和纽约州银行监管当局报告,这个成本是高昂的”。同时,高盛如果要吸收存款,那么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的监管也不可绕过。

    接受严厉监管,这是高盛获得政府救援的根本原因。

    转型稳健经营

    转型成本高昂,让人怀疑高盛的决定是否明智。因为,高盛的情况并未到破产边缘。在次贷危机之初,高盛1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上,仅有280亿美元的非流动性资产,而其中只有17亿美元次贷相关资产。同时,高盛在抵押贷款空头头寸的巨额利润抵消了次级抵押贷款市场的投资损失。

    但是,最近传来的消息表明,高盛在最新的一个财季将会面临20亿美元的亏损。这说明高盛转型的决定无比正确。

    这些亏损主要来源于高盛曾经大举购入的不良资产。重组不良资产施展“点石成金”的手段,曾经是高盛的主要利润来源,但是在全球经济衰退背景下,这些手法开始玩不转了。而高盛一些曾经异常成功的投资,也因为整体经济环境变差而产生了亏损,比如,对中国工行的投资曾经给高盛带来20亿美元的巨额利润,但是在上一财季,工行的股票跌去28%,仅此一项,高盛就要减记资产7亿美元。

    显然,高盛的转型并不仅仅是为了应对次贷危机,实际上,次贷危机对于高盛并无显著影响,促使高盛转型的更深层次原因在于:在全球经济面临萧条的背景下,投资银行这种经营模式正逐渐式微。顺应时势转变为商业银行,用接受严厉的监管换取政府的保护,放弃利用短期资金获取高额利润的方式转而吸收长期的存款进行稳健经营,是未来几年甚至几十年里的一种明智选择。

    日前,高盛任命71岁的公司执行董事、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前主席杰拉德·科里根为其新成立的银行控股公司董事长,而科里根在业内是公认的“风险控制专家”。同时,有分析认为,高盛寻求成为州立特许银行,而不像摩根斯坦利那样申请成为国家特许银行,原因在于这能让高盛更容易将业务触角伸展到很多州,这意味着该公司将继续侧重投资银行、交易业务以及富裕客户群,而非很快在全国开展零售银行业务。

    从这两个信息可以看出高盛的策略:蛰伏以待良机。

    不少人著文表示,华尔街的金融海啸预示着一个旧时代的终结与一个新时代的来临。而高盛,这家曾经的华尔街投资银行之王,正在小心翼翼地寻找新时代的生存发展之道。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高盛 的报道

  • ·高盛安全迫降(2009-07-21)
  • ·揭秘高盛:长远上的贪婪(2009-07-22)
  • ·高盛中国15年公关术(2009-07-22)
  • ·高盛VS大摩 低调者称王(2009-09-23)
  • ·从5亿到752亿:高盛-海普瑞-APP暗筑“铁三角”(2010-06-16)
  • ·中信证券“高盛梦”(2012-08-02)
  • ·全球央行的高盛魅影(2012-12-13)
  • ·风格彪悍 退任时仍想着打造中国版高盛(2015-11-24)
  • 对于河科大恳请给予“多些时间的说法”,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提出,“这个实验的周期就两到三个星期,(韩春雨)想要证明,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全面从严治党、领导核心、党内政治生活、党内监督、纪律严明、党内民主、反对腐败、高级干部、权力监督、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选人用人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两个重要文件——《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

    9837:1—随着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正式结束,“民盟中央办公厅接待处主任科员及以下”一职以万里挑一的比例,成为最热门职位。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10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