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南“躲猫猫”事件始末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07-21 13:26:38
  • 2月20日,周五,昆明晋宁警方通报了“2•08”案件(网上俗称“躲猫猫”事件)警方调查结果。最终认定,25岁的玉溪青年李荞明的死亡,是在晋宁县看守所在押期间,与在押人员擅自进行娱乐游戏时,发生的一起意外事件。只是,最终认定通报上,网上流传许久的“躲猫猫”变成了更为拗口的“瞎子摸鱼”。随后,网上又是一波争论。李荞明的家属向晋宁警方提出45万元为赔偿款,其中40万元赔偿,外加5万元其他开销费用。45万人民币,按照目前通行的赔偿办法,是一笔很难足数拿到的钱,也许是玉溪市北城镇大石板村村民李荞明生命最后体现出的价值。

    129,农历初四,中午,李荞明吃了两碗米饭,匆匆走出了家门。

    他急着跟本村其他5个年轻人集合,准备去10多里路以外的青龙山上偷偷砍树,卖点钱。按照同村村民的说法,遗像上清瘦中带着怯意的李荞明,平素是个胆小的人。

    这次,李荞明敢于“铤而走险”,做点附近村民惯用的“补贴家用”的事儿,是为了17天后迎娶青梅竹马的新娘子时,能多请几辆迎亲的车子。“经常有人因为砍树被抓,也就在看守所住几个月,罚点钱就给放了。”李荞明的父亲李德发说。

    然而,李德发没有料想到,儿子这次不但真的被抓了,而且再也没有回来。

    监室里的“游戏”命案

    当天下午4点,李荞明和同村偷伐树木的村民,一起被晋宁县森林公安分局巡逻民警抓获。晚上7点,做了简短笔录以后,李荞明等6人被送进了晋宁看守所,分在不同监室看管。

    李荞明在晋宁看守所9号监舍度过了10天,这个监舍里还有关押了其他犯罪嫌疑人10名。

    李荞明的10天,是如何度过的,至今仍然没有详细的信息公布,也许默默记录的,只有9号监舍灰暗的四面墙。

    128,李荞明在跟狱友玩躲猫猫时引发争端,被同监室的普永华拳打脚踢,最终导致头部撞上墙壁与门框受伤。4天后的1212凌晨,李荞明因“重度颅脑损伤”医治无效死亡。

    221,《中国青年报》发表报道援引普宁警方的通报说,李荞明系在游戏中被同监室人员打伤致死。

    这名25岁的玉溪市北城镇大石板村村民,仅仅因为砍了几棵树,就再也没有回到10余里以外的故乡。

    213,《云南信息报》首先报道了玩游戏撞墙致死的“躲猫猫”事件,经网络转载以后,立刻迅速引起了网民强烈关注。

    “躲猫猫”,迅速成为2009年开年网络上最为红火的网络词语,成为俯卧撑、打酱油以后,又一个充满了悲剧色彩的戏谑之词。

    然而,随着云南省委、省政府的介入,让这个事件出现了更为戏剧性的变化,一度让职业网民们欢呼雀跃。

    网络调查团的一天

    “事件发生的时候,我在开一个宣传部的年度例会,当时也不能上网,等我从网上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铺天盖地了。”221,云南省宣传部副部长伍皓操着有些沙哑的嗓音说。

    伍皓说,这个事情,宣传部门还是反应慢了,如果及早发现,也许能够更从容地面对。

    这一次,云南省官方的应对方式,显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217,伍皓开始关注这个事情,凭借多年的记者经验,他认定这个事情已经不可能通过常规的信息发布平息网络舆论。

    两天后,伍皓提出组建网络调查团调查“躲猫猫”事件的建议,随后,相关部门召开了协调会议。

    “协调会总共开了半个小时,很快达成了一致。”伍皓回忆说。

    219,下午,担心没有人干这个出力不讨好的差事的伍皓,在自己的QQ群里发布了成立网络调查团的信息。

    边民和网友“风之末端”在两分钟之内报名,成为了网络调查团的正副主任。

    随后,云南网发布《关于征集网民和社会各界人士代表参与调查“躲猫猫”舆论事件真相的公告》,公告迅速被转载。

    网民的社会责任感和担当,显然超出了伍皓的预想,一下午,近千的电话打了进来。

    由于网民的踊跃参与,原定4人的名额,最终扩大到了10人。

    “后面都是每100或者200个电话里选一个,我随机选的,外地网友因为交通工具限制,无法入选。”云南省委宣传部新闻处龚飞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220,调查团成员连同工作人员,早晨在云南省委门前集合出发,开始了一天的调查。

    然而,很快,调查组成员开始失望了。

    不能调看录像,也不能跟涉及人员进行面对面的交谈,调查组只能隔着铁窗和铁丝网,看看李荞明呆过10天的9号监舍。

    调查组中年龄最小的大学生李宁,细心地数过9号监舍当时共有在押人员9人。

    除了已经再也不会回来的李荞明,这个监舍又少了一名在押人员。

    之后,在见了晋宁警方,看了相关笔录资料后,调查团结束了调查。

    “去了一天,没看到啥东西。”调查团中媒体代表王雷说。

    王雷的说法,代表了调查团大多数成员的看法。

    由“躲猫猫”到“瞎子摸鱼”

    “我原本以为调查报告会有一个结果,但是没有。”221,伍皓说。跟普通网民一样,守候在电脑前等到凌晨两点,希望能看到一个圆满结果的伍皓,对于网络调查团的最终结果也是有些失落的。

    而调查团最终没有结果的报告,以及几乎同时警方通报,再次认定李荞明的死亡是一起游戏引起的偶然性事件,只不过游戏躲猫猫的大名改成了“瞎子摸鱼”。

    这一切,让记者出身的伍皓,也感到有些不可理解。

    “我们事先没有想到,调查团可能面临的一些情况。”221日上午,云南省委宣传部工作人员有些无奈地说。

    面对有网民对于省委宣传部出面组建网络调查团,会不会面临干预司法的问题,伍皓表示,网络调查团的调查跟司法调查完全是两回事,解决的也不是同样的问题。

    “司法调查需要很长时间,而民众想要知道真相的愿望又如此迫切。”伍皓说,为了保证民众的知情权,按照相关信息公开条例规定,政府才决定组建这样一个调查团。

    然而,这个调查团最终软弱无力的报告,以及同时警方通报的情况,让舆论再次质疑这不过是场秀,甚至调查组成员不过是政府找来的托儿。

    调查团成员,在网络舆论的口径里,迅速从草根英雄沦落到“政府走狗”的地步,逐个地遭到了人肉搜索。

    人肉搜索发现,8名网民和社会代表中,多人实为媒体记者和官方网站版主。这些人,也确实有多人跟调查团成立的主导者伍皓有过一面之缘。

    但是,托的说法遭到了云南省委宣传部的数次否定。

    “我们是想通过组建网络调查团,公布相关结果,来平息网上的热炒,但他们绝不是托儿。”221,云南省委宣传部工作人员说。

    政府举措待评说

    “对于省委宣传部,我们最安全的处理方法,就是不管不问,但是,那样民众怎么看待宣传部门?”221,伍皓说,以宣传部门牵头的云南省政府主动介入,是为了保证民众的知情权。

     伍皓并没有否认,这次宣传部门以主动的姿态,迎接问题、不“躲猫猫”,最初的目标仍然是维护政府形象,是从政府的角度出发的。

     然而,让伍皓没想到的是,他本人会随着事件的发展成为一个网络名人,他本人的一举一动都可能成为新闻。

    “伍皓是个好同志”、“史上最牛宣传部副部长”这样的字眼,最近经常出现在网络文字里。

     “这次,政府不过是以开放的心态处理这件事。”伍皓回应网上说法时说,“以前,处理这类事件,无非是两类手法,一个是拖,另外一个是删。”

     据伍皓解释,“拖”,就是事情发生了,政府方面不管不问、不对媒体表态,等相关部门调查结果出来,舆论关注度降低时,再公布最终结果;“删”,就是找各大网站,把相关内容全部删除,以免影响扩大。

     但是,伍皓认为,这些都不是新形势下政府应该采取的措施,也不符合云南省委、省政府倡导的开放心态、阳光政策。

    “很多人没有注意,今年云南两会,率先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外公布相关新闻,而且第一个邀请了外媒参加两会新闻报道。”云南省委宣传部龚飞说。

     一个事实是,对于云南省官方组织的这次网络调查团的举动,还是获得了专家和舆论的赞同。

    “我觉得从去年的‘虎’到今年的‘猫’,应该说还是有非常大的进步,它是让网民和社会人士来参与,来提升调查的独立性和中立性,以提升它的公信力。”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锡锌说。

    《华商报》发表的评论也表示,征集网民查“躲猫猫”案扩大了公民政治参与,体现了政府的思想进步。

    然而,这次裹挟在一个仍然没有给公众看到最终真相的事件中的政府举措,仍然跟李荞明的死亡真相一样,面临着种种质疑。

    结局还是开始

    222,周日下午,云南省委宣传部通过云南网举行了一次在线答疑。很显然,这次一大早就开始在网上宣传的答疑,跟之前的调查报告一样,承载了民众太多的期望,然而,再一次让网民失望。

    或许是,最初的报道把李荞明之前的经历交代清楚了,或许是,网络调查团提供了太多新闻卖点,李荞明的家人,一度成为了被忽视的人。

    222,李荞明怔怔坐着的母亲,听到有人用陌生的普通话提起孩子的名字,背过脸去,粗糙的手悄悄抹着不断坠落的眼泪。

    李荞明的父亲依然不相信,一个老实孩子,因为偷伐树木被投进看守所以后,还有心情去游戏,还是“躲猫猫”。

    而这波方兴未艾的质疑,让原本以为网络调查团能够平息舆情的云南官方面临着不小的压力。

    “当时昆明市公安局宣传部门是同意的,可是不知什么原因调查组去看守所时就变了。”222,伍皓接受采访时说,19日当天他们与有关部门开协调会时,他也曾提出要让调查组进看守所,看监控录像,见同监室的嫌疑人。

    伍皓说,回想起来,当时自己也是太天真了。

    222,伍皓表示,检方调查结果将在近期公布。“但愿,那是‘躲猫猫’事件迷局最终破解的时刻。”一名网友在相关新闻的评论中写道。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云南 始末 事件 的报道

  • ·云南蒙自警察枪杀市民案疑云(2009-07-17)
  • ·云南“躲猫猫”事件始末(2009-07-21)
  • ·阳宗海砷污染再引争议(2009-07-22)
  • ·阳宗海砷污染风波再起(2009-07-28)
  • ·陆良样本:云南求解群体性事件(2009-09-10)
  • ·云南的机遇与考验(2011-11-10)
  • ·三年连旱“烤问”云南(2012-02-16)
  • ·大旱下的云南森林覆盖率之争(2012-03-01)
  • ·洋雷锋狄家诺 云南版白求恩(2012-04-26)
  • ·云南振翅欲高飞(2012-06-28)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