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能源大省山西转型之痛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07-21 03:45:09
  • 山西,中国的动力心脏,金融风暴的冲击,来得如此悄无声息。事实上,金融风暴对山西的打击,在奥运期间已经开始显现。在经济繁荣时期,资源难求,大家都把眼光紧盯着山西的煤炭。仅仅几个月后,煤炭似乎已经不再重要,自然而然,山西也似乎不那么重要了。煤炭便宜时,山西无力转型,煤炭价高时,山西没有转型动力。事实上,山西的经济结构调整,就是一次次从经济波峰掉到谷底时完成的。在经历过一次长时间的资源牛市后,这次的金融危机,也许将成为山西经济结构转型的一次契机。

    1214日中午,温暖的冬日照耀着古交市(山西太原市下辖的一个县级市),二大(应本人要求化名)叼着芙蓉王,在市政府信访办和几名工作人员闲聊着。

    37岁的二大瘦小精干,留一头短发、短胡须、西装、黑皮鞋配着一双白袜子。做了七八年煤生意的他,仍然是一口古交话。

    二大的煤场里堆放着两万多吨电煤,另一个煤场也堆放着两万多吨,这些煤品质不好,只能用来发电,二大在每吨100元出头的时候买入,现在,他想要以这个价格卖出,却找不到买家。

    大老板忙,小老板闲

    山西省11月的消息称,8000家中小企业停产、半停产,将影响40万人的就业。而山西煤焦行业特聘专家于长滨估计,山西失业人数将达到100万。

     

    今年8月,煤炭价格开始跳水,二大手里的煤卖不出去,用二大的话说是“有价无市,没人要煤”。几个月来,二大每天中午喝酒,下午找朋友闲聊,晚上打电脑游戏。他手下的40多个工人都“放假”了。

    在山西人眼中,二大不算老板,真正的老板是王月明这样的企业家。

    50岁的王月明刚刚被评选为山西省25名新晋商之一。从1999年开始,他的焦化企业从30万起步,发展到如今固定资产17亿的集团公司。

    见到王月明时,他正抽着中华烟,坐在办公室极为精致的功夫茶桌前,喝着普洱,身边是两名员工。与二大相反,王月明很忙。“从8月开始就特别忙,谈生意、谈新项目、谈融资。”王月明说,“此前,我只需要坐在办公室简单动动嘴,很清闲。”

    8月份,从奥运会开幕起,每吨焦炭从3000元骤然跌到950元。

    每次召开两会,或者有全国性的大活动时,山西的中小煤矿就会全部关停,市场缺煤导致煤价高企。这次也不例外,煤价在8月到达顶峰。王月明生怕找不到煤,在奥运前大量买煤。令他始料不及的是,市场突然变脸,此前供不应求的焦炭开始大幅降价,而且有价无市,他手中的煤也大幅贬值。

    8月份每天亏30万,现在好点,每天6万。”王月明说。焦炭价格到达最低谷后,开始回升到现在的1350元每吨。炼焦企业的一个痛处是,焦炉不能停,否则投资上千万甚至上亿焦炉就会报废。“原来7天出焦,现在延期到半个月甚至20天,出一吨就赔一吨。”这是山西炼焦行业目前普遍的减少损失的方法。

    王月明的忙和二大的闲,几乎是每个古交、山西大小老板如今的生活状态。

    不管是繁忙的王月明还是清闲的二大,手下的工人都面临着失业或待业的问题。二大手下的四五十个工人现在都“放假”了。

    山西省11月的消息称,8000家中小企业停产、半停产,将影响40万人的就业。而山西煤焦行业特聘专家于长滨估计,山西失业人数将达到100万。

    过山车上的山西

    早在奥运期间,山西省就全面关停了这类企业。此后,安全生产、煤焦领域反腐败、市场走低等多种因素影响下,这些企业一直未开工。

     

    8月份开始,受金融风暴影响,煤炭价格急剧下跌,这对古交、对整个山西的经济,都是一个重大的打击。停产、半停产,是绝大多数“煤焦铁”企业的现状。

    来自山西省政府的统计数据则显示,到10月,全省中小企业已有8000多家停产、半停产,约占总数的10%

    “到12月份,经济活力大概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一了。”古交市经贸局局长贾国保估计。

    上半年,钢价快速上涨,五六月份达到最高峰期,当时钢材价格每吨6000元左右,跌至11月每吨仅2700元左右。太钢集团有关人士向记者介绍,高峰期时某种不锈钢的价格每吨高达4万元,现在已跌至1万多元。

    山西文水县的支柱企业海威增鑫钢铁有限公司,从7月开始陷入困境。“11月中旬开始,厂里的11个高炉停了10个,剩下还在运转的1个高炉并不是以生产为目的,而是过冬了,这个高炉是为厂里提供热源的,冬天要保证车间里的各种管道和机械设备不被冻坏。”海威党总支副书记张鹏说。

    唇亡齿寒。钢铁企业的不景气,在两个月后,开始明显影响炼焦行业。8月开始,焦炭价格开始跳水,而且是高台跳水。价格从最高3000/吨,一路下滑到不到1000/吨。

    而最基础的煤,受到的影响相对焦炭更为滞后。到现在,煤价仍然在下跌。大同达子沟煤矿工作人员李先生回忆几个月前的场景,颇多感慨:“七八月份时,我们的煤每吨卖到了近800元,还是排长队疯抢。现在是每吨300多元也没人拉!”

    在秦皇岛煤炭网上,煤炭的价格曲线是一条近似45度角向下的抛物线。

    山西还将面对更为严峻的现实—即将开始资源税改革,这或将成为压垮山西的最后一根稻草。“看得出资源税由目前的按量征收改为按价征收已成定局,很可能从200911日开始实行。”大同煤业有关负责人说。改革后的资源税,煤炭资源税很可能按价10%征收,这一标准较市场早前预期的3%至5%高出许多,将极大地提高现有的征收比例,对目前的煤炭企业业绩冲击巨大。

    “年底之前,不管是买方还是卖方,都在想尽办法把货款给结清。不然,到了明年,资源税改革之后,就要交更多的税。”在古交财政局局长陈晋忠看来,“明年一季度,才是最困难的时候。”

    情况的严峻从经济官员的财政预测可见一斑。古交财政局、银行、企业家在不久前专门开了一个会,会议给出了明年的财政收入预测—10亿左右,而这一数字,在今年大约为20亿。

    有专家甚至预计,山西比较贫困的县,明年吃饭财政都有困难。古交相对而言是个比较富裕的县。不过,陈晋忠还是为明年一季度预留了1000万财政,准备过冬。

    难以奏效的自救

    山西省发改委1名官员表示,在短期之内,山西能做的是从今年第四季度国家新增加的1000亿元的国家投资中积极争取项目。

    在金融危机影响山西之处,山西焦炭行业曾试图联合自救。

    610日,产量占山西全省三分二强的243家焦炭企业在山西介休绵山风景区一家宾馆的会议室里签署了《山西省焦炭行业生产自律公约》和《山西省焦炭行业价格自律公约》(简称《绵山公约》)。开始限产保价,限产规模为20%40%

    《绵山公约》一度被视为焦炭行业的救命稻草。然而,随着经济危机的深入,限产的规模已经到了60%70%,但是焦炭的价格仍在一路下滑。

    1116日,山西焦炭集团、山西焦化集团等山西8家焦化企业与邯钢等华北地区7家钢铁企业齐聚北京,召开市场分析协调会,并商定了11月份国内焦炭指导价,暂定为每吨1600元。

    由焦炭和钢铁两大行业共同协商制定的焦炭价格指导价,尚属国内首次。

    “虽然制定了每吨1600元的保护价,但许多焦化企业资金困难已成不争事实,为了回笼资金,每吨1600元的价格根本受不住。”山西焦化集团一位干部说。在市场面前,价格联盟软弱无力不堪一击。

    在全国的救市热潮下,1119日,山西提出,从现在起到2010年底,山西将投资超过6500亿元,用于扩大投资拉动内需,提振信心,提升基础设施和社会事业整体发展水平。

    刚上任不久的代省长王君公开表示,山西经济发展在基础设施建设、社会事业发展、农村社会事业发展、生态环境治理工程建设、城市扩容建设和大企业发展这6个方面潜力很大,有较充分的回旋余地。

    外界看来,山西预计投资的6500亿元,将被更多地投入到这6大方面。

    山西省发改委1名官员表示,在短期之内,山西能做的是从今年第四季度国家新增加的1000亿元的国家投资中积极争取项目。

    铁路建设,是最先被确定的大项目。126日,山西省与铁道部在京签署《铁道部、山西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推进山西铁路建设有关问题的会议纪要》。根据《纪要》,2010年前,山西将新开工铁路建设2000多公里,投资总额达到1500多亿元。到2012年,山西省铁路营运里程将达到5300公里,路网密度将达到全国平均水平的2倍。这将是山西省建国以来最大规模的铁路建设潮。

    在央行放松银根的情况下,给企业输血成为可能。人民银行太原中心支行的数据显示,山西省金融机构10月新增人民币贷款8.8亿元,而在11月,这一数字暴涨10多倍,达到了101亿元。

    出路还在煤炭资源

    王君初到任时,力抓安全生产,无心它顾。在金融风暴深度影响山西时,王君仍在四处调研,其主政思路,仍然是谜。

    煤炭,成就了山西,也束缚了山西。煤焦铁这个“黑三角”经济链,在山西整体经济的比重超过了80%。以资源为导向的“黑三角”经济链,在这次金融风暴中,脆弱得如同一叶风暴中的小舟。山西面临的困境远比珠三角和长三角更为严峻,经济衰退,不再需要煤炭工人冒着生命危险挖煤。他们要么已经回到老家,要么正在回家路上。面临失业的人数,或将以百万计。

    山西曾数次试图摆脱这种尴尬。转型,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已经提出,然而,多年之后,山西的重工业比重,仍然在不断增加。

    “限产保价,是经济不景气时资源地区唯一能做的。”山西省社科院能源所研究院夏冰说。一直以来,山西的方法就是关停小煤矿、小焦化厂,限制产量。“10个厂子排在一起比大小,关掉后面5个小的,保前面5个大的。”

    正是这一次次的经济危机,一次次“关小、并大”在推动着山西经济进行现代化,产能集中后,山西经济的调节能力将越来越弱。      

    面对后劲不足的经济结构,如何转型?在金融风暴的席卷下,再次困扰山西当局。而这次不同的是,金融风暴还裹挟着矿难的阴影,危机中,山西临阵换将。

    王君初到任时,力抓安全生产,无心它顾。在金融风暴深度影响山西时,王君仍在四处调研,其主政思路,仍然是谜。

    转型,是历任山西主政者都必须面对的问题,也是王君将要面对的问题。

    在很多山西人看来,山西没办法向轻工业转型,那是舍本逐末,相比珠三角和长三角,山西在这条路上毫无竞争力。

    根据山西省社科院的调查报告,在2005年前后,山西已经进入工业化中期。在专家看来,山西的出路还是需要围绕煤炭资源。“延长煤炭资源的产业链,把煤炭产业链现代化,这是山西的出路。”山西省发改委一名官员说。

    这也是山西近年来转型方向。除了煤焦铁之外,发电、煤炭化工以及建材,都是煤炭产业链条的后续产业。在金融风暴的影响下,山西经济的跷跷板又开始像后续产业倾斜。

    王月明办公室窗外,是正在建造的新厂房。明年,王月明的集团将投资古交发电厂二期、一座大型水泥厂、一座砖厂。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山西 能源 煤碳 的报道

  • ·山西首富张新明之逃(2010-11-16)
  • ·能源大省山西转型之痛(2009-07-21)
  • ·山西煤改陷入僵局(2009-07-27)
  • ·山西面临转型之痛 GDP全国唯一负增长(2009-08-06)
  • ·山西煤炭:整合进行时(2009-09-10)
  • ·山西煤改 3000亿民资流向何方(2009-10-28)
  • ·山西省社科院能源所所长王宏英:煤老板应退出历史舞台(2009-10-28)
  • ·温州煤老板500亿搁浅(2009-11-05)
  • ·勾兑打翻了山西醋坛子(2011-09-07)
  • ·山西民间借贷:转型中的危机信号(2011-10-20)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