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辛格:“经改之父”再掌帅印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09-07-20 12:49:26
  • 印度持续一个月的冗长选战宣告结束,76岁的曼莫汉·辛格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国大党获胜后的首个交易日,印度股市大涨17%,英国著名政经杂志《经济学人》撰文认为,尽管新一届印度政府尚存在不少变数,但辛格通过了他的首次考试。但接下来的考验对于这位老人来说更为艰巨,人民期待着他能组成牢固的联盟,带领印度社会进行彻底的改革。

    最后,如何实施这些改革措施是最为重要的一环,辛格过去当总理时暴露了他软弱和不称职的一面,他组建了数不清的由杰出人士组成的委员会与内阁抗争,而自己却一直避免与议会发生正面冲突以及作出一些强硬的决定。萨利表示必须做出改变的首先就是辛格。他必须在总理办公室内运筹帷幄,让每个内阁成员发挥自己的作用并团结在他的领导之下。“但我不确定他是否拥有这种才能”,萨利说道。她接着说:“我的担忧是,辛格二代政府与辛格一代政府区别不大,冒牌的改革派永远都是冒牌的。”她表示新政府有可能使印度经济变得更差。


    516,辛格所在的印度国大党在议会人民院(下院)选举中获胜。一周后,新一届政府在首都新德里宣誓就职,辛格成为继开国元勋尼赫鲁之后,30年以来首位成功连任的印度总理。

    首次“赢”得大选

    新政府就职仪式522在总统府举行,印度总统普拉蒂巴·帕蒂尔主持。辛格头戴标志性蓝色头巾,第一个宣誓。他在誓词中称,自己将“维护、保护和捍卫宪法,全身心投入工作,为印度人民的福祉服务”。

    国大党在大选中获胜后,该党主席索尼娅·甘地随即在议会提名辛格为下任总理。她一念出辛格的名字,新当选的国大党议员们就以敲击桌子的方式通过提名。

    过去5年中,在这位牛津大学经济学博士的带领下,印度经济保持了8%左右的年增长速度。辛格表示,此次大选结果表明,印度人民认可国大党的政策。

    虽然成功连任,但事实上,这却是辛格首次在真正意义上赢得大选。

    辛格在印度政坛崛起始于1991年,时任总理拉奥邀请他出任财政部长。此前辛格曾任教于德里经济学院以及牛津大学,并以专家身份,先后任职于印度中央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亚洲发展银行。他曾对一位记者表示,对于受邀出任财政部长,他感到非常惊讶。“我简直无法相信,但朋友们却告诉我,你要去当替罪羊了,看吧,不出半年,你就会被扫地出门。”

    尽管其时印度经济正处于泥潭之中,辛格还是临危受命,他表示:“所有重要的咨询工作我都做过了,现在有个机会让我成为政治家,无论是否会面临失败,但我至少会在印度历史上留下个脚印吧”。

    印度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经济改革随即展开,辛格向官僚风气浓厚的经济体系开刀,简化税务制度,又废除各种沉闷的规章制度,为经济松绑,国内通货膨胀受到抑制,印度经济开始起飞,并在上世纪90年代保持了高速增长。

    1999年,辛格参加印度下议会选举,遭遇失败,他所在的国大党将其委任为上议会议员。2004年大选,国大党获胜,但主席索尼娅·甘地拒绝出任总理,辛格得以接任。

    辛格曾将失败的选举经历归咎为自身政治基础的匮乏,但5年的总理任期为他积累了足够的资本,2009年大选之前,辛格休假6周接受了心脏支架手术,全力备战。

    大选前,许多分析员预测,国大党、印度人民党这两个国家级政党,以及第三阵线势均力敌,即使国大党获胜,也将只是险胜。结果分析员们大跌眼镜,在下议会543个议席中,国大党领导的团结进步联盟(UPA)赢得了262个。《印度斯坦时报》认为,团结进步联盟获胜的关键在于他们在最重要的12个邦中获得了压倒性胜利,这12个邦拥有下议会全部543个议席中的414个,团结进步联盟80%的议席均来自这12个邦。共有4.17亿选民投了票(投票率为58%),其中1.19亿把票投给了国大党。

    国大党取得近20年来大选最好成绩,议席由上届的145席上升至206席,1991年第十届人民院选举时,因拉吉夫·甘地被暗杀,国大党在选民一片同情之下获得232席。此后,国大党支持率一路下滑,连续三届大选败北,直至2004年才以7席微弱优势意外战胜印度人民党。

    此番大胜让辛格有了组建强势政府的可能,尽管根据印度《选举法》规定,当赢得大选胜利的党不能成为议会多数党时(获得超过50%议席),必须联合一些小党组成临时执政联盟。但议席接近过半的国大党对同盟政党的依赖程度将可能降至最低。

    组阁风波

    身为经济学家的辛格为人温文尔雅,被誉为印度政坛“最绅士的政客”。他在10亿印度人面前一直保持着低调实干的形象,被认为或许是印度政坛上最为清廉的政治家。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上届印度议会的543名成员中,有128人曾面临刑事指控或贪污腐败调查。

    按计划,在印度新一届政府的庞大内阁将拥有79名成员,但522就职仪式当天,只有辛格本人与19名部长宣誓就职,当天上午,国大党最大盟友德拉维达进步联盟(DMK)领导人卡鲁纳尼迪和他的大队随行人员乘飞机离开了新德里,没有出席就职仪式。

    卡鲁纳尼迪负气出走的原因是,DMK同样在大选中获得了出人意料的大胜,却没有获得更多的内阁部长职位。在印度南部泰米尔纳德邦,DMK获得了该邦22个下院议席中的18个。

    卡鲁纳尼迪随即向辛格发难,要求在新政府33位部长中占据5个名额,比上届多两个,这意味着除了他两位忠实的“战友”,航运、道路运输和公路部长巴鲁以及通信和信息技术部长拉贾能继续留任外,卡鲁纳尼迪还能安排他的一双儿女,以及他的甥孙马兰成为内阁部长。

    法新社则称,在所有的79个内阁职位中,卡鲁纳尼迪要求拥有9个,但辛格只同意给6个。

    DMK的谈判被认为是辛格企图建立国大党权威政府所遇到的第一个考验,辛格的强硬表现获得了评论家的掌声。

    事实也证明,在这场暗战中,辛格取得了胜利,在印度选举网公布的内阁部长名单中,DMK最终占据三席,拉贾继续担任通信与信息技术部部长,卡鲁纳尼迪之子M.K. Azhagiri和甥孙马兰分别担任纺织部长以及化学及肥料部长。

    去年宝莱坞的卖座电影《辛格为王》讲述了一位来自印度小镇的空想社会改良家接掌并改变了澳大利亚一个印度黑帮帝国的故事。故事与印度当前的现实至少开始有一点相似—在这里,政治被认为是流氓们的最后手段。在印度,这种单调乏味的讨价还价式政治还在一代接一代上演。印度发行量最大的英文报纸《印度时报》认为,国大党此次大胜以及辛格的强硬表现,让不少印度民众似乎看到了某些信号,希望辛格领导的新政府能比上一届政府保持更清晰的政策连贯性,更有效率而不是昙花一现。

    辛格的“梦之队”

    辛格523任命的首批6人部长名单初步体现了这种连贯性。这6名部长分别是:财政部长慕克吉、外交部长克里希纳、铁道部长班纳吉、国防部长安东尼、农业部长帕瓦尔和内政部长奇丹巴拉姆。其中外交、国防和财政部长均为国大党重要成员,辛格本人兼任人事部、规划部等6个部门的部长。奇丹巴拉姆、安东尼和帕瓦尔为留任,慕克吉则是上任外交部长。

    新财长慕克吉是这一系列任命中最大的争议人物,作为一名政坛老手,他1975年即进入印度内阁,并曾在1982年到1984年的甘地夫人内阁中担任财政部长。但当时的印度经济跟今天有天壤之别,他的部门是经济的“指挥棒”,决定国内公司应该进口些什么、生产些什么。《经济学人》认为,慕克吉更接近于一个维修工而不是一个幻想家,他能否适应如今更开放、更有生气的印度经济形势尚存疑问,因此,他们认为,在暮气沉沉的慕克吉的带领下,印度经济将难以维持目前9%的增长速度。

    但可以肯定的是,在第二个5年任期内,辛格将继续推动经济改革。英国《金融时报》引述高盛经济学家波达尔在有关大选的一份报告称,过去5年在国大党领导的联合政府任期内遭搁置的一系列改革,如今有望得到推进,有些甚至可能在新政府执政的头100天内实现。“政府能否成功完成这些改革对投资者情绪至关重要。”

     

     

     

    “辛格二代”如何改革?

    尽管国内对于辛格再次出任总理一片叫好声,各行各业和媒体对于辛格和他的“梦之队”都表现乐观。但有部分学者仍表现出担忧的态度,其中伦敦经济学院的贸易专家拉兹恩·萨利就撰文对“辛格二代政府”能否推行有效的改革发出了疑问。

    印度国内的乐观主义者认为辛格和他的团队都是真诚的改革派,只是被上届政府复杂的内阁同盟所束缚,以致变革无法开展。但萨利则认为他们只是一群虚伪的改革者,他们只会坐在宽敞的办公室里,继续享受上届政府的遗产,当国民指责政府什么都没做时候,他们就会把责任又推到过去混乱的同盟政治上。

    在全球金融危机日益扩散的今天,有部分改革项目的实施是迫在眉睫的。今年,印度政府公布的经济增长预估是5个百分点,部分学者警告说,印度不能再坐食过去的成果了,不改革,这个国家将面临更低的经济增长率和更严重的失业、贫穷等社会问题。

    萨利表示,没人敢保证新政府会带来一场彻底的变革,但面对人民的期待,辛格应该至少感觉到一些压力,并开始初步进行小范围的试水。他的首要任务应该减少政府开支、缩小财赤以达到可持续发展水平,例如实施2003年制定的《财政责任和预算管理法案》。接着,辛格应该促成国会通过对外资企业增加保护的计划,推进银行和养老金改革,降低对外资从事零售业的限制,这样一来像美国沃尔玛、英国特易购、法国家乐福等零售业巨头能进军印度市场。简化对工业产品的课税手续,并将课税标准降低到与东盟、中国接近的水平。至于在基建方面,港口、公路和机场的合作建设计划应该优先考虑。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辛格 印度 的报道

  • ·辛格:“经改之父”再掌帅印(2009-07-20)
  • ·外交逢源:不一样的印度(2010-11-03)
  • ·印军“凶猛”(2010-11-03)
  • ·印度的隐秘战争(2010-11-03)
  • ·印度进入“拉胡尔•甘地时代”?(2009-07-15)
  • ·《印度时报》印度国防走向多“源”化(2009-07-16)
  • ·印度大选 7亿人“参战”(2009-07-17)
  • ·在印度触摸新能源(2009-07-22)
  • ·赛义德:印度总是找替罪羊(2009-07-23)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