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潜规则下的南京艾滋流言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07-20 12:22:08
  • 一条多名医生与女医药代表有染并感染艾滋病的流言,产生于医疗行业长期存在的潜规则。但人们又希望用这个流言去摧毁潜规则。

    流言凶猛,“李佳”是谁

    “江苏省人民医院好多医生得了艾滋病,然后他们又传染了好多护士。”5月的南京,这样一个令人惊恐的消息爆炸式地在全城传播,并很快传遍全国。

    许多网站转载了同样一个帖子:

    省人民医院惊爆四位主医师同时感染艾滋病,据传是与同一名医药代表有染而感染上,医院潜规则瞬间毁掉省人民医院四把主刀手。业内一向有“省人民,女医药代表水淋淋”的传闻,而水淋淋眼下变成了血淋淋。

    接着,有人指出这个女医药代表叫“李佳”,512,有一个网民在当地网站“极速社区”发布了所谓的女医药代表的照片。几天后,更有人称破译了“李佳”的QQ空间,将其中四幅照片公布出来。照片中的“李佳”,妖媚而性感。

    正是因为这些照片,使得上述的流言一夜之间传遍全城。

    但是并没有一个叫“李佳”的人出来对此表示承认或者反对,网民也不能提供确实的证据证明有过这样一个人。

    而这位所谓的“医药代表李佳”,网民开始称其为中美合资上海施贵宝制药有限公司员工,后又有人指称其为无锡纽迪希亚制药有限公司员工。

    施贵宝南京办事处的一位女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强调,他们公司从来没有一个叫“李佳”的职工,如果是在南京办事处的,她不可能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员工,至于上海总部有没有,她表示,没听说过。之前,施贵宝发布过声明称,该公司没有叫“李佳”的员工。

    流言的另外一个当事人,无锡纽迪希亚制药有限公司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承认,确实有一个叫李佳的员工,但是她身体健康,根本没有感染过艾滋病。其负责媒体关系的负责人胡维明专门给时代周报记者发来邮件,将一份该公司的声明同时发来。邮件中称:

    我公司确有员工名李佳。自加入本公司以来,李佳一贯遵守公司的各项规章制度及相关的国家法律法规和社会公德。李佳本人身体状况一直良好,根本没有所谓“感染艾滋病”的情况。而且,李佳既非出生于1982年,此前也无施贵宝公司工作经历。相关帖子所指的内容纯属恶意诽谤。

    江苏省人民医院立刻处于舆论台风的中心,小张,是江苏省人民医院的一名普通医生,虽然他不是网络传言的外科医生,但是还是有很多人打电话过来询问有关情况。

    在咖啡馆的一个角落里,小张苦笑着说:你不知道,来打听的人,什么目的都有。你越是说不知道,他们越认为我们是在隐瞒,真不知道这世界怎么成了这样。我现在一出门,就跟做贼似的,好像我得了艾滋病!

    事实模糊,真相莫测

    在留言迅猛传播的512之后两天,江苏省人民医院以声明的方式对传言作了回应:

    近日,西祠胡同等网站盛传江苏省人民医院数名医生染患艾滋病的消息……经查,网络上流传的关于我院数名医生染患艾滋病的消息纯属捏造……近年来,我院工作量逐年攀升,每天门急诊量上万人次,手术上百台,迄今没有出现一例在我院感染艾滋病的患者和医务人员。

    江苏省人民医院宣传室主任张群女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医院所有的说法都是以网上的声明为准,她本人不能提供更多的消息。

    这个流言为什么会出现?时代周报记者在南京的数日调查内,听到了这个事件很多种版本,其中有一个来自于医院内部的一位部门主任的说法是,一位在医院就诊时持假医保卡的患者被医生训斥后为泄愤在网上造谣,而此人现以被公安抓获。

    江苏省人民医院的小张医生透露了一个信息,在一年前,省人民医院确实有一位W医生在检查身体时发现HIV的一个指标呈微弱阳性,但是此人早已离开医院。至于网上盛传的那位外科医生,在传闻的这些天里仍在门诊工作。他认为,这可以从侧面印证,这位医生是没问题的,不可能有医院会让一个得了艾滋病的医生继续执刀的。

    小张也承认,最近确实做了体检,但是并不是外界盛传的在中国科学院皮肤病医院(研究所)里进行的,而是医院内部做的检测。

    江苏省人民医院院长王虹女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承认医院确实出现过一个医生是艾滋病毒携带者,但是那个人早已离开医院,而且他只是检测阳性,和艾滋病人还是有区别的。

    “这个事情和医院没有直接关系,不是在医院的交叉感染,医院是很安全的,这么大的医院要是不安全,还得了吗?我们现在还是门庭若市,一床难求,不是哪一个人造谣就能造得了的。”王虹说。

    而日前有媒体报道,所谓在西祠胡同发帖者已被警方拘留的说法也不准确。南京警方有关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只是找他咨询了一些情况,并没有拘留他。

    有传闻,某个医药代表“李佳”,已经在该流言出现后报警,但是该消息目前无法确证。

    而据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在南京某三甲医院内部的一次招标会上,该医院的一位负责人称南京有一家医院有2名艾滋病毒携带者,他们医院有1名。但是这些消息无法从官方渠道得到证实。

    小张医生说,实际上,老百姓在流传这个事情的时候,大多数并不是真的对桃色事件和艾滋病感兴趣,他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小张医生认为,很多人在说这个故事的时候,其实往往是因为痛恨医生和医疗界,所以不断地给这个故事添枝加叶,使得传言中的被感染人数不断升高,而桃色事件仅仅是大家用来开头的一个噱头而已。

    流言指向药品潜规则

    “女医药代表和医生上床是不是惯例,人数多吗?”时代周报记者向一个在南京从事了十多年医药代表工作的资深人士先生请教。

    他哈哈一笑:“不是惯例,但是有很多男主任喜欢趁机揩油,毕竟要上床的话单位里面会很快知道,会对他的工作有影响。比例嘛,据我了解不大。”

    医药代表和医生的关系,在很多人看来,很难清清白白。而其间的关系正是社会舆论所广泛诟病的医疗腐败的一个重灾区,如果加上一个桃色因素,这样的事情注定要在社会上广泛传播。

    “其实,在医药代表这个行业中,男性比女性更多,据我观察,比例大致为21这个样子。女代表一般在基层比例比较大”,这位资深医药代表说。

    “其实,这件事情之所以被广泛关注,正是因为这里面掺杂了老百姓对医疗界腐败的痛恨,所以他们听说医生得了艾滋病,都感到很高兴,有种快感,有的人甚至把‘李佳’当成了女英雄,称之为圣女”,一位长期与医院做生意的先生说。

    先生所谓的医疗界腐败与医药代表能发生联系的正是医药的价格。媒体多年来一直就揭露某些出厂价只有2毛钱的药可以在医院卖到30元的价格。

    先生说:其实药厂挣得很少,药价虚高正是在流通环节出了问题。医药代表当然是卖得越多越挣钱,但是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医药代表给了有处方权的医生。

    他向时代周报记者描述了一种药从厂家进入临床的整个流程:药品出厂销售到商业批发公司,然后由商业公司再销售到医院,由医生再处方给患者。

    在这中间有很多需要打通的环节。

    比如,首先,商业公司同意采购。在这个环节,外企基本不需要做太多工作,因为品种销售量大的基本为商业公司的优质客户。国企需要做一定工作,但费用不高,几顿饭一个小红包就可以解决。

    其次,医院这一环节。药品要进院,需要相关科室打进药报告,由医院药事委员会批准,药剂科采购才能在医院销售,俗称开发医院。

    然后就是医院内部的销售。在这一环节要科室主任同意才能在本科室销售。一般由厂家组织小型的科室内的推广会,在会上由主任点头同意使用,这样才能由小医生处方。

    最后一个环节是日常处方的开发,这都是由小医生完成,开方猛的叫枪手,更猛的叫炮手。

    在这个链条里面最关键的是负责药事的副院长,药剂科主任,科室主任。

    用来打通这些关节最有效的当然是钱,当然可以辅以其他内容。有些时候是医药代表请医生到外面“马杀鸡”(按摩),至于赤裸上阵,肉帛相见的也有,肯定有,但是不是普遍现象。

    在这里,医药代表最怕的是医生提出额外的要求。因为每个行业内都有潜规则的,对每个事情都有合适的价格,每个额外的要求,外企要报批,国企意味收入减少。但是,如果医生有要求,医药代表一般是尽量满足。

    先生也很苦恼:现在社会上对我们医药代表很讨厌,认为是我们把药价搞高了,实际上不是,都是这个医疗体制导致的,我们只不过是中间的一个环节而已。“关键的问题是,目前的制度如此,我们的药品销售只能按照这个方式进行,要想不出现这样的情况,除非医疗制度有一个彻底的变革。也许那时候,我们医药代表再也不用金钱和美色来诱惑医生了,也更不会出现类似艾滋病传言的说法了。”

         “其实,这次艾滋病流言的真相不在于发现了多少个艾滋病人,谁感染了艾滋病毒”,他吐着烟圈,慢条斯理地说,“事实上,真相就是人们感觉到了比艾滋病毒更令人痛愤的潜规则,他们用这个流言去摧毁它,希望借此能够重建规则。”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南京 流言 艾滋 的报道

  • ·非典型“裸奔”的南京土地官员们(2009-07-17)
  • ·潜规则下的南京艾滋流言(2009-07-20)
  • ·保护南京老城南:注定的败局(2009-08-06)
  • ·南京老城南保护面临转机(2009-09-16)
  • ·南京爆炸问责(2010-08-05)
  • ·南京南站:“早产”惹的祸(2011-07-20)
  • ·南京婴儿安全房的14天(2013-12-26)
  • ·走进阜阳艾滋孤儿的世界(2009-07-21)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