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部引擎 重庆12年嬗变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07-17 22:40:04 来源:
  • 1997年重庆直辖。在西部经济版图中,直辖后的重庆应该基于一种什么样的定位?尤其是与西安、成都相比,找到准确的定位对新重庆的崛起无疑有着很现实的意义。从1997年直辖后百业待兴到今天意欲成为西部经济的引擎,12年的嬗变,重庆正在演绎着一个大城复兴与崛起的范本。

    “你们刚刚经历了一次塞车,但我可以保证,进入北部新区后道路畅通无阻。”这是327日重庆市北部新区工作委员会副书记陈乃文向赴渝参访的港澳媒体记者推介北部新区时的开场白。

    12年前,北部新区不仅不存在,更谈不上道路畅通。12年后的今天,北部新区不仅工厂林立,港口、铁路枢纽、航空、高速等立体交通同步构建完成。刚刚过去的全国两会上,重庆籍的全国人大代表提出议案:“以北部新区为核心,合并江北区、渝北区、北碚区、合川区,共同构建两江新区”,引发一场关于重庆新定位的热议。

    “现正在等待中央批准成立和挂牌的时间。”北部新区管委会社会发展局一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两江新区将成为继浦东、天津滨海新区之后的中国第三大经济开发区,两江新区的获批不仅对重庆,对整个西部地区经济发展都是一件大事。”

    借水路突围

    12年前,伴随着重庆大田湾体育场上万球迷“重庆、雄起!”的呐喊声,重庆迎来了一支甲A足球队的同时,也迎来了一个新的起跑点—直辖。带给重庆机遇的同时,也让重庆面临前所未有的考验:百万移民怎么移出,大城市如何带动大农村?“当时移民的问题,有国家出面来协调,各个兄弟省市相助。但重庆未来发展的方向,则要靠自己去摸索。”重庆市发改委的一位官员说,摸清自身发展优势、确定以交通为突围方向是当时新重庆的首要任务。

    世界工厂在中国,中国工厂在西部。由于西部的人力成本和土地成本都比东部低,因此,西部似乎更为具备低成本的优势。处于川江中心位置的重庆也因此一度成为西南地区的第一经济重镇,最大的货物集散地和商业中心、制造业中心、金融中心和外贸中心,也是整个西南地区通向中原腹地和沿海地区的咽喉,这些都是川江曾经带给重庆的荣耀。而此后重庆的衰落,也是随着长江水道地位的下降开始的。

    1997年重庆直辖。在西部经济版图中,直辖后的重庆应该基于一种什么样的定位?尤其是与西安、成都相比,找到准确的定位对新重庆的崛起无疑有着很现实的意义。重庆市发改委一位官员说,重庆发展最难就难在通道建设。与西安、成都相比,重庆除了拥有川江的便利外,没有更多的产业发展优势,而川江正是拉开重庆与成都、西安差异化发展的最好借力点。

    直辖初到现在近12年的时间,重庆一直致力于成为长江上游物流中心,力主修建铁路、高速公路和港口。成渝高速铁路、渝怀铁路、与周边省市对接的高速公路等已经或者即将建成,兰渝铁路开工在即。重庆交通也由最初的“8小时重庆”目标转到现在的“一小时重庆经济圈。”

    重庆的想法是,通过铁路和高速公路与云、贵、川、陕、甘等省相接,把这些地方的货物吸引到重庆从川江运出。在西部,尤其是重庆,高速公路每公里的造价甚至高达8000万元,是东部造价的近3倍。从水路走,不仅成本低,而且直接降低了产品成本并提升了产品在市场上的竞争力。

    构建“一小时经济圈”

    解决交通问题的同时,谋略整体经济发展布局就成为重庆必须解决的一大难题。

    重庆一长期从事区域经济研究的学者谈道:作为一个大都市,重庆经济布局面临的一个最大问题就在于经济腹地过于狭窄,而经济腹地的能量又相当匮乏,存在着明显的缺陷,就是典型的二元经济结构。作为主城的重庆,经济高速发展,社会进步明显,具有浓厚的现代大都市氛围,而重庆的非主城地区,呈现出典型的工业革命前社会的局面,整个区域的经济体系,几乎还处于一种自给自足的发展状态。

    学界看到的问题,当地政府官员并非无视。2006年底,重庆市人大审议通过了与主城区紧邻的合川、永川、江津、长寿、南川等区域化县市为区的议案。同期启动的退二进三政策,将原来位于重庆主城各区的一些大型工业企业往合川、江津、长寿等新区的工业园区搬迁。

     

    重庆市综合经济研究院院长易小光认为,“当‘一小时经济圈’完成产业布局后,每个组团城市功能不同,有的侧重居住,有的侧重工业,有的侧重旅游……”易小光说,待一切布局形成,“一小时经济圈”将释放出强大的产业能量,以万州为中心的三峡库区城镇群和以黔江为核心的渝东南城镇群延伸,并为“两翼”需要转移的劳动力提供就业机会,带动“两翼”发展,向长三角、珠三角、成渝经济带等地辐射。

    特有的公路、铁路、水路联运优势,为重庆区域经济结构的调整和重庆物流产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重庆也因此具有成都、西安无可比拟的优势成为西部的物流中心和商品的集散地。物流中心的确立必将带动重庆成为西部的商贸中心,并继而成为金融中心和经济中心。

    《纽约时报》曾经预言,重庆将是“中国未来都市的范本”,但还需要时间,而又不仅仅是时间。预言背后的潜台词就是:“未来重庆必须大力发展以金融为主的现代服务业,否则重庆的经济发展会被局限。”重庆银行的一位高管直言。

      随着交通体系的逐步建成,重庆产业结构也得到了极大改善,越来越多的海外资本和跨国公司都来到了重庆,这就对重庆服务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尤其是金融业的软硬环境建设。可以这样讲,金融体系是否健全是衡量一个地区或者城市服务业最重要的一个指标。具有完备的金融服务体系,相应的这个地区的经济就充满活力。

    这是经济发展必须具备的产业链。重庆在谋略交通和产业布局后,开始加强金融生态的改善、金融体系的建立,把重庆建设成长江上游金融中心的战略规划也随之逐步实施。从2003年开始,重庆用六年时间基本上完成了多层次的金融体系的构建。

    西部经济发展引擎

    立体交通体系、一圈两翼经济布局、金融体系建立,12年时间,重庆完成了一座大城崛起的雏形。“但重庆的经济布局目标不仅仅针对重庆本身,更希望能成为整个西部经济发展的引擎,为此重庆规划了两江新区。”重庆市发改委一官员直言,两江新区已经获得中央同意,新区的建设发展有望成为国家的一大战略。

    所谓的两江战略,就是依托长江港口群,把北部新区、渝北区、江北区、北碚区四地整合,把物流与产业有效嫁接,大力发展临港产业,以带动城市和西部地区的发展。整个两江新区土地面积达900平方公里左右。

    重庆工商大学副校长廖元和坦言:“重庆两江新区看起来是个小事,但如果放到整个中国的经济发展来看,就是一个大事。”廖元和把重庆北部新区的寸滩保税区和将来两江新区的设立,视作国家战略调整的序幕。“如果沿海的对外开放叫做海洋战略,那么西部的开发开放就称为内陆战略,中国需要从过去单一的沿海战略,走向沿海战略与内陆战略的结合。”

    重庆市常务副市长黄奇帆曾对外表示,中国经济目前的对外依存度达70%,主要表现在沿海的对外依存度较高,内陆的对外依存度是很低的。像重庆,只有13%。经历这次世界金融危机的冲击后,中国将进入“内需立国”时代。这是重庆面临的巨大历史机遇。

    这无疑也是中国最大的现实。而当金融危机将东部沿海地区这架高速运转30年的引擎强行制动之际,人们把中国经济增长的希望投向了内陆,投向了西部,投向了重庆。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重庆 西部 引擎 的报道

  • ·重庆“笔电”风云(2010-12-02)
  • ·直击重庆民间医改试验(2009-07-16)
  • ·西部引擎 重庆12年嬗变(2009-07-17)
  • ·重庆第一民办高校争夺战(2009-09-03)
  • ·文强招了:“平安是福”喃喃不已(2009-10-14)
  • ·文强受审在即 审前准备低调神秘(2009-12-02)
  • ·乌小青自杀亟需“第三方调查”(2009-12-02)
  • ·坠入漩涡中的律师(2010-01-07)
  • ·港式储地:重庆融资秘诀(2010-06-10)
  • ·文强身后事:亲人不愿设灵堂(2010-07-14)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