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印度大选 7亿人“参战”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09-07-17 17:39:29
  • 828804个投票站、超过35个选区、7.14亿选民、4000名候选人……在这个国土面积亚洲排名第2的“象国”,世界最大规模的大选正在展开。从刚做完心脏搭桥手术的现任总理曼莫汉•辛格、尼赫鲁家族第三代拉胡尔•甘地、以“变革”为口号的人民党主席阿德瓦尼,到印度最底层达利特人出身的社会党主席库马里•马亚瓦蒂,印度大选绝对是一场不乏明星和忠实支持者的竞选秀。

    5年一度的印度人民院选举从416日开始,历时一个月,将于516日公布选举结果。由于许多印度选民是文盲,此次投票首次使用了电子名册,方便选民通过照片选出支持的候选人,减少废票。

    眼花缭乱的候选人

    印度最大反对党人民党已经明确该党的总理候选人是前副总理阿德瓦尼。4年前,阿德瓦尼由于亲巴言论遭到党内强硬派攻击,自动辞去主席,不过仍是人民党的核心力量。81岁高龄的阿德瓦尼为了拉近与年轻选民的距离,还开设了个人网页,为竞选造势。

    在这次竞选活动中,不少媒体认为人民党领导层年龄偏大,缺乏年轻接班人,地方上一些年轻人很难被提拔到中央。后来,人民党采纳了媒体的点拨,提拔了一些新人。古吉拉特邦的首席部长纳仁德拉·莫迪就是阿德瓦尼的接班人,他今年才58岁,至今未婚。他将是人民党这次大选在地方上一个强有力的干将。

    面对反对党普遍的白发苍苍,国大党显然在打年轻牌,39岁的拉胡尔帅气、亲民,而尼赫鲁家族后裔的身份更是让他如虎添翼。这个显赫的印度政治家族显然不怕给人任人唯亲的印象,拉胡尔总是与自己的母亲、国大党主席索尼娅·甘地一起,奔走于印度各邦,为自己拉票,扩大政党的影响。

    面对儿子与日俱增的声望,索尼娅却坚称,国大党的总理候选人仍是老而弥坚的辛格。印度政治一向信奉“姜还是老的辣”的传统,前总理瓦杰帕伊80岁才淡出政坛,普拉蒂巴·帕蒂尔73岁才当选印度独立后首位女总统。用索尼娅的话说:“拉胡尔还年轻,有的是机会”,仿佛在暗示国大党不愁后继无人。

    同为英迪拉·甘地的孙子,拉胡尔的堂兄沃伦·甘地却没这么走运了。沃伦是英迪拉第二个孩子桑贾伊的儿子,他最近一次在电视节目的言论引发了教派冲突,选举委员建议人民党撤销对他的提名,取消沃伦竞选议员的资格。但人民党力挺沃伦,申诉说他的讲话被篡改了。

    除了政界人士,候选人中也不乏宝莱坞的面孔,民族主义大会党就邀请到了女演员阿米莎·帕泰拉加入选战,争取古吉拉特邦的席位。

    “如果一个像我这样的达利特人女性能不止一次、而是4次出任北方邦首席部长,为什么我不能成为印度的总理呢?”出身达利特人族群的库马里·马亚瓦蒂从来不掩饰她的政治野心。印度有1.65亿达利特人,大多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在许多村庄,达利特人作为贱民种姓甚至被禁止在马路上举行迎亲仪式,也被禁止穿颜色鲜艳的衣服。

    过去十多年中,马亚瓦蒂一直致力于打造“达利特人的新政治”,赢得了达利特人和社会低层民众的支持。同时她的财富也让印度人津津乐道。从政之前,马亚瓦蒂是一名教师,53岁的她至今未婚。据印度媒体报道,她每年的收入将近1000万美元,相当于普通印度人平均年薪的1.4万倍。她拥有70多座房产、超过50个银行账户、12架私人飞机和3架直升机。

    2007年,美国《时代》周刊将马亚瓦蒂列为印度最具影响力的50人之一。2008年,《纽约时报》将马亚瓦蒂称为印度历史上“最重要的下层种姓政治家”。

    与美国共和党同样标志(大象)的多数人社会党是以印度北方邦为主要据点的地区性政党,在议会中拥有17个席位。2004年,以国大党为首的团结进步联盟上台执政后,多数人社会党即在议会表态支持政府。但由于国大党与多数人社会党的对手—北方邦另一主要党派全国民主阵线的走近,使多数人社会党和国大党的关系趋于紧张,马亚瓦蒂甚至在315日表示该党将自行打响选战,不会与任何党派结盟。在各个党派均努力争取多数人社会党支持之际,马亚瓦蒂的这一表态的确让人意料,但也是有迹可循。

    穷于拉票怪招迭出

    各党派出钱出力,为拉选票疲于奔命,各种怪招也层出不穷,其中以国大党最紧跟潮流。英国广播公司最近报道,国大党出资20万美元向印度知名唱片公司T-Series买断了《贫民富翁》的主题曲《胜利》的使用权。希望这首在奥斯卡为印度增光的歌曲,也能给国大党带来好运。而国大党的对手人民党则在网络上抢占地盘,在注册多个网络空间的同时,也出资购买调频电台的黄金时段,这些电台的节目能够覆盖全国280个选区。

    另一方面,印度大选花费之高也让人咋舌,分5阶段举行的竞选活动预计将投入20亿美元,20%由政府支付,其余来自各政党的经费。这个数字比2004年大选的费用翻了一倍还多,甚至超过了2008年美国大选18亿美元的数字。

    在大选中挥金如土并非一无是处,至少给数百万贫困的印度选民下了一场及时雨,使他们能够从激烈竞争的候选人那里得到各种工作、现金和其他礼物。一些高端产业部门也从中得利。比如,考虑到印度幅员辽阔的特点,候选人到各地竞选就需要乘坐飞机穿梭旅行。而这些飞机每个小时的收费是1500-3000美元。

    大选临近,党派间的辩论也充满了火药味,反对党不遗余力地攻击政府。印度内政部长和古吉拉特邦的首席部长就相互指责对方和巴基斯坦有暧昧关系。刚做完手术的辛格最近就表示阿德瓦尼在大家眼中只是个机会主义者,并讽刺说阿德瓦尼对国家最大的“贡献”就是摧毁了巴布里清真寺。他更不留情面地说:“阿德瓦尼任内政部长时,国会遭到了袭击,古吉拉特发生了屠杀事件;他从巴基斯坦回来以后,又被自己党内的朋友唾弃。”

    “如果这个充满不良纪录的人都能当总理,整个印度都会抗议的。”这样辛辣的言辞让大家开始放心,辛格的健康状况还算理想。

    目前国大党已经赢得德里中央直辖区、拉贾斯坦等邦的选举,人民党则赢得古吉拉特邦、卡那塔克邦的选举,两党地方执政的地盘不相上下。在此时,能否拉拢其他党派的加入显得至关重要,例如多数人社会党在人口最多的北方邦能获得达利特族群普遍的支持,选票可从5.3%增加到5.8%,对于任何一个党派来说都不可忽视。如果国大党和人民党的联盟无法自组政府,马亚瓦蒂的政党就成了两党眼中的香饽饽了。

    接下来的1个月时间里,国大党与人民党,一个代表了印度的百年政治传统,另一个以印度的千年信仰为基本准则,谁更能打动人们的心呢?但显然老百姓关心的只是自己的生活,对于这样声势浩大、党派繁多的竞选活动,更多只是一种娱乐。

    40岁的街头小贩侯赛因说,“像我这样的人,只关心物价是否上涨。我没工作,在街上帮朋友看着小摊,卖香烟、糖果和热茶,如果我也能有一个这样的小摊,就心满意足了。”

    “至于国大党还是人民党获胜,我觉得分别不大,难道我们还有第三个选择吗?”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印度 的报道

  • ·外交逢源:不一样的印度(2010-11-03)
  • ·印军“凶猛”(2010-11-03)
  • ·印度的隐秘战争(2010-11-03)
  • ·印度进入“拉胡尔•甘地时代”?(2009-07-15)
  • ·《印度时报》印度国防走向多“源”化(2009-07-16)
  • ·印度大选 7亿人“参战”(2009-07-17)
  • ·辛格:“经改之父”再掌帅印(2009-07-20)
  • ·在印度触摸新能源(2009-07-22)
  • ·赛义德:印度总是找替罪羊(2009-07-23)
  • ·印度首艘核潜艇低调下水(2009-07-30)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