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踪亿元“逃商”毛伟国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07-17 12:41:38
  • 3月30日,宿迁市政府收到毛伟国、毛丹艳父女委托他人从浙江舟山寄出的一封信,在这封写于3月20日、寄于3月24日的信中,毛氏父女称由于公司总部资金链断裂,无力偿还高额债务,无奈出走,请政府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毛伟国,这位靠水产起家,继而在江苏宿迁等地大举进军房地产开发的舟山商人,以“夜奔避债”的狼狈方式,远走加拿大,空留一个残局待人收拾。据时代周报记者调查,毛伟国欠下舟山、杭州、宁波等地银行贷款,以及大量民间借贷,债务总计应该不低于4亿元。出生于1960年的毛伟国,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他是如何发家的?又是如何败落走上逃亡之路的?

    “为人很好”的毛氏父女

    “毛老板为人很好!”45日,在江苏宿迁国泰百货办公室中,赵伦(化名)始终不肯透露自己在国泰担任何职,只是一再强调自己是“国泰留守人员”,负责配合政府善后此事件。

    据这位留守员工回忆,毛老板父女俩是320日周五不见的,走之前,一点征兆都没有,言语上也没有露出一丝马脚。

    “我们开始以为和平常出差一样,不跟我们说就走了。”赵伦说,何况接下去就是周末,两人不来很正常。直到周一别人来找,联系不上父女俩,最终报了警,才知道人已经跑了。

    在赵伦的印象里,毛伟国是看起来挺实在的一个人,瘦瘦弱弱的。平时毛伟国并不经常出现在国泰百货,只要他出现在公司,就和公司里的员工嘘寒问暖,拉家常聊天,一点架子都没有。

    而毛丹艳在赵伦看来,更像一个小姑娘。“她很喜欢自由自在的感觉。”赵伦说,毛丹艳喝茶的茶杯上,有一只小鸟的图案,时刻给人一种“我要飞”的感觉。

    赵伦说,毛丹艳虽然是国泰百货的总经理,但也是一点架子都没有,和他们这些下属的关系非常好,根本就不像一家大商场的老总,平时还跟他们嘻嘻哈哈的。

    毛氏父女俩平时的这些行为,至今让赵伦无法将他们与大家口中的“骗子”联系起来。

    就在同一天,位于浙江舟山浦西工业区的浙江国泰水产集团有限公司,毛伟国的母亲徐某等人,忙着变卖厂里一些未被查封的设备。几个没有找到工作的外地员工,仍不时在厂区进出。

    此前的322日晚,国泰集团公司董事长毛伟国和女儿毛丹艳一起,以出国考察的名义,从上海出境,“逃亡加拿大”。出境前一天晚上,毛伟国回到国泰水产,同母亲、妹妹等家人告别,有人看到毛伟国同在公司担任出纳的妹妹毛伟娟抱头痛哭。

    330日,宿迁市政府收到毛伟国、毛丹艳委托他人从浙江舟山寄出的一封信,在这封写于320日、寄于324日的信中,毛氏父女称由于公司总部资金链断裂,无力偿还高额债务,无奈出走,请政府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危机下的毛伟国

    324日一早,舟山某大型企业老板朱萍(化名)接到舟山另一老板的电话,电话的核心内容只有一句话:“毛伟国跑了。”

    朱萍吃惊不已。去年1127日,她的公司刚刚借给毛伟国200万元,当时约好7天归还,但毛伟国一拖再拖,至今分文未还。326日,她委托律师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保全国泰水产的相关资产。

    35日,朱萍刚刚在舟山市工商联会议上见到毛伟国。当天,毛伟国被评为“舟山市优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兴致不错。两人难得见面,朱萍问毛200万元借款这么久了为什么还不归还。“不好意思,最近银行信贷收紧,只有再等几天。42日,我就能得到银行的一笔贷款,到时一定把钱还上。”毛伟国回答。朱萍没有想到,眼看42日即将来临,毛伟国却一声不响地跑了。

    这已经是毛伟国第三次向朱萍借钱。去年9月,毛伟国以金融危机资金紧张为由,向她借款50万元,10月又借了80万元,两次都是7天借贷,毛伟国也很讲信誉,两次借款都按时还了钱。11月底,毛伟国又提出要借400万元。朱萍考虑年关将近,借了200万元给他。

    “以前对他印象满好的,现在看来,他人品绝对有问题。自己跑了,把烂摊子甩给别人,这太不负责,我们浙商的形象都被他影响了。”朱萍说。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除朱萍之外,舟山还有部分企业向毛伟国提供担保和短期借贷,其中某企业的担保额就有400万元。而据舟山某银行行长介绍,毛伟国以国泰水产集团公司名义向银行借的款,就有11340万元,其中舟山本地4家银行贷款2340万元,杭州、宁波等地银行也有不少贷款。另据一位知情人士介绍,毛伟国的民间借贷,大致有2亿元,其中舟山本地大约5000万元,月息在8%10%之间。如果再加上以宿迁子公司名义在江苏等地银行的贷款,毛伟国的债务,当不下4亿元。

    45日,时代周报记者在国泰水产找到毛伟国的母亲徐某,想了解毛伟国出走前后的相关情况,但徐某只字未予透露。

    两次成功的转型

    国泰水产成立于1995年,如今位列舟山水产企业十强,但在普通市民中间,国泰的知名度并不太高。在2007年度舟山市企业纳税百强榜中,国泰水产仅位列第80位。

    但在熟悉毛伟国的人看来,其能白手起家成就国泰今日的产业,已属不易。

    “如果他安心做水产,凭他的能力,绝对不会出大的问题。即使做一般的房地产也还好。他偏偏一出手就要做商业地产,摊子铺得太大,资金、人才、经验的优势都没有,碰上金融危机,他这个外行肯定要出问题。做企业要量力而行,他败就败在心太高上。”舟山一位熟识毛伟国的老板说。据他介绍,毛伟国此前已经经历过两次成功的转型,没有人想到他这次会败得这么彻底。

    与许多浙商派头十足的形象不同,出生于1960年的毛伟国十分消瘦,平日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更像一位中学老师。

    1977年,高中毕业的毛伟国被招入位于老家岱山的浙江佛顶山电扇总厂(后更名为浙江佛顶山家用电器工业公司),成为一名模具工。佛顶山是当时岱山数一数二的企业,佛顶山电扇还是当时全国知名的部优产品。几个月后,因为勤奋与机灵,毛伟国被委以重任,调到上海做材料采购,此后在上海一直干了5年。此后,毛伟国又被厂里派到成都办事处当主任。在外派8年后,1986年,毛伟国被调回总厂任科长。在许多人眼中,出身农家的毛伟国,当时就已经是一个年轻有为的能人。

    “要做好企业,首先是要做好人。对这句话,在上海、成都的工作中,我就深有体会了。”毛伟国这样总结自己的成功经验。若干年后,已经成为江苏宿迁商界达人的毛伟国,还不忘将“做事先做人”的信条,张贴在公司的显著位置。直到此番出逃,其数十年树立的“诚信”形象,方才轰然倒塌。

    就在事业看似顺风顺水的时候,毛伟国看到了国有企业的许多弊端。1989年,毛伟国辞去公职,自筹资金20万元,于次年成立舟山新时代玩具公司,掘到了第一桶金。

    但随着玩具行业的竞争日趋激烈,利润越来越薄。一个偶然的机会,毛伟国在出差时认识了一位做水产生意的韩国人。毛就此将玩具厂转手,与韩国商人合作,进入水产加工行业,并在多年后成为水产大鳄。

    从水产到房产

     

    1995年,毛伟国成立舟山市国泰水产有限公司。如今,公司已经改组为浙江国泰水产集团有限公司,公司注册资金5180万元,其中毛伟国出资4532.5万元,其妻子陈满珠出资647.5万元,各占87.5%12.5%的股份。

    20026月,毛伟国又同一家日资企业合作,成立中日合资舟山骏泰食品有限公司,从事农副产品、水产品收购、加工、销售业务,此后日方退出。目前公司注册资金550万元,国泰水产集团公司为其单一股东。

    在此前后,国泰水产的年出口额,已经达到2亿元人民币。为了扩大生产,毛伟国还专门在远离码头的浦西工业园,买下35亩地,将国泰水产搬到新厂区。据其公司一位中层介绍,国泰水产虽然规模不是舟山第一,但引进的设备却是最先进的。高峰的时候,国泰水产的年出口额达到3亿多元。

    就在水产生意如日中天的时候,毛伟国又悄然将目光对准了房地产行业。

    2004年,毛伟国将视线投向急于招商引资的江苏宿迁。毛决定在宿城区新区的霸王举鼎商圈投资国泰广场。200510月,国泰广场动工,这个项目被宿迁市委、市政府定位为重点招商引资项目。毛伟国由此成了宿迁当地的政商红人,一时间炙手可热。

    极度扩张和疯狂借贷

    根据国泰自己公布在网上的资料,国泰广场是一个庞大的工程,当初预算4亿元。

    国泰广场的投入,如今看来已经大大超出了当初预算,到200810月,广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国泰百货开业时,毛伟国在这个项目上砸进去的钱,已经达到了6亿多元。这项投资显然超出了毛被外界估算的2亿-3亿的身家。而毛氏每年在舟山水产业上的收入,也无法提供这么多资金。

    “他自己没那么多钱,都是借钱玩的。”一位浙江老板一语道破。

    据时代周报记者掌握的信息,从2008年开始,毛氏父女的主要任务,就是四处借钱。借来的钱,不停地还息,不停地周转,剩下的,都丢进了国泰广场这个无地洞里。

    得知毛氏父女外逃后,宿迁建筑商人王某就一直沉浸在后悔中。据王某说,他陆续分3次借给毛伟国1100多万元,利息是4分。“他的财务报表做得很好看,回报高得你无法不把钱借给他。”王某说。

    王某说,毛伟国的利息一直给得很准时,这是让他放心借钱的一个原因。何况,毛伟国还将商铺抵押给他。同时他也承认,毛伟国头上的光环,也让他放心不少。出事后,王某发现,毛伟国抵押给他的商铺,同一时间抵押给了别人。

    由于毛伟国在宿迁当地的声誉不错,大部分人对于他的借贷都没拒绝。据其他媒体报道,一位宿迁广告界大亨承认,他在毛伟国逃走前一晚,还借给其300万元,加上此前借给毛伟国的800万元,一共1100万元。在这位商人看来,借钱给毛伟国,看中的就是毛这个人。

    资金链断裂

    对于毛伟国资金链断裂的原因,很多老板都认为是扩张过快,超出了自身能力,而毛的薄弱资金情况,又导致他抵抗风险能力太差。这几个老板说,没有任何地产经验,毛伟国的想法过于天真,总是以为自己能复制一个“万达广场”。毛伟国原想等国泰广场项目建立起来时,霸王举鼎商圈也开始逐渐成熟了,这样,国泰再以点带面,让整个商圈成熟起来。但他没有想到,霸王举鼎商圈的发展,远远没有他预想的乐观。随后,运气不佳的他又赶上了经济危机。

    “更何况,他的项目投入大,而且几个工程同时上马。”一位自称跟毛比较熟悉的老板举了个例子,国泰广场所属商业街上的商铺,2007年底才开盘,马上百货公司又开始修建。这样好不容易回笼的一点资金,又全部投入到建设中。

    由于霸王举鼎商圈目前并不成熟,况且毛伟国将商场定位得比较高端,造成了客流量不够,每日的营业额并不高。这样一来毛伟国的资金回笼比较慢,但百货公司又占了毛伟国投入最多的大头。另一方面,同样由于霸王举鼎商圈尚未成气候的原因,毛伟国原本可能回收大量现金的商铺,目前出售也并不理想。

    资金久久不能回笼,靠借债支撑的资金链终于断了。

    在毛伟国出走后的第10天,41日,宿迁市委书记张新实邀请30多名浙商代表座谈,表示以浙商为主的广大客商是宿迁发展的巨大贡献者。

    而毛伟国留下的国泰广场,宿迁市政府开始进行招商,据市政府发布的最新消息,目前已有三家国内知名企业前来洽谈,有望尽快重新开张运营。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毛伟 的报道

  • ·追踪亿元“逃商”毛伟国(2009-07-17)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