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搅黄东盟峰会 泰国“颜色”死结难解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09-07-17 12:25:52
  • 红黄蓝三色“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热闹和执政者走马灯式变换的喧嚣中,泰国的国际形象和国内经济正被不断透支,社会各阶层间的裂痕日益拉大。

    无论哪派政府上台,等待他的必然是—给你点“颜色”看看。

    现在的泰国政局,似乎已陷入了“颜色怪圈”,总理府和机场的“黄衫军”大潮退尽才三个月,“红衫军”又开始“汹涌而来”,而且制造了比“黄衫军”更大的麻烦—他们一手“搅黄”了东盟领导人系列会议。

    东盟领导人会议上,新势力“蓝衫军”异军突起,颜色越来越多,局势却越来越乱。

    红衫军逼宫阿披实

    49深夜,近3000名红衫军从泰国首都曼谷出发,乘车前往海滨城市帕塔亚。在那里,他们将与当地的红衫军会合,谋划破坏当天召开的东盟领导人系列会议。凌晨6点,两批近5000人在帕塔亚会合。经历了10日的和平示威后,11日中午,数百名红衫军出人意料地冲过封锁线,撞破了皇家克里夫酒店大门,冲进了东盟系列峰会的会场,导致峰会被迫取消。

    按一位红衫军成员沙明的说法,红衫军本来情绪比较平静,但他们上午在示威时遭遇了一群身着蓝衫的政府支持者,这群被他们认定是由“政府指使”的“蓝衫军”用棍棒、“榴弹炮”等武器攻击他们,造成一名红衫军死亡。这让原本坚持和平示威的红衫军爆发了。

    对于红衫军来说,破坏峰会也许不是他们的初衷,但所造成的结果,却是无论他们自身还是泰国举国都不能承受之重。为了迎接这次峰会,一洗去年的政局阴霾,泰国政府可谓用心良苦。6日,记者从帕塔亚一家成衣店门口走过时,店门口的营业员非常礼貌地询问:“您是不是前来参加东盟峰会的代表团成员?”记者随后注意到,这家店门口挂着“东盟代表团特许商店”的标牌。从这个细节不难看出,帕塔亚为这届峰会做了多么细致的准备。

    峰会取消后,一向走英派绅士路线的阿披实都忍不住愤怒,称红衫军为“国家公敌”。据统计,泰国因为取消峰会而造成的经济损失和旅游业损失估计将达到2000亿泰铢。

    要他信与要民主有别

    当记者谨慎地向沙明询问,她是否认为东盟领导人系列峰会的取消影响了泰国国际形象时,她在电话中生气地说:“别忘了,东盟系列峰会原计划召开于200812月,然而,当时的黄衫军围堵了泰国机场,导致峰会延期到现在。”

    她越说越激动:“我的问题是,他们这样做有后果吗?机场关闭损失至少1200亿泰铢,泰国的形象也受到了损害。但政府并没有惩罚民盟,他们中的一些人现在还在政府里任职!难道这公平吗?所以我的回答是,泰国失去国际形象已经很久了,但我们现在需要的是真正的民主。”

    沙明在发动示威的“反独裁民主联盟”中其实属于“少数派”,她并不是他信的铁杆信徒。这个用着最新款iPhone手机,下半年即将赴美国攻读经济学硕士的24岁女孩却代表了红衫军中最精英的声音—那就是呼吁真实的民主。对她来说,反对阿披实的理由很简单—阿披实并不是通过民主选举上台。“我们要求重新选举,如果阿披实通过民主选举还能上台,那我不会再反抗。至于他信回不回来,谁在乎呢?”

    瓦琳则是他信的支持者。记者5日在曼谷的红衫军“大本营”看到,在曼谷一家电子公司担任经理的她在脸上用油彩画着红色,手上绑着红丝带,拿着红色拍手板。“阿披实上台,泰国一直向下走。可是他信在的时候,泰国一直向上走。”她用简单的“上下”来形容他信和阿披实的区别。“可是,如果他信上台,泰国局势没有变化呢?”记者问道。“不可能!”她眼里闪着热切的光。

    红黄对抗的阶层因素

    像沙明和瓦琳这样受过教育的人,在红衫军中并不多。在总理府外聚集的红衫军,大部队还是来自北部农村。当然也有来自南部城市清迈等。他们从326日起就来到总理府外,用铁丝网和锁链锁住了总理府大门,然后扎堆儿住下了。

    对这部分人来说,来到这里,很多是凭着对他信时代的留恋。他们张口闭口“他信在的时候”,至于为什么不喜欢阿披实,一些人完全说不上来,一个老年红衫军则更干脆—“他不是他信”。这些生活在泰国各处的农民并没有觉得总理府外露宿的生活有什么不好,相反,他们很满足于这里每天“有免费的饭吃”。

    除了一日三餐,他们在总理府外的主要活动就是看大屏幕和听喇叭—每天都有各地红衫军领导人轮流出现在舞台上向他们喊话,中午午休期间则播放音乐。晚上,他信偶尔会通过大屏幕与他们对话。下午,我随口问一位红衫军:“广播在说什么?”他告诉我:“一个领导人在告诉北部的农民怎么到曼谷来。”

    示威活动会不会导致阿披实下台?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很少有红衫军愿意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他们只是说,“我们会一直等到他下台。”

    “我承认,只有50%的几率。”发动红衫军的反独裁民主联盟一位负责人坦陈。这个五五开的数据不仅可用于红衫军的胜算,也可用于当下的泰国政局—眼下的泰国已经处于政治分岔口,一切皆有可能。

    然而对于代表农民和城市草根阶层的红衫军来说,他们很难有去年黄衫军那样的底气,也缺乏黄衫军那样的雄厚财力支撑。代表着泰国的中产和精英阶层利益的民盟,能够在总理府外一住几个月,能够霸占机场多天,连倒沙马和颂猜两届民选政府,与他们身上的“黄衫”不无联系。

    在泰国,黄色是象征王室的颜色。去年,一名“黄衫军”不幸被催泪弹击中身亡后,泰王后与一位公主高调出席其葬礼,被普遍认为是泰王室对抗议活动至少精神上的支持。

    “暴力蓝衫军”之谜

    泰国媒体普遍认为,在短时间内,“红衫军”和政府的对抗不会结束,随着支持阿披实政府的“蓝衫军”的出现,局势可能会变得更加动荡。异军突起的蓝衫军到底是何方神圣?目前各界都还难以定论。“根本不存在什么蓝衫军,”一位红衫军成员对记者表示,“他们是由阿披实政府指使的,他们的手段非常暴力。”这种说法与他信如出一辙。他信11日晚上对红衫军民众表示,“蓝衫军”实为一些由军人和警察伪装而成的“假民众”。

    蓝衫军自称没有任何官方背景,阿披实也否认他们与政府有关系。但知情人士则表示,他们大部分是“民兵”,是由帕塔亚市市长组织,其目的就是保护东盟领导人会议。如果真如知情人士所言,也许蓝衫军仅仅是泰国政局中的“昙花一现”,红黄对抗才是主流。

    对于红衫军来说,重新选举是他们的最大诉求。泰国70%的人口是农民和城市草根阶层,约30%是中产阶级、知识分子等。红衫军普遍相信,只要泰国能够解散议会,重新选举,在草根中有广泛支持的他信或者亲他信的势力就能够上台。泰国媒体指出,重新选举,即便能满足红衫军的愿望,也不会是泰国的出路。

    然而,一些分析人士依然从红衫军中看到了希望,他们表示,也许,红衫军真的能够改变泰国的政治乱局,但这不是呼吁他信回来的那股力量,而是像沙明这样,呼吁真实民主的力量。随着越来越多对现实和旧体制不满的人群开始聚集在“反独裁民主联盟”的麾下,他们愿意与他信互相利用,来获得各自诉求的胜利。

    尽管在泰国当局实施紧急状态令之后,局势趋向平缓,但红黄两派之争的根本矛盾并没有消失。

    泰国当局14日对14名示威领导人发出拘捕令,名单上包括前总理他信;红衫军领导人“自首”的同时,也表示不会放弃争取自己的权益。

    乱局远没有结束。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东盟 泰国 死结 的报道

  • ·破日本“雁阵” 中国-东盟布新局(2009-07-14)
  • ·中国-东盟“国际大通道”解密(2009-07-15)
  • ·东南亚能源富聚 中国东盟联手掘宝(2009-07-15)
  • ·搅黄东盟峰会 泰国“颜色”死结难解(2009-07-17)
  • ·中国-东盟合作 助推东亚一体(2009-10-28)
  • ·“零关税”时代 中国-东盟摸索互惠(2009-12-31)
  • ·东向战略:印度加快“追求”东盟(2010-02-03)
  • ·东盟渐别日本“雁阵”(2010-06-10)
  • ·美国图谋联手东盟搅乱南海(2010-07-29)
  • ·泰国驻穗总领事林培森:中国-东盟自贸区共赢远胜冲击(2010-08-18)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