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弄冲主于股掌”的王振(上)

    生活 > | Time Weekly - 2009-07-16 17:15:12
  • “弄冲主于股掌”,是前辈史家孟森对王振的评语,意思是王振这个宦官竟然玩弄少年皇帝于股掌之上。

    朱元璋深知历朝宦官干政的弊端,内廷深宫之中又少不了这批阉割过的奴才,既要使用又要加以制约,为此,他明令宦官不许读书识字,目的是防止他们干预朝政。他的子孙违背了这一“祖训”。燕王朱棣,为了刺探朝廷政治动向,收买建文帝左右的宦官,为他的“靖难之役”立下汗马功劳。待他登上皇帝宝座以后,特别重用宦官,派他们出使、专征、监军,设立由宦官掌控的特务机构东厂,刺探臣民隐事。朱棣的孙子—宣宗朱瞻基,继承祖父的传统,在宫内设立内书堂,挑选十岁以下的小宦官,由大学士、翰林教他们读书识字,从此成为定制。以后的宦官大多成为有文化的人,正如《明史·宦官传》所说:“多通文墨,晓古今,逞其智巧,逢君作奸。”不过,在皇帝眼里他们依然是奴才,一旦违法乱纪,立即严加惩处,要了他们的小命。到了英宗时代情况发生了变化。

    宣德十年,宣宗在乾清宫病逝,年方九岁的皇太子朱祁镇登极(即英宗),越级提拔王振为司礼监掌印太监,让他登上太监权力的巅峰。这有两方面的原因:就朱祁镇而言,还在东宫当太子的时候,王振就在身边侍候,如同心腹;就王振而言,他的知识才干确有过人之处。

    山西大同府蔚州人王振,并非猥琐之辈,而是知识分子,他进宫前的职务是学官(学校的教官)。永乐末年,宫内为了培训女官,从学官中选拔自愿净身(阉割)者,进入内宫充当女官的教师。当时一共选拔了十几个人,其他人都默默无闻,唯独王振得到皇帝的宠信,而一步登天。内书堂培训的小宦官,不过初通文墨而已,担任教职多年的王振自然鹤立鸡群了。英宗尊称他为“先生”,而不直呼其名,因为他不仅是女官的“先生”(教师),也是自己的“先生”。皇帝如此尊重有加,其他人岂敢怠慢!

    九岁即位的小皇帝缺乏必要的知识储备,内阁大臣建议“开经筵”。所谓“经筵”,是给皇帝讲解四书五经,课后皇帝特赐筵席答谢教官,所以把“经”和“筵”两个毫不相干的字连在一起。王振却引导小皇帝到朝阳门外近郊的武将台,检阅将士骑马射箭。守卫居庸关的纪广,投奔王振门下,大献殷勤,王振也需要宫外有人充当左右手,关系非常亲昵。趁阅兵的机会,王振向皇帝报告纪广骑射第一,得到了越级提拔。《明史纪事本末》评论道:“宦官专政自此始。”其实,这不过是小试牛刀而已。

    当时太皇太后张氏“垂帘听政”,王振不敢放肆。某一天,太皇太后在便殿召见皇帝,以及英国公张辅,内阁大学士杨士奇、杨荣、杨溥,礼部尚书胡濙。太皇太后对站立东面的皇帝说:这五人是前朝重臣,有什么事,都应该和他们商量,他们不赞成的事,不可以做。皇帝唯唯诺诺,连声应允。稍顷,宣太监王振晋见。王振进来,立即俯伏在地。太皇太后板着脸孔训斥道:你侍候皇帝起居,多不守规矩,今天要赐你死。说罢,女官已经把刀架在王振脖子上了。皇帝跪下去为他求情,众大臣也一起跪下。太皇太后口气缓和了,说:皇帝年少,不知道你们在祸害家国。我听从皇帝和众大臣的请求,不予追究,今后不可干预朝政!

    王振自以为皇帝宠信,有恃无恐。正统六年,奉天殿、华盖殿、谨身殿、乾清宫、坤宁宫相继落成,皇帝宴请百官,以示庆祝。按照惯例,宦官不得参与外廷宴会,皇帝特地派使者去向王振打招呼。王振大怒,口出狂言:“周公辅成王,我独不可一坐耶?”显然,他把小皇帝比作“成王”,把自己比作辅佐成王的“周公”,气焰何其嚣张!使者把话传达给皇帝,皇帝只得破例,下令打开东华门,请王振赴宴,百官都在门外迎接这位“周公”的到来。王振对皇帝尚且如此,如何对百官就可想而知了。

    正统七年,太皇太后张氏病故,王振无所忌惮了。他首先要除去太祖高皇帝留下的“紧箍咒”。朱元璋鉴于前代的教训,在宫门内设置高达三尺的铁碑,上面镌刻“内臣不得干预政事”八个大字。王振把它盗走、毁掉,颇有点掩耳盗铃的意味,日后干政,就不必承担“违背祖训”的责任了。

    王振权力愈来愈大,谄媚奉承的徐晞,被他提拔为兵部尚书。于是乎,中央政府各部门的长官,以及地方的封疆大吏,都纷纷前来拜见。每当接见的日子,王振设在宫外的私邸,车水马龙,来溜须拍马的官员络绎不绝。据说,礼金在一千两银子以上方可以在他的府上醉饱一顿。王振用贪赃的钱财,在宫外为自己建造豪华的府第,还造了智化寺,自撰碑文,祝厘祈福。王振死后充公的家产有:“金银六十余库,玉盘百,珊瑚高六七尺者二十余株,他珍玩无算。”此人不仅专权,而且敛财有道。

      作者系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王振 股掌 的报道

  • ·“弄冲主于股掌”的王振(上)(2009-07-16)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