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泪的诗人和戏外的人生

    生活 > | Time Weekly - 2009-07-16 16:59:45
  • 十个人里  只有一个诗人

    十个诗人  只有一个悲伤

    十个悲伤  只有一个能看到自己的样子

    十个看到自己样子的  只有一个会流下眼泪

     

    这是剧中的一段台词,顾雷无疑是这个会流下眼泪的诗人。有人说他在展示社会问题,但他说自己并没有刻意:“比这更苦涩的生活比比皆是,有的苦到难以言说。”

    顾雷承认,《十个人的夜晚》最后的呈现和自己的生存状态有关,那个给女儿送金鱼的情节就来自他自己。当时连生活都成问题的顾雷,一直在想如何能让女友高兴一些,于是有一天他买了一条一块五的金鱼,也看到了女友开心的笑容。也许背后的酸楚不足为人道,顾雷流下了眼泪。他解释说并不是为自己的过去,而是被剧组成员,特别是那些日本演员感动。

    日本演员丰海裕介曾在北京留学并留了下来,是北京一家幼儿园的舞蹈老师。他曾在林兆华的《Ett Dromspel梦的戏剧》、李六乙的《口供》中演出,也曾参与导演安婕·冯德兰在德国汉堡公演的《Out Landers》。当听到剧组在日本招募演员,他回到东京参加面试,然后又返回北京,之后参与在东京两个月的排练及各地演出。在所付出的时间和热忱后面,丰海裕介只有很少的补贴。在东京的一次演出结束后,丰海裕介突然感叹:“哎呀,真想喝上一杯啤酒!”这个看似毫不奢侈的愿望也没能达成,他最终买的是比啤酒便宜一半的啤酒味饮料。

    即便如此窘迫的丰海裕介,也是剧组里所有日本演员中最“宽裕”的一个。演员江田佳代在东京一个“居酒屋”打工,每个月的伙食费都必须控制在1万日元左右(约等于人民币600元)。一名男演员,每天在酒吧打工到凌晨3时,酒吧打烊后还要继续一个小时的打扫,以获得第二份薪水。这就是他们的苦涩生活。与此相对的是,他们付出绝对的真诚和十分的努力,并展现出无可比拟的舞台魅力—这无疑能让国内很多演员汗颜,也让顾雷非常感慨:“这才是我理想状态中的剧组。我已经不怀念这个戏了,我怀念的是这个戏里的人。”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诗人 人生 的报道

  • ·画画的诗人芒克(2010-11-25)
  • ·流泪的诗人和戏外的人生(2009-07-16)
  • ·孟郊:苦涩的山水诗人(2009-07-24)
  • ·流亡诗人庾子山(2009-08-04)
  • ·北岛:用“昨天”与“今天”对话(2009-08-26)
  • ·专访加里•斯耐德:“诗人主要的工作是批判”(2009-12-03)
  • ·侯麦:告别新浪潮电影诗人(2010-01-20)
  • ·张枣走了,离开前悄悄买了单(2010-03-18)
  • ·张枣:我将被几个佼佼者阅读(2010-03-25)
  • ·书信二封:张枣致陈东东(2010-03-25)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