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东首例”确诊 台前幕后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07-16 12:40:25
  • 5月18日中午,卫生部接到广东省报告的甲型H1N1流感疑似病例。患者4月下旬和妻子前往加拿大、美国自助旅游,5月13日经韩国飞抵香港。在香港逗留一天两夜后,于15日下午乘香港—广州T810列车7号车厢返回广州。上火车前的香港口岸检测显示,患者体温正常,但途中却开始打寒战、大汗,抵达广州东站时发热37.7℃。广东省疾控中心应急办主任宋铁说,这是目前国内唯一通过口岸检测出的甲型H1N1流感病例,目前相关部门对疫情的重视程度确实超过了常态,而这种重视却并非源于想象中的“致死率高”。

    “疑似”时已经退烧

    515日晚,患者杨钦泉抵达广州东站时,被检测到腋下体温37.7摄氏度,当即被送往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隔离。自从实行口岸检测以后,所有在口岸发现的发热患者,全部被直接送往这家医院。

    “医院最初的筛查,就像我们平常看病一样。”广东省疾控中心宋铁介绍,在口岸监测发现的每位发热病人被转到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后,都要进行常规的检测和初筛,例如血象、血常规等,以此判别病毒和细菌。

    “如果可以确定发热病人感染病毒是乙型流感病毒,就可以指导其回家进行常规治疗;但对于无法准确判定病毒属性的患者,无一例外,都要进行七天的留院观察。”

    广东首例甲型H1N1患者杨钦泉,就属于后者。

    杨钦泉从广州东站转到医院后,持续发烧,但核酸检测却始终呈现阴性,第八人民医院副院长尹炽标认为:“显示阴性,就不能确定他是疑似病例。”

    “如果没有去过疫区或接触病源,一次测试显示阴性,基本就可以排除。”在尹炽标看来,杨钦泉从疫区归来,伴有发热流感症状,测试显示阴性,具有可疑性,必须密集采样、反复测试。

    此外,在医院实验室进行的病毒初筛,主要通过试剂测试,患者病毒分泌量和试剂的不同都可能影响检测结果和速度。

    是否属“疑”难以确定,但针对杨钦泉的治疗已经开始。

    主治医师王建记得,杨钦泉入院时,除了发烧,伴有咽喉疼痛,检查显示白细胞较高,由此推测存在上呼吸道感染的可能性。因此,临床按照病毒感染和上呼吸道感染进行对症治疗,使用抗生素等抗病毒药物。

    治疗中的每一天,病毒检测都没有停止。517日,在广东省检验检疫局、广州市疾控中心和广东省疾控中心再次分别进行的咽拭标本检测中,结果均显示为甲型H1N1流感核酸阳性。根据规定,各省发现首例甲型H1N1流感病例,只能作为“疑似病例”向卫生部汇报,由卫生部专家进行实验室复核检测、发布确诊。

    次日中午,当广东发现“疑似”病例的消息传开时,杨钦泉已经退烧了,流感症状正逐步消失。主治医师王建说:“按照卫生部发布的出院解除隔离的标准,三天体温正常,且连续两次咽部取样病毒检测为阴性,就可以出院。”

    比较国内此前确诊的三起病例,广东省疾控中心主任宋铁说,广东首例是唯一通过在口岸检测发现的。

    “每天拉来四五趟”

    518日晚9点多,一辆救护车驶进了广州第八人民医院的大院。夜幕中,车上匆匆跳下一行人,从头到脚包裹着隔离服。透过昏黄的路灯,隔离服反射出的白光格外地亮。霎时间,本正打算穿过大院走向住院部的人们,被眼前的气氛镇住了,“嗖”地一下全都撤到墙边。

    但是,医院大门口的保安一点也不紧张,从容地给“隔离服”们指示发热门诊的方向,他说:“每天都要拉来四五趟呢。”

    据院长杨湛介绍,市内各口岸都实施了严密的监控措施,每天都有发烧、咳嗽等症状的入境人员,经各港口、火车站、机场转送到医院,“少的时候,一天只有几个,多的时候一天达到30个。筛查没有问题,才可以离开医院。”

    广东确诊首例病例后,在卫生部门多位官员看来,再发生输入型病例也不是没有可能,因此,口岸监测绝不能放松。

    “国际化情况下,出现输入性病例无法避免。”宋铁表示,因此只能减缓输入,通过口岸发现,进行围堵。按照国家部署的要求,全部过境旅客都要如实填写健康申明卡。

    但是,截至519日晚,与杨钦泉同车厢的乘客中,依然有18名下落不明。“未追踪到的乘客,很大程度上是在‘健康申报’环节留下的联系方式不实,造成追踪困难。”目前,疾控部门正通过其他渠道寻找,譬如发布公告或通过媒体积极联系。

    广东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副局长林苗说:“为了防控需要,18日开始,我们启用新版的出入境健康申明卡。”在新的入境健康申明卡里规定,如有隐瞒或虚假填报,将会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现在,下落不明的密切接触者,就是潜藏的风险。”宋铁说,下一步要立刻加强医院发热门诊、分诊的管理,疾控部门加强对不明肺炎、流感暴发等报告的监测分析,“即使是季节性流感也要按甲流手段处理,完全干预,加强控制。”

    “关于疫情发展的动态,要说得非常准确,现在还很难。”在广州卫生局副局长唐小平看来,发现首例病例后,依然属于“防疫战”,防疫战主要是加强口岸的检测,让潜在的传染源从早期就被发现。但他同时指出,防控也面临着很严峻的形势,日本已经发生二代感染病例,“对我们来说,首先进一步做好口岸的防控工作。但即便做好了,也很难保百分之百的阻击。”

    签订了20万人份的达菲合同

    乘着518日晚9点的救护车,21岁的留美学生小安虽然没有发烧,但因为自报喉咙疼痛,也被转送到市第八人民医院。在机场,他的父母只接到了行李,站在医院外,隔着玻璃给儿子打电话。

    “甲型H1N1流感并不像想象这么严重。”小安的父母都是广东省人民医院的医生,这家医院也是省级定点救治甲型H1N1流感的医疗机构,“墨西哥是这次流感暴发的源头,死亡较多,但是病毒的毒性会在传播过程中逐渐减弱。”虽然不在传染科,但小安的母亲认为,对于医生,这些属于常识。

    不过,宋铁却不赞同:“目前还没有听过官方做出这样的解释。”

    宋铁承认,由于墨西哥当地没有及时发现、通报疫情,统计数字并不准确,而死亡人员也不能确切判断其直接死因是甲型H1N1流感,根据相关资料显示,其中不少死者是本身患有慢性病的老年人,而这类人群在季节性流感中病死率也很高。

    不约而同,熟悉传染疾病的广州市卫生局副局长唐小平给出了完全一致的解释。

    根据世卫组织通报,目前全球甲型H1N1流感的死亡率,仅为千分之1.2-1.6,与普通流感相似。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也曾经表示,这种流感致死率不高,更多的人只是身体不适,而且美国很多患者没有用药就自行康复。

    目前,国内确诊的几例病例也仅恢复较快,而唐小平介绍,广东首例的前期治疗甚至没有使用达菲。

    尽管如此,有关部门的重视只增不减。

    在广东确诊病例后,广东省政府同意拨出3400万元专项经费,用于甲型H1N1流感应急物资储备。其中,2400万元用于购买达菲,已经与厂方签订了20万人份的达菲合同;1000万元用于购买口罩、防护服等应急防护物资。全省定点受治医院也增加至110家,负压病房89间,床位179ICU病床884张,负压救护车3辆。

    宋铁说,各级部门对这种疫情的重视,主要依据疾病流行的趋势和范围,而不是看疾病对人体所造成的危害。从感染力来看,甲型H1N1流感二代发病率为22%-33%,远远高于季节性流感5-15%的水平,“如果大流行来临,将面临限制旅游、停厂停工等一系列调整。”

    “没有人对这种新病毒有抗体,如果传播广泛,对社会经济的稳定将有很多影响。”唐小平如是说。

    根据目前情况,广东省按照流感大流行预案的四个级别,将疫情定位为“三级”,即在四级预警里面的黄色预警。如果广东接触者出现二代病例,将进一步调整级别。

    但宋铁分析,如果某地形成暴发疫情,也将仅以县区为单位提高级别,而不是全省。

    随着对甲型H1N1流感的的研究加深,宋铁承认,各界逐步认识到该病的真正致病率和重症程度,未来很多措施值得推敲。但他依然强调:“如果政府不主导,就难以引起市民的深刻认识,当疫情传进来时,除了缺乏科学的防护知识,也更容易引起恐慌。”随着疫情的发展,各级部门也将做出响应调整。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台前幕后 广东 首例 的报道

  • ·“广东首例”确诊 台前幕后(2009-07-16)
  • ·“5.12”救援中的广东力量(2009-07-15)
  • ·广东南海绩效预算实践(2009-07-15)
  • ·公共租赁房广东试水 舆论忧心“权力寻租”(2009-07-15)
  • ·普洱茶“国标”推出 广东受伤(2009-07-17)
  • ·广东清新:土地流转破题(2009-07-28)
  • ·广东“综改”驶进深水区(2009-09-03)
  • ·“雷霆”响起 广东扫黑(2009-09-17)
  • ·中组部命题“考”官 广东先行先试(2009-09-23)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