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共租赁房广东试水 舆论忧心“权力寻租”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07-15 18:26:04
  •   “夹心层”群体似乎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被关注过。

    上月,广东省建设厅厅长房庆方透露,广东今年将开展政策性租房制度试点,即政府新建或买房,以低于市场价格租给拆迁户、新参加工作等过渡群体,解决“夹心层”住房困难。

    无独有偶,本月11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齐骥提出“公共租赁房”概念。齐骥表示,作为一种过渡性解决方法,公共租赁住房是目前解决新就业职工等“夹心层”群体住房困难的一个产品,用低于市场价向新就业职工出租。

    作为既不符合买经济适用房条件却又无力购买商品房、置身于市场和政府保障之间空白地带的群体,“夹心层”数量庞大,解决“夹心层”住房难问题,无疑是保障理念之变。

    但无论是广东省提出的“政策性租房”,还是住建部提出的“公共租赁房”,两者均引发多方争议。

    “夹心层”也需要保障

    “夹心层”属于“非低收入群体”,因而始终游离于面向低收入群体的保障体系之外,但他们又无力购买商品房,“夹心层”的困顿很难一言以蔽之。

    20062007年间,包括广州在内的很多城市开始试水限价房,以解决“夹心层”住房难问题。但由于房地产市场遭遇深度调整,商品房价格出现大幅下降,限价房的价格优势顿失,甚至出现上市之时房价贵过周边商品房的情况。

    于是,限价房在全国范围内遭遇“抛弃”,去年下半年以来很多城市的限价房项目用地出现流拍,而最先探索限价房的广州市也表示今年或停建新的限价房项目。

    同时,去年115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加快建设保障性安居工程。其中提出的保障性住房包括3种,即廉租房、经济适用房和棚户区改造,限价房没有现身其中。

    限价房于探索阶段就夭折,“夹心层”再遭困境。

    今年2月,广东省建设厅厅长房庆方透露,广东今年将开展政策性租房制度试点,即政府新建或买房,以低于市场价格租给拆迁户、新参加工作等过渡群体,解决更多“夹心层”住房困难。

    房庆方解释,政策性租房并非廉租房,廉租房是每平方米一块钱,但这种政策性租房只是低于周边的商品房租价,在成本租金价格的基础上收取一定的管理费,总体比市场价低一些。适用对象不仅是本地人,外来工也可以考虑纳入获惠范围。

    两会期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齐骥在谈到解决“夹心层”住房问题时,提出了“要加快公共租赁房的建设”。广东省的“政策性租房”似与此遥相呼应。

    齐骥在解释公共租赁住房的真正意思时称,“公共租赁房是各地目前解决新就业职工等夹心层群体住房困难的一个产品。公共租赁住房不是归个人所有,而是由政府或公共机构所有,用低于市场价或者承租者能够承受得起的一个价格向新就业职工出租,包括新的大学毕业生,还有从外地迁移到这个城市来工作的群体。”

    有待突破的瓶颈

    “最大的瓶颈是资金问题。”中国住宅与地产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包宗华在谈到公共租赁住房时,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政府财政将面临很大压力。”

    因为公共租赁房是由政府或公共机构所有,所以资金来源问题格外引人关注。清华大学房地产研究所所长刘洪玉认为,由于公共租赁房建设的周期性较长,企业回笼资金的速度将会非常缓慢。而且,公共租赁房的租金如何制定也必须谨慎研究。“公共租赁房的租金可以是保本微利。但是由于这种住房总量可能较大,所以单纯依靠政府补贴并不现实。”

    同样,对于广东省“政策性租房”的提法,广州市财政局局长张杰明表示,如果要推行这种政策,一定要慎重研究,推行之前必须要论证需求量有多大、社会能拿出多少资源、能不能平衡各方面的利益等问题。

    另一个担心则是“夹心层”群体数量庞大,界限模糊,“政策性租房”实操难度很大。广东省人大财经委员会委员辛瀑表示,把有“过渡性需求”的群体统计出来,政府不可能做到,因为群体太大,真要解决一个过渡性阶层,这绝对不是一个办法,辛瀑认为该政策欠研究欠考虑,政府至少要有个数字证明自己能做到。

    但广东省政府参事王则楚则认为,政策性租房和廉租房在本质上是不同的。它只是根据政府的能力来解决,而不是政府必须解决的问题。因此,在不同的时期,它的标准是不可能完全一样的。

    而更大的担心则是这一政策容易引发“权力寻租”。不久前,北京提出要购买一些空置房作为政策性租赁住房。而广东省地产商会也曾提出了以房代税的建议,即在政策上支持各地政府将房地产企业的税款用于抵扣收购户型和价位都比较合适的普通商品房作为保障性住房的房款。有业内人士表示,政府收购商品房无形中会帮助开发商“托市”, 扰乱商品房市场,同时,也容易引发“寻租”行为。

    无论是“公共租赁住房”还是“政策性租赁房”都遇到了反对的声音。

    北京师范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董藩认为,社会上并不存在大量空置房可供收购分配,而中国政府尚不具备能力建设公共租赁住房。即便建设完成,当前政府也并不具备相关管理能力,而且现有的信用体系难以让所有人自觉诚信付费。

    在广东,“政策性租赁房”也遇到“冷面孔”。佛山市市长陈云贤表示,佛山将不会采用“政策性租赁房”来解决新就业者的住房问题。

    而就在广东省提出“政策性租赁房”一个月之后,广东省建设厅新闻发言人吕洪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全省“政策性租赁房”还没有进一步的进展,“目前各市都没有反应”。

    公共租赁房样本

    虽然“政策性租赁房”在广东省未受追捧,但深圳市则早在2007年底已经开始尝试“公共租赁住房”,并成为国内少数几个推动“公共租赁住房”的城市之一。

    深圳市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住房保障处的刘超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深圳市2009年度计划安排建设保障性住房2.57万套,其中经济适用住房0.89万套,公共租赁住房(含廉租住房)1.68万套。

    从这个数字可以看出,在深圳今年的保障房安排中,公共租赁住房套数是经济适用住房的两倍,“以租为主”政策明显。刘超奇还告诉记者,按照深圳市“十一五”住房规划,政府将提供的14万套保障性住房中,其中11.4万套为公共租赁住房,2.6万套是经济适用房。在这一计划中,公共租赁住房的比例远远大于经济适用房。

    记者了解到,深圳市保障性住房的筹备工作开始自2005年,并于2006年在全国第一个编制完成未来五年建房规划,规划提出未来五年全市将建设保障性住房14万套,占“十一五”期间拟建设各类住房69万套的20%左右。

    而“公共租赁住房”则是深圳市的创新之举。国家确定的保障性住房包括3种,即廉租房、经济适用房和棚户区改造,而深圳提出公共租赁房,由政府拥有产权,并专门出租给户籍低收入家庭中未买房者、符合条件的非户籍低收入家庭及外来各类人才等五大类人群。

    深圳市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公共租赁住房”主要借鉴了香港的住房保障经验。据了解,香港的公屋制度至今已有50多年历史,该制度在解决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上,发挥了重大作用。时至今日,仍不断有香港居民排队租住这些公屋。目前约有200万人居住在公屋单位,占香港人口的三成左右。

    但与香港公屋所发挥的巨大作用不同,深圳的“公共租赁住房”遭遇了尴尬。去年底,深圳爆出因价格和交通成本因素“千套公租房遭弃”。为此,有业内人士指出,公租房空置意味着保障性住房政策存有失误。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广东 忧心 舆论 的报道

  • ·“5.12”救援中的广东力量(2009-07-15)
  • ·广东南海绩效预算实践(2009-07-15)
  • ·公共租赁房广东试水 舆论忧心“权力寻租”(2009-07-15)
  • ·“广东首例”确诊 台前幕后(2009-07-16)
  • ·普洱茶“国标”推出 广东受伤(2009-07-17)
  • ·广东清新:土地流转破题(2009-07-28)
  • ·广东“综改”驶进深水区(2009-09-03)
  • ·“雷霆”响起 广东扫黑(2009-09-17)
  • ·中组部命题“考”官 广东先行先试(2009-09-23)
  • ·骆家辉:做中国创新中心 广东有潜力(2009-10-28)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俊表示,中央的这次户籍制度改革既有进步之处,又有保守的方面。因为,对于诸如上海等特大型城市,即户籍改革最核心、最难啃的骨头,没有下手。

    美国传媒业的兴起与发展,政府亦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尽管美国媒体自诩享有充分自由,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政府亦奉行新自由主义,宣称不干预媒体市场,但对传媒的影响与推动无所不在

    张奇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虽然我国的石油战略储备还未达到“及格线”,但也并不像目前看到的这么差。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1月16日在北京钓鱼台宾馆芳华苑内,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举办了开业仪式。在亚投行理事会和董事会成立大会上,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当选为首届理事会主席,金立群当选为亚投行首任行长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从现在到2020年,全球将有510万工作岗位被机器人“抢走”?一款由韩国研发制造的机器人HUBO在今年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也即冬季达沃斯论坛上表演行走,抢尽风头。

    2014年后,阿里一直极力摆脱电商标签,“从IT到DT”,成为阿里最新布道的惯用语,马云本人亦明确表态,云计算是阿里巴巴未来十年的核心战略之一,将不惜一切投入发展数据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