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端辩论北京城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07-15 17:00:20
  • 茅于轼(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不存在危机问题

    鲁格曼教授说中国不存在内生性的经济危机,中国是出口危机。这个判断我是非常同意的,对于中国经济问题的判断涉及中国怎么应对当前的困难,我觉得中国不存在危机问题,什么是危机呢?就是没有钱了,银行倒闭,企业破产,

    这是危机,中国没有这个问题。中国问题是什么?出口太大,今天克鲁格曼教授讲了,创造了非常大的贸易盈余,变成全世界金融经济不平衡的一个主要来源。中国要解决的是这个问题。

    随着美国一连串的破产、倒闭,政府拿出钱把这个连锁反应切断,这是很对的,但是中国不存在这个问题,中国不需要拿很多钱去切断破产的连锁反应,中国有破产问题,但那是由于出口危机造成的。所以,要解决中国的问题,必须解决结构问题,就是出口太多,进口太少,内需不够,这个问题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不解决的话,政府再拿四万亿,问题还是存在。其实美国也是一样,美国也不光是政府拿钱解决问题的,美国也存在着结构问题,今天克鲁格曼教授提到了美国的储蓄率这么低,这就是结构问题,这些问题不解决,表面上看GDP不下降了,但是问题还是存在。

    所以,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尤其是中国要解决经济困难,从根本上讲要解决结构问题。这个就不详细谈了,我们有一系列的结构问题。

     

     

    祁斌(中国证监会研究中心主任):金融危机可能不是很糟糕

    中国证监会研究中心主任祁斌表示:克鲁格曼先生讲到危机的时候,好像看到的危机都是比较糟糕的,我想补充一点我的想法,危机可能也没有那么糟糕,实际上人类从来没有避免过危机,他就是在危机中成长起来的。

    比如说大家说这次危机之前最糟糕的一次危机是1929年的金融危机,1929年之前美国是没有监管机构的,SEC1929年之后建立的,美国是没有证券方面法律法规的,美国没有现代的投资银行业,也没有现代的资金管理业,所有一切都是1929年危机带来的,我们不能说危机是好事情,带来了好东西,而是人类应对危机产生了一些变革,这些变革是人类进步的来源。

    我想说的是在危机中政府的干预是两部分,一部分是财政支持,刺激的计划。另外一部分就是要进行制度的变革。所以,我们更加关注的是这次金融危机之后,不管是美国还是其他国家从这次危机中借鉴的教训,包括国际监管的改革和合作,这是我们可以吸取的。

     

    龙永图(博螯亚洲论坛秘书长):中国不能丢掉劳动密集型产业

    全球经济的中心从发达国家向新兴经济体或者是发展中国家转移的方向肯定是存在的,但是现在没有发生这种变化,而且发生这种变化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所以,这次金融危机对于我们中国很多的搞经济的人来讲是一副清醒剂。

    我们过去有一段时间认为中国很快将不搞劳动密集型产业,中国在世界经济地位将发生很大变化,我认为这都是幼稚的,对于中国经济和中国国情没有基本了解的一种幻觉。

    所以,克鲁格曼先生讲基于相对优势的国际贸易理论还会长期地存在下去,中国很长一段时间还得靠自己劳动密集型产业和劳动密集型产品在国际贸易中占据自己的优势,中国丢掉了这个优势就丢掉了国际贸易的强项。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们必须很清醒地认识到。

    有人觉得整个经济管理中心从企业转向了政府,全球经济中心从发达国家转向了新兴经济国家,这都是表面现象,根本没有发生这种变化。如果全球经济管理的中心从企业转到政府的话,特别是这个观点在中国是非常有害的,如果真是出现了这种变化的话,是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一种倒退。

    像美国和其他一些相关国家对于经济的干预只是暂时的,是在特殊情况下产生的特殊的例外的政策,他们肯定会退出这个市场,只不过是时间问题。所以,不能把金融危机中产生的这样一种现象来使得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一些重要的方向出现逆转,这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情。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北京城 高端 辩论 的报道

  • ·高端辩论北京城(2009-07-15)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俊表示,中央的这次户籍制度改革既有进步之处,又有保守的方面。因为,对于诸如上海等特大型城市,即户籍改革最核心、最难啃的骨头,没有下手。

    美国传媒业的兴起与发展,政府亦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尽管美国媒体自诩享有充分自由,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政府亦奉行新自由主义,宣称不干预媒体市场,但对传媒的影响与推动无所不在

    张奇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虽然我国的石油战略储备还未达到“及格线”,但也并不像目前看到的这么差。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1月16日在北京钓鱼台宾馆芳华苑内,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举办了开业仪式。在亚投行理事会和董事会成立大会上,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当选为首届理事会主席,金立群当选为亚投行首任行长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从现在到2020年,全球将有510万工作岗位被机器人“抢走”?一款由韩国研发制造的机器人HUBO在今年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也即冬季达沃斯论坛上表演行走,抢尽风头。

    2014年后,阿里一直极力摆脱电商标签,“从IT到DT”,成为阿里最新布道的惯用语,马云本人亦明确表态,云计算是阿里巴巴未来十年的核心战略之一,将不惜一切投入发展数据技术。